创世纪

Genesis 50

26-50

第二十六章

依撒格迁居革辣尔

  1. 以前,在亚巴郎时代曾有过一次饥荒,现在地上又有了饥荒,依撒格便去了革辣尔,即培肋舍特人王阿彼默肋客那里。
  2. 上主显现给他说:「你不要下到埃及去,要住在我指示给你的地方。
  3. 你要住在这地方,我必与你同在,祝福你,因为我要将这整个地方赐给你和你的后裔,实践我向你父亲亚巴郎所立的誓约;
  4. 且要使你的后裔繁多如天上的星辰,要将这一切地方赐给你的后裔,地上万民要因你的后裔蒙受祝福,
  5. 因为亚巴郎听从了我的话,遵守了我的训示、诫命、规定和法律。」
  6. 依撒格就在革辣尔住下了。
  7. 那地方的人问到他的妻子时,他就说:「这是我的妹妹。」他怕说:「这是我的妻子。」恐怕那地方的人为了黎贝加要杀害他,因为她面貌美丽。
  8. 他在那里住了许久;有一天培肋舍特人王阿彼默肋客从窗户向外眺望,看见依撒格正在爱抚他的妻子黎贝加。
  9. 阿彼默肋客遂召依撒格来说:「看,她明明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你说:她是我的妹妹﹖」依撒格回答说:「因为我怕我可能因她而被杀害。」
  10. 阿彼默肋客说:「你对我们作的是什么事﹖差一点百姓中就有人与你妻子同睡,叫我们陷于罪恶。」
  11. 于是阿彼默肋客号令全百姓说:「凡触犯这人和他妻子的,必死无赦。」

水井的纠纷

  1. 依撒格在那地方耕种,当年就得了百倍的收成。上主实在祝福了他,
  2. 他竟成了富翁,越来越富,终于成了个大富翁,
  3. 拥有羊群、牛群和许多奴仆,因此培肋舍特人都嫉妒他。
  4. 那时,凡他父亲的仆人,在他父亲亚巴郎生时所掘的井,培肋舍特人都用土填了。
  5. 阿彼默肋客对依撒格说:「你在我们中太强盛了。你离开我们罢!
  6. 依撒格遂离开了那里,在革辣尔山谷中搭了帐幕,住在那里。
  7. 依撒格将他父亲生时所掘的,亚巴郎死后培肋舍特人所填的一些水井,又从新掘好,仍照他父亲起的名字称呼这些水井。
  8. 依撒格的仆人在山谷中掘井时,掘了一口活水井。
  9. 革辣尔的牧童和依撒格的牧童遂发生了争论,说:「这水是我们的。」为此他给那井起名叫「争论,」因为他们曾与他争论过。
  10. 依撒格的仆人又另掘了一口井,为这口井又起了争论,为此他给这井起名叫「仇恨。」
  11. 以后,他由那里迁往别处,又掘了另一口井,为这口井再没有起争论,遂给这井起名叫「宽大,」说:「上主终于使我们宽绰,我们将在这地繁盛。」
  12. 依撒格由那里上到了贝尔舍巴,
  13. 那天夜里上主显现给他说:「我是你父亲亚巴郎的天主,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我必要为了我仆人亚巴郎的缘故祝福你,使你的后裔繁盛。」
  14. 依撒格就在那里筑了一座祭坛,呼求了上主的名;也在那里搭了帐幕,他的仆人也在那里掘了一口井。

与阿彼默肋客立约

  1. 阿彼默肋客和他的挚友阿胡匝特以及他的司令非苛耳,由革辣尔来到了依撒格那里。
  2. 他遂对他们说:「你们既然仇恨我,将我由你们中间驱逐,为什么又来到我这里﹖」
  3. 他们回答说:「我们实在看出上主与你同在;因此我们想,更好我们双方彼此宣誓,让我们与你立约:
  4. 你决不加害我们,犹如我们从未触犯你,只有好待了你,叫你平安离去;如今你实是上主祝福的人。」
  5. 依撒格遂为他们设宴,大家一齐吃了喝了。
  6. 次日一早起来,彼此宣了誓。然后依撒格送他们出来,他们遂平安离去。
  7. 当天依撒格的仆人来,报告他们掘井的事说:「我们找着了水。」
  8. 依撒格就给这井起名叫「誓约;」为此,那城直到今日还称作「誓约井。」

厄撒乌娶妻

  1. 厄撒乌到四十岁时,娶了赫特人贝厄黎的女儿友狄特和赫特人厄隆的女儿巴色玛特为妻。
  2. 她们二人使依撒格和黎贝加伤心难受。

第二十七章

雅各布伯巧夺祝福

  1. 依撒格年纪已老,双目失明,看不见了,遂叫了他的大儿厄撒乌来,对他说:「我儿! 」他回答说:「我在这里。」
  2. 他说:「你看,我已年老,不知道那天就死。
  3. 现在你拿器械、箭囊和弓,往田间去打点猎物,
  4. 照我的嗜好给我作成美味,拿来给我吃,好叫我在未死以前祝福你。」
  5. 依撒格对他的儿子厄撒乌说这话时,黎贝加听见了。厄撒乌就到田间去给父亲打猎,
  6. 黎贝加对自己的儿子雅各布伯说:「我听见你父亲对你哥哥厄撒乌说:
  7. 你去给我打点猎物来,作成美味,叫我吃了,好在死前当着上主的面祝福你。」
  8. 现在,我儿,要听从我吩咐你的话。
  9. 到羊群里去,给我拿两只肥美的小山羊来,我要照你父亲的嗜好,给他作成美味,
  10. 你端给父亲吃,好叫他死前祝福你。」
  11. 雅各布伯对母亲黎贝加说:「但是我哥哥浑身是毛,我却皮肤光滑,
  12. 万一我父亲摸我,必以为我哄骗他,我必招来咒骂,而不是祝福。」
  13. 母亲对他说:「我儿,咒骂归于我,你只管听我的话,去给我拿来。」
  14. 他遂拿了来,交给了他的母亲,他母亲就照他父亲的嗜好作成了美味。
  15. 黎贝加又将家中所存的大儿厄撒乌最好的衣服,给她小儿雅各布伯穿上;
  16. 又用小山羊的皮,包在他的手上和他光滑的颈上,
  17. 然后将自己作好的美味和饼,放在他儿子雅各布伯的手里。
  18. 雅各布伯来到他父亲前说:「我父! 」他答说:「我在这里! 我儿,你是谁﹖」
  19. 雅各布伯对父亲说:「我是你长子厄撒乌。我已照你吩咐的作了。请坐起来,吃我作的野味,好祝福我。」
  20. 依撒格对他儿子说:「我儿! 你怎么这样快就找着了﹖」雅各布伯答说:「因为上主你的天主使我碰得好。」
  21. 依撒格对雅各布伯说:「我儿! 你前来,让我摸摸,看你是不是我儿厄撒乌﹖」
  22. 雅各布伯就走近他父亲依撒格前;依撒格摸着他说:「声音是雅各布伯的声音,手却是厄撒乌的手。」
  23. 依撒格没有分辨出来,因为他的手,像他哥哥厄撒乌的手一样有毛,就祝福了他。
  24. 随后说:「你真是我儿厄撒乌吗﹖」雅各布伯答说:「我是。」
  25. 依撒格说:「我儿! 递给我,叫我吃了你作的野味,好祝福你。」雅各布伯于是递过去,他吃了;又给他拿了酒来,他也喝了。
  26. 他父亲依撒乌就对他说:「我儿! 你前来吻我。」
  27. 他就前去吻了父亲。他父亲一闻到他衣服上的香气,就祝福他说:「看! 我儿子的香气,像上主祝福的肥田的香气。
  28. 惟愿天主赐与你天上的甘露,土地的肥沃,五谷美酒的丰裕!
  29. 愿众民服事你,万国叩拜你! 愿你作你兄弟的主人,你母亲的儿子叩拜你! 凡诅咒你的,必受诅咒;凡祝福你的,必受祝福。」

厄撒乌再求祝福

  1. 依撒格一祝福了雅各布伯,雅各布伯刚由他父亲依撒格面前出来,他哥哥厄撒乌打猎回来了。
  2. 他也作了美味,给他父亲端来,对他父亲说:「我父! 请起来吃,你儿预备的野味,好祝福我。」
  3. 他父亲依撒格对他说:「你是谁﹖」他答说:「我是你儿,你长子厄撒乌。」
  4. 依撒格不禁战栗起来,惊问说:「那么,是谁打了猎物给我送了来﹖并且在你未来以前,我已吃了,已祝福了他;他从此必蒙祝福。」
  5. 厄撒乌一听见他父亲说出这话,就放声哀号,对他父亲说:「我父,请你也祝福我!
  6. 父亲答说:「你弟弟用诡计来夺去了你的祝福。」
  7. 厄撒乌说:「他不是名叫雅各布伯吗﹖他已两次欺骗了我:以前夺去了我长子的名分,现在又夺去了我的祝福。」继而问说:「你没有给我留下祝福吗﹖」
  8. 依撒格回答厄撒乌说:「看,我已立他作你的主人,将所有的兄弟都给他作仆人,将五谷美酒都供给他了。我儿,我还能为你作什么﹖」
  9. 厄撒乌对父亲说:「我父,你只有一个祝福吗﹖我父,你也得祝福我。」厄撒乌就放声大哭。
  10. 他父亲依撒格回答他说:「看,你住的地方必缺乏肥沃的土地,天上的甘露。
  11. 你要凭仗刀剑生活,要服事你的弟弟;但你一强盛起来,将由你的颈上摆脱他的束缚。」

厄撒乌蓄意杀弟

  1. 厄撒乌因为他父亲祝福了雅各布伯,便怀恨雅各布伯,心下思念说:「为父亲居丧的日期已近,到时我必要杀死我弟弟雅各布伯。」
  2. 有人告诉了黎贝加他大儿子厄撒乌所说的话;她便派人叫了她小儿雅各布伯来,对他说:「看,你哥哥厄撒乌想要杀你泄恨。
  3. 现在,我儿! 你得听我的话,起身逃往哈兰我哥哥拉班那里去,
  4. 与他住些时日,直到你哥哥忿怒消失了。
  5. 几时你哥哥对你息了怒,忘了你对他作的事,我就派人去,从那里接你回来。为什么我在一日内要丧失你们两个呢﹖」
  6. 黎贝加就对依撒格说:「为了这两个赫特女人,我厌恶得要死;假使雅各布伯也从这地的女人中娶一个像这样的赫特女人为妻,我还活着做什么﹖」

第二十八章

雅各布伯去帕丹阿兰

  1. 依撒格叫了雅各布伯来,祝福他,吩咐他说:「你不要娶客纳罕女人为妻。
  2. 你应起身往帕丹阿兰你外祖父贝突耳家去,在那里娶你舅父拉班的女儿为妻。
  3. 愿全能的天主祝福你,使你生育繁殖,成为一大家族。
  4. 愿天主将亚巴郎的祝福赐与你和你的后裔,使你承受你所住的地方,即天主赐与亚巴郎的土地作为产业。」
  5. 依撒格就这样打发了雅各布伯往帕丹阿兰,投往阿兰人贝突耳的儿子拉班,即雅各布伯和厄撒乌的母亲黎贝加的哥哥那里去了。
  6. 厄撒乌见依撒格祝福了雅各布伯,打发他到帕丹阿兰去,在那里娶妻;祝福他时还吩咐他说:「不要娶客纳罕女人为妻。」
  7. 厄撒乌见雅各布伯听从父母的命,往帕丹阿兰去了,
  8. 便明白父亲依撒格不喜欢客纳罕女子。
  9. 所以他去了依市玛耳那里,除自己所有的两个妻子外,又娶了亚巴郎之子依市玛耳的女儿乃巴约特的妹妹玛哈拉特为妻。

在贝特耳得见神视

  1. 雅各布伯离开贝尔舍巴,往哈兰去了。
  2. 他来到一个地方,因太阳已落,就在那里过宿,随地拿了一块石头,放在头底下,就在那地方躺下睡了。
  3. 他作了一梦:见一个梯子直立在地上,梯顶与天相接;天主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来。
  4. 上主立在梯上说:「我是上主,你父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我要将你所躺的地方,赐给你和你的后裔。
  5. 你的后裔要多得如地上的灰尘;你要向东西南北扩展,地上的万民都要因你和你的后裔蒙受祝福。
  6. 看我与你同在;你不论到那里,我必护佑你,领你回到此地。我决不离弃你,直到我实践了我对你所许的。」
  7. 雅各布伯一觉醒来,说:「上主实在在这地方,我竟不知道。」
  8. 他又满怀敬畏地说:「这地方多么可畏! 这里不是别处,乃是天主的住所,上天之门。」
  9. 雅各布伯清早一起来,就把那块放在头底下的石头,立作石柱,在顶上倒了油,
  10. 给那地方起名叫贝特耳,原先那城名叫路次。
  11. 然后雅各布伯许愿说:「若是天主与我同在,在我所走的路上护佑我,赐我丰衣足食,
  12. 使我平安回到父家,上主实在当是我的天主。
  13. 我立作石柱的这块石头,必要成为天主的住所;凡你赐与我的,我必给你奉献十分之一。」

第二十九章

雅各布伯寄居舅家

  1. 雅各布伯取道前行,来到了东方人的地方;
  2. 举目看见田间有口井,还有三群羊,卧在井旁。--因为人惯常由这井取水饮羊,井口上盖着块大石头;
  3. 几时羊群都聚集在那里,人就将井口的石头挪开,取水饮羊;然后再将石头盖在井口原处。
  4. 雅各布伯对他们说:「弟兄们,你们是那里的﹖」他们答说:「我们是哈兰人。」
  5. 雅各布伯问他们说:「你们认识纳曷尔的儿子拉班吗﹖」他们答说:「我们认识。」
  6. 雅各布伯又问说:「他好吗﹖」他们答说:「他好。看,那不是他的女儿辣黑耳领着羊群来了。」
  7. 雅各布伯说:「看,太阳还很高,尚不到聚集家畜的时候,你们取水饮了羊,然后再领去牧放。」
  8. 他们回答说:「不能够;因为除非等所有羊群都聚集起来,才可挪开井口的石头,取水饮羊。」
  9. 他还同他们说话的时候,辣黑耳领着他父亲的羊群到了;因为她是个牧羊女。
  10. 雅各布伯一见了舅父拉班的女儿辣黑耳,和舅父拉班的羊群,就上前去,挪开井口的石头,取水饮他舅父拉班的羊。
  11. 然后雅各布伯口亲辣黑耳,放声大哭,
  12. 告诉辣黑耳,自己是她父亲的外甥,黎贝加的儿子。辣黑耳便跑回去,告诉她父亲。
  13. 拉班一听得了关于他外甥雅各布伯的消息,就跑来迎接他,抱住他,亲他,领他到自己的家中。雅各布伯遂将所遇的事全告诉了拉班。
  14. 拉班对他说:「你实在是我的骨肉。」雅各布伯遂同他住下了。

娶拉班二女为妻

过了一月,

  1. 拉班对雅各布伯说:「岂可因为你是我的外甥,就该白白服事我﹖告诉我,你要什么报酬﹖」
  2. 拉班有两个女儿:大的名叫肋阿,小的名叫辣黑耳。
  3. 肋阿双眼无神;辣黑耳却相貌美丽;
  4. 为此雅各布伯喜爱辣黑耳,遂回答说:「我愿为你小女儿辣黑耳服事你七年。」
  5. 拉班答说:「我将她给你,比给外人好;你就同我住下。」
  6. 这样,雅各布伯为得到辣黑耳,服事了拉班七年;由于他喜爱这少女,看七年好像几天。
  7. 雅各布伯遂对拉班说:「期限已满,请将我的妻子给我,我好与她亲近。」
  8. 拉班也请了当地所有的人士,摆了婚宴。
  9. 到了晚上,他却将自己的女儿肋阿,引到雅各布伯前,雅各布伯就亲近了她。--
  10. 拉班且将自己的婢女齐耳帕给了女儿肋阿作婢女。--
  11. 到了早晨,他一见是肋阿,便对拉班说:「你对我作的是什么事﹖我服事你,岂不是为了辣黑耳﹖你为什么欺骗我﹖」
  12. 拉班回答说:「我们这地方没有先嫁幼女,而后嫁长女的风俗。
  13. 你同长女满了七天以后,我也将幼女给你,只要你再服事我七年。」
  14. 雅各布伯就这样做了。与肋阿满了七天以后,拉班便将自己的女儿辣黑耳给了他为妻。--
  15. 拉班且将自己的婢女彼耳哈给了女儿辣黑耳作婢女。--
  16. 雅各布伯也亲近了辣黑耳,而且他爱辣黑耳甚于肋阿;于是又服事了拉班七年。

肋阿连生四子

  1. 上主见肋阿失宠,便开了她的胎;但辣黑耳却荒胎不孕。
  2. 肋阿怀孕生了一子,给他起名叫勒乌本,说:「上主垂视了我的苦衷,现在我的丈夫会爱我了。」
  3. 她又怀孕生了一子,说:「上主听说我失了宠,又给了我一个。」遂给他起名叫西默盎。
  4. 她又怀孕生了一子,说:「这次,我的丈夫可要恋住我了,因为我已给他生了三个儿子。」遂给他起名叫肋未。
  5. 她又怀孕生了一子,说:「这次我要赞颂上主。」为此给他起名叫犹大。以后就停止生育。

第三十章

辣黑耳与肋阿相争

  1. 辣黑耳见自己没有给雅各布伯生子,就嫉妒姐姐,对雅各布伯说:「你要给我孩子;不然,我就死啦!
  2. 雅各布伯对辣黑耳生气说:「不肯使你怀孕的是天主,难道我能替他作主﹖」
  3. 辣黑耳回答说:「这里有我的婢女彼耳哈,你亲近她,叫她在我膝下生子,使我能由她得子。」
  4. 辣黑耳就将自己的婢女彼耳哈给了雅各布伯作妾;雅各布伯亲近了她,
  5. 她遂怀孕,给雅各布伯生了一子。
  6. 辣黑耳就说:「天主对我公道,俯听了我的哀声,给了我一子。」为此给他起名叫丹。
  7. 辣黑耳的婢女彼耳哈又怀孕,给雅各布伯生了第二个儿子。
  8. 辣黑耳就说:「我以天大的力量与我姐姐相争,得到胜利了。」便给他起名叫纳斐塔里。
  9. 肋阿见自己停止生育,也将自己的婢女齐耳帕给了雅各布伯作妾。
  10. 肋阿的婢女齐耳帕给雅各布伯生了一子。
  11. 肋阿遂说:「好幸运! 」就给他起名叫加得。
  12. 肋阿的婢女齐耳帕给雅各布伯又生了第二个儿子。
  13. 肋阿遂说:「我真有福! 女人都要以为我有福。」就给他起名叫阿协尔。
  14. 到了割麦的时节,勒乌本出去,在田间寻得了一些曼陀罗,带回来给了他母亲肋阿。辣黑耳对肋阿说:「请你将你儿子得的曼陀罗给我一些。」
  15. 肋阿回答说:「你夺去了我的丈夫还不够;你还想夺去我儿的曼陀罗么﹖」辣黑耳说:「好罢! 今夜就让他与你同睡,为交换你儿子的曼陀罗。」
  16. 到了晚上雅各布伯由田间回来,肋阿就跑出去迎接他说:「你该来我这里,因为我用我儿子的曼陀罗雇了你。」那夜雅各布伯便与她同睡。
  17. 天主俯允了肋阿,她又怀孕,给雅各布伯生了第五个儿子。
  18. 肋阿说:「天主给了我报酬,因为我将我的婢女给了我的丈夫。」便给他起名叫依撒加尔。
  19. 肋阿又怀孕,给雅各布伯生了第六个儿子。
  20. 肋阿说:「天主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礼物;这一回我的丈夫要与我同居了,因为我给他生了六个儿子。」便给他起名叫则步隆。
  21. 后来她生了一个女儿,给她起名叫狄纳。
  22. 天主想起了辣黑耳,垂允了她,开了她的子宫,
  23. 她遂怀孕,生了一个儿子,说:「天主拭去了我的耻辱。」
  24. 她给他起名叫若瑟说:「愿上主再给我添子。」

雅各布伯成家立业

  1. 辣黑耳生了若瑟以后,雅各布伯对拉班说:「请让我回到我的本乡故土!
  2. 请你将我服事你所得的妻子儿女交给我,让我回去;你知道我怎样服事了你。」
  3. 拉班对他说:「如果我在你眼中得宠,请你住下;我觉察出,上主祝福我,是为了你的原故。」
  4. 继而说:「请规定你的工价,我必付给你。」
  5. 雅各布伯对他说:「你知道,我是怎样服事了你;你的牲畜跟着我是怎样的情形。
  6. 我未来之前,你所有的是那么少,现在增加了那么多;我一来,上主就祝福了你。但是,我几时也能为我兴家立业呢﹖」
  7. 拉班问说:「我该给你什么﹖」雅各布伯答说:「你什么也不必给我,只要你应承我这件事,我就仍牧放照顾你的羊群:
  8. 你今天走遍你的羊群,将其中凡有斑点或黑点的,即绵羊群中有黑色的,山羊群中有黑点或斑点的,都挑出来,当作我的工价。
  9. 后来任何一天,你来察看我的工价时,我好对你证明我的公正。山羊中凡是没有斑点或黑点的,绵羊中凡是不黑的,都算是偷来的。」
  10. 拉班回答说:「好,就照你的话办罢!
  11. 当天拉班就将有条纹有斑点的公山羊,凡有白纹,或斑点和黑点的母山羊,并黑色的绵羊都挑出来,交在自己儿子们手中;
  12. 又使雅各布伯与自己相距三日的路程。雅各布伯便牧放拉班其余的羊群。
  13. 雅各布伯拿了杨树、杏树和枫树的嫩枝,将皮剥成一条一条的白纹,使树枝的光白露出;
  14. 然后将剥去皮的枝条,插在水沟和水漕里,羊群前来喝水时,正与羊群相对。羊群前来喝水时,就彼此相配。
  15. 羊群对着枝条相配,就生出了有条纹,有斑点和黑点的小羊。
  16. 雅各布伯将这些羔羊分开,将这些羊放在拉班羊群中有条纹和有黑点的羊前;这样他为自己另组羊群,不将牠们放在拉班的羊群中。
  17. 到了肥壮的羊要配合时,雅各布伯就将枝条插在水沟里,对着羊群的眼,使羊对着枝条彼此相配。
  18. 当羊群瘦弱时,他就不插枝条:这样,瘦弱的都归拉班,肥壮的都归雅各布伯。
  19. 为此这人越来越富,拥有许多羊群,婢女和奴仆,骆驼和驴子。

第三十一章

雅各布伯决意回乡

  1. 雅各布伯听见拉班的儿子们谈论说:「雅各布伯夺去了我们父亲所有的一切,利用我们父亲的财物,才获得了这一切的财富。」
  2. 雅各布伯也注意了拉班对自己的脸色不如先前。
  3. 那时,上主对雅各布伯说:「你回到你的家乡和你的出生地,我必与你同在。」
  4. 雅各布伯就派人叫辣黑耳和肋阿来到放羊的田间,
  5. 对她们说:「我看你们父亲的脸色,对我已不如先前;但是我父亲的天主却与我同在。
  6. 你们清楚知道,我是全力服事了你们的父亲;
  7. 你们的父亲却欺骗了我,十次变换了我的工价,但天住却没有容许他害我。
  8. 当他说:有斑点的算是你的工价;全羊群就都生下有斑点的;当他说:有条纹的算是你的工价,全羊群就都生下有条纹的。
  9. 天主这样将你们父亲的牲畜夺来了给我。
  10. 有一次当羊群配合时,我于梦中举目观望:看见跳在母羊身上的公山羊,都是有条纹,有斑点和杂色的。
  11. 天主的使者在梦中对我说:雅各布伯! 我答说:我在这里。
  12. 他说:你举目观望:跳在母羊身上的公山羊,都是有条纹,有斑点和杂色的,因为我看到了拉班对你所作的一切。
  13. 我是贝特耳的天主,你曾在那里用油敷了一座石柱,并对我许了愿。现在你起身,离开这地方,回到你生身之地去。」
  14. 辣黑耳和肋阿回答他说:「我们在父亲家里还有产业可分吗﹖
  15. 他岂不是把我们视作外人,把我们出卖了,吞并了我们的身价﹖
  16. 所以天主由我们父亲夺来的那一切财物,都应属于我们和我们子女。现今凡天主吩咐你的,你都该照办。

雅各布伯不辞而别

  1. 雅各布伯遂立即叫自己的儿女和妻子骑上骆驼,
  2. 带了自己一切牲畜和积聚的一切财物,即他在帕丹阿兰所得的一切牲畜,起程往客纳罕地,他父亲依撒格那里去了。
  3. 其时拉班正剪羊毛去了,辣黑耳就偷走了她父亲的神像。
  4. 雅各布伯隐瞒了阿兰人拉班,没有告诉拉班他将逃走,
  5. 遂带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逃走了,起身过了幼发拉的河,直向基肋阿得山地进发。

拉班追赶雅各布伯

  1. 第三天拉班得报雅各布伯偷跑了,
  2. 遂带了自己的弟兄,在他后面一连追赶了七天的路程,在基肋阿得山地追上了他。
  3. 天主在夜间梦中显现给阿兰人拉班,对他说:「你小心,不要对雅各布伯说好说坏。」
  4. 拉班追上雅各布伯时,雅各布伯已在山上搭了帐幕;拉班和他的弟兄也在基肋阿得山地搭了帐幕。
  5. 拉班对雅各布伯说:「你作的是什么事﹖竟瞒着我,将我的女儿们带走,有如战俘一样!
  6. 你为什么暗中偷跑,瞒着我而不通知我,叫我好能快乐的唱着歌,打着鼓,弹着琴欢送你回去﹖
  7. 连我的儿女你都不让我与他们吻别,你作的实在胡涂!
  8. 我本可伸手加害你们,但是你们父亲的天主昨夜对我说:小心,不要对雅各布伯说好说坏。
  9. 你现在切望回到父家,定要回去,但是你为什么偷走了我的神像!
  10. 雅各布伯回答拉班说:「我害怕,我还以为你要由我手中夺去你的女儿。
  11. 至于你的神像,你在谁那里搜出来,决不容他活着;当着我们弟兄的面,你如认出我这里有什么是属于你的,尽管拿去。」雅各布伯原不知道是辣黑耳偷了神像。
  12. 拉班便进入雅各布伯的帐幕,肋阿的帐幕和两个婢女的帐幕,没有找着;遂由肋阿的帐幕出来,进入辣黑耳的帐幕,
  13. 辣黑耳却拿了神像,放在骆驼的鞍下,自己坐在上面。拉班搜遍了整个帐幕,没有找着。
  14. 辣黑耳对她父亲说:「望我主不要见怪,我不能在你面前起迎,因为我正在经期。」他搜索了,却没有找着神像。
  15. 雅各布伯于是动怒,与拉班争论,质问他说:「我有什么不对,有什么罪过,致使你在我后面追赶﹖
  16. 你搜遍了我的东西,如找出了什么东西是属于你家的,摆在我和你的兄弟面前,叫他们在我们两人间行裁判。
  17. 这二十年来,我同你在一起,你的母绵羊和母山羊从未流产;你羊群中的公羊,我从未吃过;
  18. 被野兽撕裂的我从未给你带回,我自己赔偿了损失;不论是白天偷去的,或是黑夜偷去的,你都向我索取。
  19. 日间我受尽炎热,夜间受尽严寒,两眼无法入睡。在你家内这二十年,为了你的两个女儿,我服事了你十四年;
  20. 另六年是为了你的羊群,这期间你竟十次变更了我的工价。
  21. 假若我父的天主,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所敬畏的上主,不同我在一起,你现在定会打发我空手回去;但是天主见到了我的苦况和我的辛苦,在昨夜就下了判决。」

雅各布伯与拉班立约

  1. 拉班回答雅各布伯说:「女儿是我的女儿,孩子是我的孩子,羊群是我的羊群,你眼见的这一切都是我的。但是对我的女儿,对她们生的孩子,我今天能作什么呢﹖
  2. 现在,来,让我们在你我之间立约,作你我之间的证据。」
  3. 雅各布伯遂拿了一块石头,立作石柱,
  4. 然后对自己的亲戚说:「你们堆集石头。」他们便拿了石头,堆成一堆,就在那堆石头上吃了饭。
  5. 拉班称那石堆为「耶加尔、撒哈杜达;」雅各布伯称为「基肋阿得」
  6. 拉班说:「今天这堆石头在你和我之间作见证。」为此给它起名叫「基肋阿得。」
  7. 又叫作「米兹帕,」因为他说:「我们彼此分离后,愿上主监视我和你:
  8. 如果你虐待我的女儿,或在我的女儿外,另娶妻室,虽无人在我们中间,但有天主在你我之间作证。」
  9. 拉班又对雅各布伯说:「看这堆石头,看我在你我之间所立的石柱:
  10. 这堆石头是见证,这石柱是见证,我决不越过这堆石头去妨害你,你也不要越过这堆石头和这石柱来妨害我。
  11. 但愿亚巴郎的天主和纳曷尔的天主,--即他们父亲的天主,--在我们之间行裁判! 」雅各布伯就指自己的父亲依撒格所敬畏的上主起了誓。
  12. 然后雅各布伯在山上宰牲献祭,叫了自己的亲戚来吃饭;吃饭以后就在山上过了夜。

第三十二章

雅各布伯回故乡

  1. 拉班清早起来,与自己的外孙和女儿吻别,祝福了他们,便起身回本乡去了。
  2. 雅各布伯也上道前行,遇见了天主的使者。
  3. 雅各布伯一见他们就说:「这是天主的营地。」遂给那地方起名叫玛哈纳因。
  4. 雅各布伯先派使者,往厄东乡间色依尔地方,他哥哥厄撒乌那里去,
  5. 吩咐他们说:「你们应对我主厄撒乌这样说:你的仆人雅各布伯这样说:我在拉班那里作客,一直到现在。
  6. 我拥有牛、驴、羊和仆婢,现在打发人报告我主,希望得你的恩爱。」
  7. 使者回来见雅各布伯说:「我们到了你哥哥厄撒乌那里,他正前来迎接你;同他来的尚有四百人。」
  8. 雅各布伯大为震惊,很是忧虑,遂将自己的人和羊群牛群及骆驼分作两队,
  9. 心想如果厄撒乌前来攻击一队,剩下的另一队还可逃跑。
  10. 然后雅各布伯祈求说:「我父亚巴郎的天主,我父依撒格的天主、上主! 你曾对我说:回到你本乡,你本家去,我必使你顺利。
  11. 我本不配获得你向你仆人所施的种种慈恩和忠信,我只带了一条棍杖过了这约但河,现在我却拥有两队人马。
  12. 求你救我脱离我哥哥厄撒乌的手,因为我怕他来击杀我,击杀母亲和孩子。
  13. 你原来说过:我必要恩待你,使你的后代如海沙,多得不可胜数。」
  14. 那夜雅各布伯就在那里过夜。然后,就由他所有的财物中选出一些来,送给他哥哥厄撒乌作礼物:
  15. 计有母山羊二百只,公山羊二十只,母绵羊二百只,公绵羊二十只,
  16. 哺乳的母骆驼同驼驹三十头,母牛四十头,公牛十头,母驴二十匹,公驴十匹。
  17. 他将这些分成一队一队的交给自己的仆人,对他们说:「你们应走在我前面,每队之间应隔开些。」
  18. 然后吩咐第一队说:「几时我哥哥厄撒乌遇见你,问你说:你是谁家的﹖你往那里去﹖你前面这些牲畜是谁的﹖
  19. 你要答说:是你仆人雅各布伯的,是送给我主厄撒乌的礼物。看,他自己就在我们后面。」
  20. 他也吩咐了第二第三队,和跟在每队后面的人说:「你们若遇见厄撒乌,都要照这话回答他。
  21. 并且还要说:看,你的仆人雅各布伯就在我们后面。」因为他心里想:「如果我先送礼向他讨好,然后才与他见面,也许他会欢迎我。」
  22. 于是礼物先他而行,他自己当夜仍留在营内。

雅各布伯与天神搏斗

  1. 他当夜起来,带了他的两个妻子,两个婢女和十一个孩子,由浅处过了雅波克河。
  2. 等他们过了河,也叫自己所有的过了河,
  3. 雅各布伯独自一人留在后面。有一人前来与他搏斗一直到曙光破晓。
  4. 那人见自己不能制胜,就在他的大腿窝上打了一下;雅各布伯正在与他搏斗之际,大腿窝脱了节。
  5. 那人说:「让我走罢! 天已破晓。」雅各布伯说:「你如果不祝福我,我不让你走。」
  6. 那人问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他答说:「雅各布伯。」
  7. 那人说:「你的名字以后不再叫雅各布伯,应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搏斗,占了优势。」
  8. 雅各布伯问说:「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那人答说:「为什么你要问我的名字﹖」遂在那里祝福了他。
  9. 雅各布伯给那地方起名叫「培尼耳,」意谓「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生命仍得保全。」
  10. 雅各布伯经过培尼耳时,太阳已升起照在身上,由于大腿脱了节,他一走一瘸。
  11. 为此,以色列子民至今不吃大腿窝上的筋,因为那人打了雅各布伯的大腿窝,正打在筋上。

第三十三章

兄弟重逢

  1. 雅各布伯举目,看见厄撒乌带了四百人前来,遂将孩子分别交与肋阿、辣黑耳和两个婢女;
  2. 将两个婢女和她们的孩子放在最前面,其次是肋阿和她的孩子,最后是辣黑耳和若瑟。
  3. 他自己走在他们前面,七次伏地叩拜,直到来到哥哥前。
  4. 厄撒乌却向他跑来,抱住他,扑在他颈上吻他,两人都哭了。
  5. 厄撒乌举目,看见女人和孩子,遂问说:「这些人是你的什么人﹖」雅各布伯答说:「是天主恩赐给你仆人的孩子。」
  6. 于是婢女和她们的孩子前来叩拜了。
  7. 肋阿和她的孩子也前来叩拜了,最后若瑟和辣黑耳才近前来叩拜。
  8. 厄撒乌又问说:「我所见的这一大队,有什么意思﹖」雅各布伯答说:「这是蒙我主悦纳的。」
  9. 厄撒乌说:「我的兄弟,我已够富足了;你的,你留下罢!
  10. 雅各布伯说:「请不要这样! 我若真蒙你悦纳,请你收下我手中的礼物;因为我见了你的面,就如见了天主的面;你实在仁厚接待了我。
  11. 请你收下我献给你的礼品;因为天主厚待了我,我什么都有了。」由于雅各布伯极力恳请,他才收下了。
  12. 厄撒乌说:「我们起程前行,我愿与你同行。」
  13. 雅各布伯对他说:「我主知道,孩子尚幼小,我还要照顾尚在哺乳的牛羊,若一天只顾催赶,全群牲畜都要死尽。
  14. 还是请我主在你仆人前先行;我要照我前面的牲畜和孩子们的脚步,慢慢前行;直至达到色依尔我主那里。」
  15. 厄撒乌说:「让我留下几个跟我的人陪着你。」雅各布伯说:「只要我能蒙我主悦纳,又何必如此!
  16. 厄撒乌就在当天回了色依尔。
  17. 雅各布伯却动身往稣苛特去了,在那里为自己盖了一座房屋,为牲畜搭了些棚子;为此给那地起名叫「稣苛特。」

雅各布伯移居舍根

  1. 雅各布伯由帕丹阿兰回来,平安来到客纳罕地的舍根城,在城的对面支搭了帐幕。
  2. 他支搭帐幕的那块地,是由舍根的父亲哈摩尔的儿子们手里,用一百块银钱买来的。
  3. 雅各布伯在那里建立了一座祭坛,称它为:「大能者以色列的天主。」

第三十四章

舍根强奸狄纳

  1. 肋阿给雅各布伯生的女儿狄纳,要去看看当地的女人。
  2. 当地酋长希威人哈摩尔的儿子舍根看见她,就抓住她,强奸了她,玷辱了她。
  3. 他的心迷恋雅各布伯的女儿狄纳,深爱这少女,说宽慰她心的话。
  4. 事后,舍根向自己的父亲哈摩尔说:「请给我娶这少女为妻。」
  5. 雅各布伯听见舍根污辱了女儿狄纳,但因他的儿子们那时正在乡间看守他的牲畜,所以没有作声,等他们回来。

骗取舍根

  1. 舍根的父亲哈摩尔前来见雅各布伯,与他商议。
  2. 那时雅各布伯的儿子已由乡间回来,一听见这消息,就人人愤恨,非常恼怒,因为有人对以色列做出了这样的丑事:竟与雅各布伯的女儿同卧;这是不应该做的。
  3. 哈摩尔与他们商议说:「我儿舍根的心迷恋你们的女儿,请你们将她嫁给他为妻。
  4. 你们可与我们互通婚姻:将你们的女儿嫁给我们,你们也可娶我们的女儿;
  5. 这样你们可同我们住在一起,本地都摆在你们面前,你们可在其中居住、行动、置业。」
  6. 舍根也对狄纳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说:「只要我在你们眼中蒙恩,凡你们要求的,我必依从。
  7. 任凭你们向我要多少聘金和礼品,我必照你们提出的交付,只要你们将这少女给我为妻。」
  8. 雅各布伯的儿子因为舍根污辱了他们的妹妹狄纳,就用欺诈的话答复舍根和他父亲哈摩尔,
  9. 说:「将我们的妹妹嫁给一个没有受割损的人,为我们实是一大耻辱,我们不能这样作。
  10. 除非有这个条件,我们不能同意:你们都应和我们一样,使你们中所有的男子都受割损;
  11. 以后我们可将我们的女儿嫁给你们,我们也可娶你们的女儿;我们与你们住在一起,成为一个民族。
  12. 如果你们不肯听从我们而受割损,我们就带着我们的女儿离去。」
  13. 哈摩尔和他的儿子舍根认为他们的建议很好。
  14. 这少年毫不迟延地要照这建议进行,因为他喜爱雅各布伯的女儿,更何况他还是他父亲全家族中最重要的人物。
  15. 哈摩尔和自己的儿子舍根于是来到城门口,向本城的人提议说:「
  16. 这些人对我们很和善,让他们住在本地内,在这里活动;本地原很广阔,足够容纳他们。我们可娶他们的女儿为妻,也可将我们的女儿嫁给他们。
  17. 但是,这些人只有一个条件,才同意与我们住在一起,形成一个民族:就是我们中所有的男子都应受割损,如同他们受了割损一样。
  18. 这样,他们的家畜和财产,以及一切牲口,岂不都归了我们! 只要我们同意,他们就肯同我们住在一起。」
  19. 凡由城门出入的人,都听从了哈摩尔和他的儿子舍根的话;由城门出入的男子,都受了割损。

为妹雪耻

  1. 第三天,他们正疼痛难忍时,雅各布伯的两个儿子,狄纳的哥哥西默盎和肋未,各自拿了一把刀,不慌不忙进了城,杀了所有的男子;
  2. 又用刀杀了哈摩尔和他的儿子舍根,由舍根房内领出狄纳而去。
  3. 雅各布伯其余的儿子因了自己的妹妹受污,乘人被杀就前来洗劫城邑,
  4. 夺去了他们的羊群、牛群和驴,并城内和乡间所有的一切。
  5. 凡是他们的财物,连他们所有的孩子和妇女都掳了去;凡屋内所有的一切,都夺了去。
  6. 雅各布伯事后对西默盎和肋未说:「你们害了我,使我在本地的居民,即客纳罕人和培黎齐人中,成了个可恨的人。我的人数少,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反对我,攻击我,那末我和我全家就必同归于尽。」
  7. 他们回答说:「难道人应待我们的妹妹如同一个妓女﹖」

第三十五章

雅各布伯到贝特耳

  1. 天主对雅各布伯说:「起来,上贝特耳去,住在那里,为你昔日逃避你哥哥厄撒乌在那里显现给你的天主,筑一祭坛。」
  2. 雅各布伯便对家人和跟随他的人说:「你们应除去你们中间所有外邦的神像,并取洁,更换衣服,
  3. 因为我们要起身上贝特耳去;在那里我要给在我困苦的时日俯听了我,在我所走的路上伴随了我的天主,筑一祭坛。」
  4. 众人便将自己手中所有外邦的神像,所有的耳环,都交给了雅各布伯;雅各布伯就都埋在那靠近舍根的橡树底下。
  5. 当他们起程出发时,天主叫周围的城邑都非常恐怖,为此谁也不敢追赶雅各布伯的儿子。
  6. 这样,雅各布伯和与他在一起的人,来到客纳罕地的路次,即贝特耳;
  7. 他在那里筑了一座祭坛。称呼那地方为贝特耳,因为他逃避他哥哥时,天主曾在那里显现给他。
  8. 其时黎贝加的乳母德波辣死了,就埋在贝特耳下面的一株橡树底下;为此给这橡树起名叫「悲泣的橡树。」

天主再次显现

  1. 雅各布伯由帕丹阿兰回来后,天主又显现给他,再祝福他。
  2. 天主对他说:「你原叫雅各布伯,但以后不再叫作雅各布伯,却要叫作以色列。」遂给他改名以色列。
  3. 天主又对他说:「我是全能的天主,你要生育繁殖;不但一个民族,而是一些民族要由你而生,许多君王要由你而生。
  4. 我将赐给了亚巴郎和依撒格的土地赐给你;我也将这土地赐给你未来的后裔。」
  5. 然后天主就在与他谈话的地方,离开他,上升去了。
  6. 雅各布伯在天主与他谈话地方,竖立了一根柱子,一根石柱;在上面行了奠祭,倒上油。
  7. 雅各布伯给天主与他谈话的地方起名叫贝特耳。

辣黑耳难产逝世

  1. 他们由贝特耳起程出发,离厄弗辣大还有一段路程时,辣黑耳要生产,感觉难产。
  2. 正当难产之际,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你这次还是生个男孩。」
  3. 辣黑耳将要断气快死的时候,给他起名叫本敖尼;但他的父亲却叫他本雅明。
  4. 辣黑耳死了,葬在去厄弗辣大,即白冷的路旁。
  5. 雅各布伯在她坟上立了一块碑;这块辣黑耳坟上的碑,至今尚存。

勒乌本乱伦

  1. 以色列又起程前行,在米革达耳厄德尔的那一面支搭了帐幕。
  2. 以色列住在那地时,勒乌本竟去与他父亲的妾彼耳哈同睡;以色列后来闻知了此事。

雅各布伯十二子

雅各布伯的儿子共计十二人。

  1. 肋阿的儿子:雅各布伯的长子勒乌本、西默盎、肋未、犹大、依撒加尔和则步隆。
  2. 辣黑耳的儿子:若瑟和本雅明。
  3. 辣黑耳的婢女彼耳哈的儿子:丹和纳斐塔里。
  4. 肋阿的婢女齐耳帕的儿子:加得和阿协尔:这些都是雅各布伯在帕丹阿兰生的儿子。

依撒格逝世

  1. 雅各布伯来到了克黎雅特阿尔巴,即赫贝龙的玛默勒他父亲依撒格那里,即亚巴郎和依撒格曾寄居过的地方。
  2. 依撒格享寿一百八十岁。
  3. 他年高老迈,已享天年,遂断气而死,归到他亲族那里去了;他的儿子厄撒乌和雅各布伯将他埋葬了。

第三十六章

厄撒乌的后裔

  1. 以下是厄撒乌,即厄东的后裔:
  2. 厄撒乌由客纳罕女人中娶的妻子,有赫特人厄隆的女儿阿达,有曷黎人漆贝红之子阿纳的女儿敖曷里巴玛;
  3. 还有依市玛耳的女儿,乃巴约特的姊妹巴色玛特。
  4. 阿达给厄撒乌生了厄里法次;巴色玛特生了勒乌耳;
  5. 敖曷里巴玛生了耶乌士、雅蓝和科辣黑:以上都是厄撒乌在客纳罕地生的儿子。
  6. 厄撒乌带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和家中所有的人,并自己所有的牛羊家畜,以及在客纳罕地所获得的财物,迁移到色依尔,离开他的弟弟雅各布伯,
  7. 因为他们家产太多,不能住在一起;他们寄居的地方,由于家畜太多,也容不下他们。
  8. 厄撒乌就住在色依尔山地。厄撒乌即是厄东。
  9. 以下是色依尔山地厄东人的始祖厄撒乌的后裔。
  10. 以下是厄撒乌子孙的名谱:厄撒乌的妻子阿达的儿子厄里法次;厄撒乌的妻子巴色玛特的儿子勒乌耳。
  11. 厄里法次的儿子:特曼、敖玛尔、则缶、加堂和刻纳次。
  12. 厄撒乌的儿子厄里法次的妾提默纳给厄里法次生了阿玛肋克:以上是厄撒乌的妻子阿达的子孙。
  13. 勒乌耳的儿子:纳哈特、则辣黑、沙玛和米匝:以上是厄撒乌的妻子巴色玛特的子孙。
  14. 以下是漆贝红之子阿纳的女儿,厄撒乌的妻子敖曷里巴玛的儿子:她给厄撒乌生了耶乌士、雅蓝和科辣黑。

厄撒乌子孙的族长

  1. 以下是厄撒乌子孙中的族长:厄撒乌的长子厄里法次的子孙中,有特曼族长,敖玛尔族长,则缶族长,刻纳次族长,
  2. 科辣黑族长,加堂族长和阿玛肋克族长:以上是厄东地厄里法次族的族长,都是阿达的子孙。
  3. 厄撒乌的儿子勒乌耳的子孙中,有纳哈特族长,则辣黑族长,沙玛族长和米匝族长:以上是厄东地勒乌耳族的族长,都是厄撒乌的妻子巴色玛特的子孙。
  4. 厄撒乌的妻子敖曷里巴玛的子孙中有耶乌士族长,雅蓝族长和科辣黑族长:以上是阿纳的女儿,厄撒乌的妻子敖曷里巴玛子孙中的族长。
  5. 以上都是厄撒乌的子孙,都是族长。这就是厄东。

曷黎人色依尔的族谱

  1. 以下是当地居民曷黎人色依尔的子孙:罗堂、芍巴耳、漆贝红、阿雅、
  2. 狄雄、厄责尔和狄商:以上是厄东地色依尔子孙曷黎人的族长。
  3. 罗堂的儿子:曷黎和赫曼;罗堂的姊妹是提默纳。
  4. 芍巴耳的儿子:阿耳汪、玛纳哈特、厄巴耳、舍佛和敖南。
  5. 漆贝红的儿子:阿雅和阿纳;那在旷野里放牧他父亲漆贝红的驴,发现温泉的,就是这位阿纳。
  6. 阿纳的儿子狄雄;阿纳的女儿就是敖曷里巴玛。
  7. 狄雄的儿子:赫默丹、厄市班、依特兰和革兰。
  8. 厄责尔的儿子:彼耳汉、匝汪和阿甘。
  9. 狄商的儿子:伍兹和阿郎。
  10. 以下是曷黎人的族长:罗堂族长,芍巴耳族长,漆贝红族长,阿纳族长,
  11. 狄雄族长,厄责尔族长和狄商族长: 以上是色依尔地曷黎人各族的族长。

厄东的君王

  1. 以下是在以色列子民未有君王统治以前,统治厄东地的君王。
  2. 贝敖尔的儿子贝拉在厄东作王,他的京城名叫丁哈巴。
  3. 贝拉死后,波责辣人则辣黑的儿子约巴布继他为王。
  4. 约巴布死后,特曼地人胡商继他为王。
  5. 胡商死后,贝达得的儿子哈达得继他为王,他曾在摩阿布平原击败了米德杨人。他的京城名叫阿威特。
  6. 哈达得死后,玛斯勒卡人撒默拉继他为王。
  7. 撒默拉死后河间的勒曷波特人沙乌耳继他为王。
  8. 沙乌耳死后,阿革波尔的儿子巴耳哈南继他为王。
  9. 阿革波尔的儿子巴耳哈南死后,哈达得继他为王;他的京城名叫帕乌。他的妻子名叫默塔贝耳,是默匝哈布人玛特勒得的女儿。

厄撒乌族其余的族长

  1. 厄撒乌族的族长名称,依族系和地区名列如下:提默纳族长,阿耳瓦族长,耶太特族长,
  2. 敖曷里巴玛族长,厄拉族长,丕农族长,
  3. 刻纳次族长,特曼族长,米贝匝尔族长,
  4. 玛革狄耳族长和依兰族长:以上是厄东人在所占有的地方,依住区所有的族长。厄东人的始祖即是厄撒乌。

第三十七章

雅各布伯定居客纳罕

  1. 雅各布伯定居在他父亲作客的客纳罕地方。
  2. 以下是雅各布伯的小史。

若瑟作异梦

若瑟十七岁时,与哥哥们一同放羊。他尚年幼,常与自己的父亲的妻子彼耳哈和齐耳帕的儿子们在一起。他不断将他们作的恶事报告给父亲。

  1. 以色列爱若瑟超过其它的儿子,因为是他年老生的,并给他做了一件彩色长衫。
  2. 他的哥哥们见父亲爱他胜过其余的儿子,就忌恨他,不能与他和气交谈。
  3. 若瑟作了一梦,讲给哥哥们听,因此他们越发恼恨他。
  4. 他对他们说:「请听我作的梦:
  5. 我梦见我们同在田间捆麦子,忽然我的麦捆站起来,你们的麦捆围住我的麦捆下拜。」
  6. 他哥哥们对他说:「难道你要作我们的君王﹖或者统治我们﹖」他们为了这梦和这番话,越发恼恨他。
  7. 他又作了一梦,也告诉他哥哥们说:「我又作了一梦:梦见太阳和月亮并十一颗星辰向我下拜。」
  8. 当他给父亲和哥哥们讲说这梦时,他父亲就责斥他说:「你作的是什么梦﹖难道我和你母亲以及你的兄弟,都要来向你叩首至地﹖」
  9. 他兄弟们都忌恨他;他父亲却将这事存在心里。

若瑟被出卖

  1. 若瑟的哥哥们去了舍根,放他们父亲的羊。
  2. 以色列对若瑟说:「你哥哥们不是在舍根放羊么﹖来,我打发你去看看他们。」他回答说:「我在这里。」
  3. 以色列对他说:「你去看看你哥哥们是否平安,羊群怎样;然后回来告诉我。」以色列便打发他由赫贝龙山谷前去;他到了舍根。
  4. 有一个人见他在田间游荡,那人就问他说:「你寻找什么﹖」
  5. 他答说:「我寻找我的哥哥;请告诉我:他们在那里放羊﹖」
  6. 那人答说:「他们已离开了这里;我听见他们说:我们到多堂去。」于是若瑟便去追寻他的哥哥,在多堂找到了。
  7. 他们老远就看见了他;在他尚未来近以前,就已决定要谋杀他。
  8. 他们彼此说:「看,那作梦的人来了!
  9. 我们杀掉他,将他抛在一口井里,说是猛兽吃了。看他的梦还有什么用﹖」
  10. 勒乌本听了,就设法由他们手中救他,遂说:「我们不要害他!
  11. 勒乌本又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流血;只将他丢在这旷野的井里,不可下手害他。」他的意思是想由他们手中救出他来,还给父亲。
  12. 若瑟一来到他哥哥们那里,他们就脱去了他穿的那件彩色长衣,抓住他,把他丢在井里;
  13. 那井是空的,里面没有水。
  14. 他们坐下吃饭时,举目看见一队由基肋阿得来的依市玛耳人;他们的骆驼满载树胶、香液和香料,要下到埃及去。
  15. 犹大遂对兄弟们说:「杀害我们的弟弟,隐瞒他的血,究竟有什么益处﹖
  16. 不如将他卖给依市玛耳人,免得对他下毒手,因为他究竟是我们的兄弟,是我们的骨肉。」兄弟们听从了他的意见。
  17. 米德杨的商人经过那里时,他们便从井中拉出若瑟来,以二十块银钱卖给了依市玛耳人;他们便将若瑟带到埃及去了。
  18. 勒乌本回到井边,不见若瑟在井内,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
  19. 回到兄弟们那里喊说:「孩子不见了! 我可往那里去呢﹖」
  20. 他们于是拿了若瑟的长衣,杀了一只公山羊,将长衣浸在血里;
  21. 然后派人将那件彩色的长衣送给他们的父亲说:「这是我们寻得的,请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你儿子的长衣﹖」
  22. 雅各布伯仔细一看,就喊说:「是我儿子的长衣;猛兽将他吃了。若瑟被撕裂了,被撕裂了!
  23. 雅各布伯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腰间围上麻衣,为自己的儿子悲哀了多日。
  24. 虽然他的儿女都来安慰他,他却不肯接受他们的安慰,说:「我只有悲哀地下到阴间,往我儿那里去! 」他的父亲竟这样哀悼他。
  25. 米德杨人后来在埃及将若瑟卖给了法郎的内臣,卫队长普提法尔。

第三十八章

犹大与儿媳

  1. 那时犹大离开自己的兄弟,下到一个名叫希辣的阿杜蓝人那里住下了。
  2. 犹大在那里看见了一个名叫叔亚的客纳罕人的女儿,就娶了她,亲近了她。
  3. 她遂怀孕,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厄尔。
  4. 她又怀孕,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敖难。
  5. 以后她又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舍拉;生他的时候,犹大正在革齐布。
  6. 犹大给自己的长子厄尔娶了妻子,名叫塔玛尔。
  7. 犹大的长子厄尔行了上主所厌恶的事,上主就叫他死了。
  8. 于是犹大对敖难说:「你去与你哥哥的妻子亲近,与她尽你为弟弟的义务,给你哥哥立后。」
  9. 敖难明知后裔不归自己,所以当他与哥哥的妻子结合时,便将精液遗泄于地,免得给自己的哥哥立后。
  10. 他作这事,为上主所厌恶,上主就叫他死了。
  11. 犹大于是对儿媳塔玛尔说:「你回到你父亲家中去守寡,直到我儿子舍拉长大成人。」因为他心里想:「恐怕他也如同他哥哥们一样死去。」塔玛尔就回去,住在自己父亲的家里。
  12. 过了几年,犹大的妻子叔亚的女儿死了。丧期过后,犹大便同自己的朋友阿杜蓝人希辣,上提默纳黑去剪羊毛。
  13. 有人告诉塔玛尔说:「你公公现正上提默纳黑去剪羊毛。」
  14. 塔玛尔遂脱去守寡的衣服,蒙上首帕,遮掩自己,坐在通往提默纳黑大道去厄纳殷的路口上;--原来她见舍拉已经长大,还没有娶她为妻。--
  15. 犹大一看见她,以为她是个妓女,因为她遮盖了自己的脸。
  16. 犹大便由路上转到她面前,向她说:「来! 让我与你亲近! 」他并不知她就是自己的儿媳。她答说:「你给我什么,好与我亲近﹖」
  17. 犹大答说:「由羊群中取一只小公山羊送给你。」塔玛尔说:「你未送来以前,你应给个抵押。」
  18. 犹大问说:「我该给你什么作抵押﹖」她答说:「你的印章,你的系印带和你手中的棍杖。」犹大便交给了她,与她亲近了;她于是由他怀了孕。
  19. 事后,她起来回家,除掉首帕,再穿上她守寡的衣服。
  20. 犹大托自己的朋友阿杜蓝人送了一只小公山羊去,好由那女人手中取回抵押;他却找不到她,
  21. 便问当地人说:「那在厄纳殷路旁的庙妓在那里﹖」人答说:「这里从来没有庙妓。」
  22. 他回来对犹大说:「我找不着她,并且当地的人都说:这里从来没有庙妓。」
  23. 犹大遂说:「让她留着罢! 免得我们被人嗤笑。我将小公山羊送了去,可是你没有找着她。」
  24. 大约过了三个月,有人告诉犹大说:「你的儿媳塔玛尔与人通奸,而且因通奸有了身孕。犹大说:「把她拉出来烧死!
  25. 当她被拉出来时,她派人到她公公那里说:「这些东西是谁的,我就是由谁怀了孕。」并且说:「请你仔细看看这些东西:印章、印带和棍杖是谁的﹖」
  26. 犹大仔细一看,就说:「她比我更有理,因为我尚没有将她嫁给我的儿子舍拉。」他从此以后,再没有认识她。
  27. 到了她要生产的时候,腹中竟是一对双胎。
  28. 她正生产时,一个胎儿伸出一手来,收生婆就拿了一根朱红线系在他手上说:「这个是先出生的。」
  29. 但是他一收回手去,他的兄弟就出生了;收生婆说:「你为自己开了个怎样的裂口! 」遂给他起名叫培勒兹。
  30. 以后,那手上系有朱红线的兄弟也出生了,遂给他起名叫则辣黑。

第三十九章

若瑟在普提法尔家

  1. 若瑟被人带到埃及,有个埃及人普提法尔,是法郎的内臣兼卫队长,从带若瑟来的依市玛耳人手里买了他。
  2. 上主与若瑟同在,他便事事顺利,住在他埃及主人家里。
  3. 他主人见上主与若瑟同在,又见上主使他手中所做的事,无不顺利;
  4. 为此若瑟在他主人眼中得了宠,令他服事自己,托他管理自己的家务,将所有的一切,都交在他手中。
  5. 自从主人托他管理家务和所有的一切以来,上主为若瑟的原故,祝福了这埃及人的家庭,他家内和田间所有的一切,都蒙受了上主的祝福。
  6. 普提法尔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在若瑟的手里;只要有他在,除自己所吃的食物外,其余一概不管。若瑟生来体态秀雅,容貌俊美。

主妇勾引若瑟

  1. 这些事以后,有一回,主人的妻子向若瑟以目传情,并且说:「你与我同睡罢!
  2. 他立即拒绝,对主人的妻子说:「你看,有我在,家中的事,我主人什么都不管;凡他所有的一切,都交在我手中。
  3. 在这一家内,他并不比我更有权势,因为他没有留下一样不交给我;只有你除外,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我怎能做这极恶的事,得罪天主呢﹖」
  4. 她虽然天天这样对若瑟说,若瑟总不听从与她同睡,与她结合。
  5. 有这么一天,若瑟走进屋内办事,家人都没有在屋里,
  6. 她便抓住若瑟的衣服说:「与我同睡罢! 」若瑟把自己的外衣,舍在她手中,就跑到外面去了。

若瑟无罪入狱

  1. 她一见若瑟把自己的外衣舍在她手中,跑到外面去了。
  2. 就召唤她的家人来,对他们说:「你们看! 他给我们带来的希伯来人竟敢调戏我啊!他来到我这里,要与我同睡,我就大声呼喊。
  3. 他一听见我高声呼喊,把他的衣服舍在我身边,就跑到外面去了。」
  4. 她便将若瑟的衣服留在身边,等他的主人回家,
  5. 她又用同样的话给他讲述说:「你给我们带来的那个希伯来仆人,竟到这里来调戏我。
  6. 我一高声呼喊,他就把他的衣服舍在我身边,跑到外面去了。」
  7. 主人一听见他妻子对他所说:「你的仆人如此如此对待我的话,」便大发愤怒。
  8. 若瑟的主人遂捉住若瑟放在监里,即囚禁君王囚犯人的地方。他虽在那里坐监,
  9. 上主仍与他同在,对他施恩,使他在狱长眼中得宠;
  10. 因此狱长将监中所有的囚犯都交在若瑟手中;凡狱中应办的事,都由他办理。
  11. 凡交在若瑟手中的事,狱长一概不闻不问,因为上主与他同在,凡他所做的,上主无不使之顺遂。

第四十章

若瑟在狱中解梦

  1. 这些事以后,埃及王的司酒和司厨得罪了他们的主人埃及王。
  2. 法郎于是对那两个内臣,司酒长和司厨长发了怒,
  3. 将他们囚在卫队长府内的拘留所内,若瑟被囚禁的地方。
  4. 卫队长将他们交给若瑟,若瑟就照管他们。他们在拘留所内过了一些时日,
  5. 那两个被囚在狱里的埃及王的司酒和司厨,在同一夜里,各作了一梦;每人的梦都有它的意义。
  6. 早晨若瑟到了他们那里,见他们面有忧色,
  7. 便问那与他同在自己主人府中监狱里的法郎内臣说:「为什么你们今天面带忧色﹖」
  8. 他们回答说:「我们各作了一梦,没有人能够解释。」若瑟对他们说:「解梦不是天主的事吗﹖请你们讲给我听!
  9. 司酒长就将自己的梦讲给若瑟听,对他说:「我梦见在我前面有株葡萄树。
  10. 树上有三根枝子,刚发芽,就生出了花朵,花朵结了熟葡萄。
  11. 我手拿着法郎的杯,将葡萄挤在法郎的杯中,将杯递在法郎的手内。」
  12. 若瑟对他说:「这梦的意义就是:三根枝子是指的三天。
  13. 三天以内,法郎要高举你,恢复你的职位:你仍将杯放在法郎的手中,像先前作他司酒时一样;
  14. 但是,当你得志时,请你记得我,望你对我施恩,为我告诉法郎,救我出离这监牢;
  15. 因为我不但是由希伯来人地被拐来的,而且在这里我也没有做过什么使他们将我放在这地牢里的事。」
  16. 司厨长见他解得吉祥,便对若瑟说:「我也作了一梦,梦见在我的头上有三筐白饼。
  17. 最上面的筐内,有为法郎预备的各种食物,有飞鸟来啄食我头上筐里的食物。」
  18. 若瑟回答说:「这梦的意义就是:三筐是指的三天。
  19. 三天以内,法郎要高举你,将你悬在木架上,飞鸟要来啄食你的肉。」
  20. 第三天,适逢法郎的生日,法郎为群臣摆设了盛宴,在群臣中将司酒长和司厨长提出来,
  21. 恢复了司酒长的司酒职,再将杯放在法郎手中;
  22. 至于司厨长,却被悬挂起来,正如若瑟对他们所解释的。
  23. 司酒长却没有记得若瑟,竟将他忘了。

第四十一章

法郎连作二梦

  1. 过了两年,法郎作了一梦,梦见自己站在尼罗河畔。
  2. 看见从尼罗河中上来了七只母牛,色美体肥,在芦苇中吃草。
  3. 随后,从尼罗河中,又上来了七只色丑体瘦的母牛,站在尼罗河岸上靠近那些母牛身旁。
  4. 这些色丑体瘦的母牛,竟将那七只色美体肥的母牛吞了下去;法郎便惊醒了。
  5. 他又睡下,作了一个梦,梦见在一根麦茎上,生出了七枝又肥又美的麦穗;
  6. 随后,又发出了七枝又细弱,而又为东风吹焦了的麦穗。
  7. 这些细弱的麦穗竟将那七枝又肥又实的麦穗吞了下去。法郎惊醒了,原是一场梦。
  8. 到了早晨,他心烦意乱,遂遣人将埃及所有的术士和贤士召来,给他们讲述了自己的梦,却没有人能给法郎解释。
  9. 那时司酒长向法郎说:「我今天想起了我的过犯。
  10. 有一次陛下对自己的臣仆发怒,将我和司厨长关在卫队长府内的拘留所内。
  11. 我和他在同一夜里,各作了一梦,我们每人的梦都有它的意义。
  12. 在那里有个希伯来少年人与我们在一起,他是卫队长的仆人;当我们把梦告诉了他,他就给我们加以解释,给每个人的梦都说明了它的意义。
  13. 果然,都照他给我们所解释的应验了:我恢复了原职,他却被吊死了。」

若瑟出狱解梦

  1. 法郎于是遣人去召若瑟,人就快把他从地牢里提出来;他剃了头,刮了脸,换了衣服,来到法郎跟前。
  2. 法郎对若瑟说:「我作了一梦,没有人能够解释。我听见人说,你听了梦就能解释。」
  3. 若瑟回答法郎说:「这不是我所能的,只有天主能给陛下一个吉祥的解答。」
  4. 法郎遂向若瑟说:「我梦见我站在尼罗河上,
  5. 看见从河中上来了七只母牛,体肥色美,在芦苇丛中吃草。
  6. 随后,又上来了七只母牛,软弱无力,色丑体瘦,那种丑陋,我在埃及全国从未见过。
  7. 这些又瘦又丑的母牛,竟将先上来的那七只肥母牛吞了下去。
  8. 牠们吞下去之后,竟看不出来牠们吞了下去,因为牠们丑陋的样子和先前一样,我就惊醒了。
  9. 以后我又梦见在一根麦茎上,生出了七枝粗大美丽的麦穗。
  10. 随后,又发出了七枝枯萎细弱而又被东风吹焦了的麦穗。
  11. 这些细弱的麦穗竟将那七枝美丽的麦穗吞了。我讲给了术士们听,但没有人能给我解说。」
  12. 若瑟遂对法郎说:「陛下的梦只是一个。天主已将所要作的告诉陛下:
  13. 七只美好的母牛表示七年,七枝美好的麦穗也表示七年。这原是一个梦。
  14. 随后上来的那七只又瘦又丑的母牛,和那七枝空虚而又被东风吹焦了的麦穗,都表示七年,表示将有七个荒年。
  15. 这即是我对陛下所说:天主已将他要作的显示给陛下了。
  16. 看埃及全国将有七年大丰收。
  17. 继之而来的是七个荒年,那时人都忘记了埃及国曾有过丰收。当饥荒蹂躏此地时,
  18. 谁也觉不到此地曾有过丰收,因为相继而来的饥荒实在太严重了。
  19. 至于陛下的梦重复了两次,是表示这事已由天主命定,天主就快要实行。
  20. 所以陛下现在应当寻找一个聪明,有智慧的人,派他管理埃及国。
  21. 陛下应设法在地方上派定督办,在七个丰年内,征收埃及国所出产的五分之一;
  22. 使他们将未来丰年内的一切食粮,聚敛起来,将五谷都储藏在陛下手下,贮在城内备作食粮,妥为保管。
  23. 这些食粮应作为本地的存粮,以应付那在埃及国要出现的七个荒年,免得全国因饥荒而灭亡。

若瑟居高位

  1. 这番话使法郎和他的群臣十分赞成,
  2. 于是法郎对他的臣仆说:「像他这样的人,有天主的神住在他内,我们岂能找着另一个﹖」
  3. 法郎遂对若瑟说:「天主既使你知道这一切,就再没有像你这样聪敏富有智慧的人了。
  4. 你要掌管我的朝廷,我的人民都要听从你的号令;只在宝座上我比你大。」
  5. 法郎又对若瑟说:「看,我立你统治全埃及国。」
  6. 遂由自己手上取下打印的戒指,戴在若瑟手上,给他穿上细麻长袍,将金链戴在他的颈项上;
  7. 又使他坐在自己的第二部御车上,人们在他前面喊说:「跪下! 」法郎就这样立他管理全埃及国。
  8. 法郎又对若瑟说:「我是法郎,没有你的同意,全埃及国,任何人不得做任何事。」
  9. 法郎给若瑟起名叫匝斐纳特帕乃亚,又将翁城的司祭颇提斐辣的女儿阿斯纳特给他为妻。若瑟便出去巡行埃及全国。

若瑟囤粮

  1. 若瑟立于埃及王法郎前时,年三十岁。他由法郎面前出去巡行了埃及全国。
  2. 七个丰年内,土地出产极其丰富。
  3. 若瑟聚敛了埃及国七个丰年内所有的粮食,积蓄在城内;每城城郊田间所出的粮食,也都储藏在本城内。
  4. 这样若瑟聚敛了大量的五谷,多得有如海沙,无法计算,无法胜数。

若瑟生子

  1. 在荒年未来以前,若瑟已有了两个儿子,是翁城的司祭颇提斐辣的女儿阿斯纳特给他生的。
  2. 若瑟给长子起名叫默纳协,说:「天主使我忘尽了我的一切困苦和我父的全家。
  3. 给次子起名叫厄弗辣因,说:「天主使我在我受苦的地方有了子息。」

一连七个荒年

  1. 埃及国的七个丰年一过,
  2. 七个荒年随着就来了,恰如若瑟所预言的;各地都发生了饥荒,唯独全埃及国还有食粮。
  3. 及至埃及全国闹饥荒时,人民便向法郎呼求粮食;法郎对埃及民众说:「你们到若瑟那里去,照他对你们所说的做。」
  4. 当时饥荒弥漫天下,若瑟便开了国内所有的粮仓,将粮食卖给埃及人,因为埃及的饥荒很严重。
  5. 天下的人都来到埃及,向若瑟购买食粮,因为天下各地都大闹饥荒。

第四十二章

雅各布伯派子购粮

  1. 雅各布伯见埃及有粮食出售,便对自己的儿子们说:「你们为什么彼此观望﹖」
  2. 继而说:「我听说在埃及有粮食出售,你们下到那里,给我们购买些粮食,叫我们好活下去,不致饿死。」
  3. 于是若瑟的十个哥哥下到埃及买粮食去了。
  4. 至于若瑟的弟弟本雅明,雅各布伯没有叫他与哥哥们同去,因为他想:怕他遇害。
  5. 这样以色列的儿子们也夹在前来购粮的人中,前来购粮,因为客纳罕地也发生了饥荒。
  6. 当时在地方上执政的人是若瑟,给地方上所有人民配售粮食的也是他。若瑟的哥哥们来了,就俯首至地,向他下拜。
  7. 若瑟一见他的哥哥们,就认出他们来,却装做生人,向他们说了一切严厉的话,问他们说:「你们是从那里来的﹖」他们答说:「我们是从客纳罕地来购买粮食的。」

若瑟试探哥哥

  1. 若瑟认出哥哥们来,他们却没有认出他来。
  2. 于是若瑟想起了他昔日关于他们所作的梦,便对他们说:「你们是探子,前来刺探本地的虚实。」
  3. 他们回答说:「我主! 绝对不是:你的仆人们是来购买粮食的。
  4. 我们全是一个人的儿子,我们是诚实人;你的仆人们从未做过探子。」
  5. 若瑟对他们说:「不,你们前来必是为刺探此地的虚实。」
  6. 他们答说:「你的仆人们原是兄弟十二人,同是客纳罕地一个人的儿子;最小的现今在父亲那里,另一个已不在了。」
  7. 若瑟对他们说:「我才说你们是探子;这话实在不错。
  8. 为此我要考验你们:我指着法郎的生命起誓:如果你们最小的弟弟不到这里来,你们莫想离开此地。
  9. 你们可由你们中派一个人回去,带你们的弟弟来,其它的人暂且拘留,以待证明你们的话是否诚实;如果不是真的,我指着法郎的生命起誓:你们必是探子。」
  10. 于是在拘留所内拘禁了他们三天。
  11. 第三天,若瑟对他们说:「我原是个敬畏天主的人,你们愿意保全性命,应这样做:
  12. 如果你们是诚实人,叫你们兄弟中一个人留在拘留所内,其余的人可带粮食回去,解救家中的饥荒。
  13. 然后给我带你们的小弟弟来,好证实你们的话,你们也不致于死。」他们就这样作了。
  14. 他们彼此说:「我们实在该赔补加害我们兄弟的罪,因为他向我们哀求时,我们见了他心灵痛苦,竟不肯听;为此这场苦难才落到我们身上!
  15. 勒乌本就对他们说:「我岂不是对你们说过:不要伤害那孩子吗﹖你们却不肯听;看,现在要追讨他的血了。」
  16. 他们原不知道若瑟都听得懂,因为在他们中有一翻译员。
  17. 若瑟就由他们前退出去哭了。然后又回来与他们交谈,由他们中提出西默盎在他们眼前将他捆绑起来。
  18. 若瑟遂吩咐人将他们的布袋装满了粮食,将各人的银钱仍放在各人的布袋内,并且还给了他们途中所需要的食物;人就对他们这样做了。
  19. 他们将购得的粮食驮在驴上,就从那里起身走了。
  20. 到了客栈,他们中一人打开了布袋拿料喂驴,看见自己的银钱仍在布袋口,
  21. 遂对兄弟们说:「我的银钱退回来了;看,仍在我的袋里。」他们心惊起来,彼此战栗地说:「天主对我们所作的,是怎么一回事。」

雅各布伯诉苦

  1. 他们回到客纳罕地,他们的父亲雅各布伯那里,将所遇见的事全告诉他说:「
  2. 那地方的主人对我们说了一些严厉的话,将我们视作刺探那地方的人。
  3. 我们对他说:「我们是诚实人,决不是探子;
  4. 我们原是兄弟十二人,同一父亲的儿子,一个已不在了,最小的现在同我们的父亲在客纳罕地。
  5. 那地方的主人对我们说:为叫我知道你们是诚实人,你们兄弟中一人留在我这里,其余的人带粮食回去解救家中的饥荒;
  6. 然后将你们的弟弟给我带来,那时我才能知道你们不是探子,确是诚实人,我将你们的兄弟还给你们,你们可在这地方自由行动。」
  7. 当他们倒自己的粮袋时,不料各人的钱囊仍在各人的袋内。他们和他们的父亲,一见钱囊,都害怕起来。
  8. 他们的父亲雅各布伯对他们说:「你们总是使我丧失儿子:若瑟不在了,西默盎不在了,你们还要带走本雅明! 这一切都落在我身上!
  9. 勒乌本对他父亲说:「如果我不将他给你带回来,你可杀死我的两个儿子;只管将他交在我手里,我必再还给你。」
  10. 雅各布伯答说:「我儿子不能和你们一同下去,因为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个;如果他在你们行的路上遇到什么不幸,那你们就要使我这白发老人在忧苦中降入阴府了。」

第四十三章

本雅明来埃及

  1. 地上的饥荒仍然严重。
  2. 他们吃完了由埃及带来的粮食,父亲对他们说:「你们再去给我们买点粮食来吃!
  3. 犹大立即回答父亲说:「那人明明告诉我们说:你们若不带弟弟一起来,你们休想见我的面。
  4. 你若让我们的弟弟与我们一同去,我们就下去给你买些粮食来;
  5. 你若不让他去,我们也不下去;因为那人对我们说过:「你们若不带弟弟与你们一同来,你们休想见我的面。」
  6. 以色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我,告诉那人你们还有个弟弟﹖」
  7. 他们回答说:「那人再三再四问我们和我们的家庭说:「你们的父亲是否还活着﹖你们是否另有个兄弟﹖我们只得照这些话答复他。那里会知道他要说:带你们的兄弟一同下来﹖」
  8. 犹大又对他父亲以色列说:「你叫孩童与我同去,我们就起身前去;这样,我们和你并我们的幼儿,可以生活,不致饿死。
  9. 我为他担保,你可由我手中要人;如果我不将他带回,交在你面前,我在你前终生负罪。
  10. 假使我们没有迟延,现在第二次也回来了!
  11. 他们的父亲以色列对他们说:「如果必须如此,你们就这样做:在行李内带些本地最好的出产,一些香液、蜂蜜、树胶、香料、榧子和杏仁,下去送给那人当作礼物。
  12. 手中多带一倍银钱,将那放在你们粮袋口的银钱,也一并带上,这或者是出于一时的错误。
  13. 并且带着你们的弟弟起身往那人那里去。
  14. 愿全能的天主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恩,放回你们那个兄弟和本雅明;至于我,如要丧子,就丧子罢!
  15. 这一伙人于是带了那些礼物,手中带上双倍银钱,带本雅明起身下到埃及去,到了若瑟面前。
  16. 若瑟一看见他们和本雅明,就对自己的管家说:「带这些人到家里去,宰牲设宴,中午这些人要与我一起吃饭。」
  17. 管家就依照若瑟吩咐的做了,将这些人带到若瑟家中。
  18. 这些人一进入了若瑟的家,就害怕起来,心里想:「他带我们到这里来,定是为了上次放回我们袋里银钱的事,想找我们的错处,加害我们,拿住我们当奴隶,夺取我们的驴。」
  19. 他们于是走到若瑟的管家前,在房门口同他谈起这事,
  20. 说:「我主,请原谅:我们上次下到这里来购买粮食,
  21. 当我们到了客栈,打开我们的布袋时,发见各人的银钱仍在各人的布袋口,我们的银钱一分不少;现在我们又亲手带回来了。
  22. 此外我们手中又带了些银钱,来购买粮食;我们不知道是谁将我们的银钱放在我们的布袋内。」
  23. 管家答说:「请你们放心,不必害怕! 是你们的天主,你们祖先的天主,在你们的布袋里给你们放上了财宝;你们的银钱我已经收了。」以后给他们领出西默盎来。

若瑟款待兄弟

  1. 管家领这些人到了若瑟家里,先给他们拿水洗了脚,然后拿草料喂了驴。
  2. 他们遂将礼物预备好,等候若瑟中午回来;因为听说,他们要在那里吃午饭。
  3. 若瑟回到家里,他们就将手中的礼物献给他,俯首至地向他下拜。
  4. 若瑟先向他们问安,然后说:「你们以前所说的老父好么﹖还健在么﹖」
  5. 他们答说:「你的仆人,我们的父亲还好,还健在。」遂又鞠躬下拜。
  6. 若瑟举目,见了他母亲亲生的弟弟本雅明,就问说:「这就是你们对我说的那小弟弟吗﹖」继而说:「孩子,愿天主保佑你!
  7. 若瑟爱弟情切,想要流泪,赶快进了自己的内室,在那里哭了一场;
  8. 然后洗脸出来,勉强抑制自己,吩咐说:「摆饭罢!
  9. 人就给若瑟摆了一席,为他们摆了一席,为与若瑟一起吃饭的埃及人另摆了一席;因为埃及人不能同希伯来人一起吃饭,这为他们是个耻辱。
  10. 他们便在若瑟前,安排就坐,全按长幼的次序,长者在上,幼者在下;众兄弟彼此相看,惊奇不已。
  11. 若瑟将自己面前的食物分开,分给他们;但本雅明的一分,比其余的人多五倍。他们遂与若瑟饮酒宴乐。

第四十四章

若瑟再试探兄弟

  1. 然后若瑟吩咐自己的管家说:「将粮食装满这些人的布袋,他们能带多少,就装多少;将每人的银钱仍放在他的布袋口处,
  2. 再将我的银杯和内最年幼购粮的银钱,一并放在他的布袋口处。」管家就照若瑟吩咐的话做了。
  3. 清早天一发亮,就遣送这些人带着他们的驴走了。
  4. 他们出了城,还不很远,若瑟就对他的管家说:「你起身去追赶那些人,追上他们,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以恶报善﹖
  5. 为什么偷去我的银杯﹖这杯是我主人为饮酒为占卜用的啊! 你们作的实在不对!
  6. 管家追上他们,就对他们说了这些话。
  7. 他们回答说:「我主怎么说些这样的话﹖你的仆人们决不敢做这样的事!
  8. 你看! 我们在布袋口所发现的银钱,还从客纳罕地带回来给了你,我们怎能偷你主人家的金银呢﹖
  9. 在你仆人中,不论在谁那里搜出来,谁就该死,并且我们都该作我主的奴隶。」
  10. 管家答说:「也好,就照你们的话做;只是在谁那里搜出来,谁该作我的奴隶;你们其余的人可自由离去。」
  11. 于是他们各人急忙将自己的布袋卸下,放在地上,各人打开自己的布袋。
  12. 管家便一一搜查,从年长的开始,到年幼的为止;结果那杯在本雅明的布袋里搜了出来。
  13. 他们遂撕裂了自己的衣服,各人又使驴驮上重载,回城里去了。
  14. 犹大和他的兄弟们进了若瑟的家,若瑟还在那里,他们就在他面前俯伏在地。
  15. 若瑟对他们说:「你们作的是什么事﹖难道你们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会占卜吗﹖」
  16. 犹大答说:「我们对我主还能说什么﹖还有什么话可说﹖我们如何能表白自己﹖天主已查出了你仆人们的罪恶。我们和在他手里搜出杯来的,都应作我主的奴隶。」
  17. 若瑟答说:「我决不这样做;在谁手里搜出杯来,谁就该作我的奴隶;至于你们,都可平安上去,回到你们父亲那里。」

犹大自愿代罪

  1. 犹大近前对若瑟说:「我主,请原谅,容你仆人向我主进一言,请不要对你仆人动怒,因为你原与法郎无异。
  2. 我主以前曾问仆人们说:你们还有父亲或兄弟吗﹖
  3. 我们曾回答我主说:还有老父和他老年生的幼儿;他的哥哥死了,他母亲只剩下了他一个;为此父亲非常疼爱他。
  4. 你就对你仆人们说:将他带到我这里来,我要亲眼看看他。
  5. 我们即对我主说:孩子是不能离开他父亲的;如果离开了,他父亲必会死去。
  6. 你对你仆人们说:如果你们的小弟弟不同你们一起下来,你们休想再见我的面。
  7. 我们一上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就将我主的话告诉了他。
  8. 后来我们的父亲说:你们再去给我们买点粮食来。
  9. 我们答说:我们不能下去;除非我们的小弟弟同我们一起,我们才下去;因为我们的小弟弟不同我们在一起,我们不能见那人的面。
  10. 你的仆人,我的父亲就对我们说:你们知道,我的妻子给我只生了两个儿子:
  11. 其中一个离开我出去,我猜想,他是被猛兽撕裂了,到现在,再没有见到他。
  12. 如今你们连这一个也要由我面前带走;倘若他遇到什么不幸,你们就要使我这白发老人在悲痛中下到阴府了!
  13. 现在,如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孩童没有与我们在一起,--他原与这孩童相依为命,--
  14. 他一见孩童没有与我们在一起,就必死无疑;那你的仆人们就要使你的仆人,我们的父亲带着白发在忧苦中下入阴府了。
  15. 况且你的仆人曾在我父面前为孩童担保说:如果我不将他带回来交给你,我终生在我父前负罪。
  16. 现在请让你的仆人留下,代替孩童给我主为奴,让孩童跟他哥哥们回去。
  17. 如果孩童不与我在一起,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我怕看见我父亲遭到不幸!

第四十五章

若瑟表明身份

  1. 若瑟在众侍从前不能再抑制自己,就喊说:「叫众人离开我出去! 」这样,若瑟使兄弟认出自己来时,没有别人在场。
  2. 他便放声大哭,埃及人都听到了,法郎朝廷也听到了。
  3. 若瑟对兄弟们说:「我就是若瑟,我父亲还在吗﹖」他的兄弟们不能回答,因为在他面前都吓呆了。
  4. 若瑟又对兄弟们说:「请你们近前来。」他们就上前去。若瑟说:「我就是你们卖到埃及的弟弟若瑟。
  5. 现在你们不要因为将我卖到这里便自忧自责;这原是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为保全你们的性命。
  6. 地方上的饥荒纔过了第二年,还有五年,不能耕种,不能收割。
  7. 天主派遣我在你们以先来,是为给你们在地上留下后裔,给你们保全多人的性命。
  8. 所以叫我到这里来的并不是你们,而是天主;是他立我作法郎之父,作他全家的主人,作全埃及地的总理。
  9. 你们急速上到我父亲那里,对他说:你的儿子若瑟这样说:天主立我作了全埃及的主人,请你下到我这里来,不要迟延。
  10. 你和你的儿孙,以及你的羊群牲畜,并你一切所有,都可住在哥笙地,离我不远,
  11. 我好在那里奉养你,免得你和你的眷属,并你一切所有陷于贫乏,因为尚有五年饥荒。
  12. 看你们和我的弟弟本雅明都亲眼见到,是我亲口在对你们说话。
  13. 你们要将我在埃及的一切光荣,和你们亲见的一切,都告诉我父亲,尽速带我父亲下到这里来。」
  14. 说毕,便扑在他弟弟本雅明的颈上哭起来了,本雅明也伏在他颈上哭泣。
  15. 然后与众兄弟亲吻,抱着他们痛哭。这以后,他的兄弟们纔敢与他交谈。

法郎面谕若瑟迎父

  1. 法郎朝廷听说若瑟兄弟来了的消息,法郎和他的臣仆都很高兴。
  2. 法郎便对若瑟说:「你对你的兄弟们说:你们应这样做:备好牲口,立即往客纳罕地去,
  3. 接你们的父亲和家眷到我这里来,我愿赐给你们埃及地最好的出产,使你们享受本地的肥物。
  4. 你再吩咐他们说:你们应这样做:从埃及带些车辆去接你们的子女和妻子,并把你们的父亲接来;
  5. 不要顾惜你们的物品,因为全埃及地最好的出品都归你们享用。」
  6. 以色列的儿子们就这样做了。若瑟依照法郎的吩咐,给了他们一些车辆和路上用的食粮;
  7. 又给了每人一套新衣,至于本雅明,却给了他三百银钱和五套新衣;
  8. 同样,给他父亲送去十匹公驴,满载埃及最好的出品,十匹母驴,满载粮食面饼,和为父亲路上用的食品。
  9. 随后打发他的兄弟们走了;当他们离别时,对他们说:「路上不要争吵!

兄弟归家迎父

  1. 若瑟的兄弟们由埃及上到客纳罕,他们父亲雅各布伯那里,
  2. 告诉他说:「若瑟还活着,而且做了全埃及国的总理。」雅各布伯听了心中淡然,并不相信。
  3. 及至他们将若瑟对他们所说的话,全讲给他听,他又看了若瑟打发来接他的车辆,他们的父亲雅各布伯的心神才苏醒过来。
  4. 以色列于是说:「只要我儿若瑟还在,我就心满意足了;在我未死以前,我该去见他一面。」

第四十六章

雅各布伯迁往埃及

  1. 以色列遂带着他所有的一切出发,来到了贝尔舍巴,向他父亲依撒格的天主献了祭,
  2. 当夜天主在神视中对以色列说:「雅各布伯、雅各布伯!」他答说:「我在这里。」
  3. 天主说:「我是天主,你父亲的天主。你不要害怕下到埃及去,因为我要使你在那里成为一大民族。
  4. 我与你一同下到埃及,也必使你再上来;若瑟要亲手合上你的眼。」
  5. 雅各布伯遂由贝尔舍巴起程。以色列的儿子们扶自己的父亲雅各布伯和自己的孩子及妻子,上了法郎派来接他的车,
  6. 带了家畜和在客纳罕地积聚的财物,一同向埃及进发:这样雅各布伯和他所有的孩子,
  7. 即他的儿子、孙子、女儿、孙女,他的一切孩子,都一同来到了埃及。

雅各布伯的子孙

  1. 以下是来到埃及的以色列人,雅各布伯和他子孙的名单:雅各布伯的长子勒乌本;
  2. 勒乌本的儿子:哈诺客、帕路、赫兹龙和加尔米;
  3. 西默盎的儿子:耶慕耳、雅明、敖哈得、雅津、祚哈尔和客纳罕女子的儿子沙乌耳;
  4. 肋未的儿子:革尔雄、刻哈特和默辣黎;
  5. 犹大的儿子:厄尔、敖难、舍拉、培勒兹和则辣黑:厄尔和敖难已死在客纳罕地。培勒兹的儿子:赫兹龙和哈慕耳;
  6. 依撒加尔的儿子:托拉、普瓦、雅叔布和史默龙;
  7. 则步隆的儿子:色勒得、厄隆和雅赫肋耳:
  8. 以上是肋阿在帕丹阿兰给雅各布伯生的子孙;还有他的女儿狄纳:男女子孙共计三十三人。
  9. 加得的儿子:漆斐雍、哈基、叔尼、厄兹朋、厄黎、阿洛狄和阿勒里;
  10. 阿协尔的儿子:依默纳、依市瓦、依市伟、贝黎雅和他们的姊妹色辣黑;贝黎雅的儿子赫贝尔和玛耳基耳:
  11. 以上是拉班给他的女儿肋阿的婢女齐耳帕,给雅各布伯生的子孙,共计十六人。
  12. 雅各布伯的妻子辣黑耳的儿子:若瑟和本雅明;
  13. 翁城的司祭颇提斐辣的女儿阿斯纳特在埃及地给若瑟生了默纳协和厄弗辣因;
  14. 本雅明的儿子:贝拉、贝革尔、阿市贝耳、革辣、纳阿曼、厄希、洛士、慕平、胡平和阿尔得:
  15. 以上是辣黑耳给雅各布伯生的子孙,共计十四人。
  16. 丹的儿子:胡生;
  17. 纳斐塔里的儿子:雅赫则耳,古尼,耶则尔和史冷:
  18. 以上是拉班给他的女儿辣黑耳的婢女彼耳哈,给雅各布伯生的子孙,共计七人。
  19. 由雅各布伯所生而同来到埃及的人数,除雅各布伯的儿媳不计外,共计六十六人。
  20. 此外还有若瑟在埃及所生的儿子二人:雅各布伯家来到埃及的全体人数,共计七十人。

父子异乡重逢

  1. 雅各布伯派犹大先去见若瑟,同他约定在哥笙相见。他们来到了哥笙地方,
  2. 若瑟套车上哥笙去迎接他父亲以色列;一见了他,就扑在他颈上,抱住他的颈,哭了很久。
  3. 以色列对若瑟说:「我见了你的面,见你还活着,现在我可以死了!
  4. 若瑟对他的兄弟们和父亲的家属说:「我要上去呈报法郎说:我在客纳罕地的兄弟们和我父亲的家属,都来到我这里了。
  5. 这些人都是放羊饲畜的人;他们的羊群牛群和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带来了。
  6. 所以,当法郎召见你们,问你们有何职业时,你们要答说:你的仆人们自幼直到现在,都是牧养牲畜的人,我们和我们的祖先都是如此。这样你们才能住在哥笙地方,因为埃及人厌恶一切牧羊的人。」

第四十七章

雅各布伯进见法郎

  1. 若瑟遂去呈报法郎说:「我父和我兄弟,带着他们的牛羊和一切所有,从客纳罕地来了,现今都在哥笙地方。」
  2. 若瑟由他兄弟中选了五人,引他们去谒见法郎。
  3. 法郎问若瑟的兄弟们说:「你们有何职业﹖」他们回答法郎说:「你的仆人们是放羊的人,我们和我们的祖先,都是如此。」
  4. 继而又对法郎说:「我们来侨居此地,因为客纳罕地饥荒很凶,你仆人们的羊群找不到草地,所以请陛下让你的仆人们住在哥笙地方。」
  5. 法郎遂面对若瑟说:「你父亲和你兄弟既来到了你这里,
  6. 埃及国全在你面前,你可叫你父亲和你兄弟住在最好的地方,叫他们住在哥笙地;你若知道他们中有能干的人可派他们管我的牲畜。」
  7. 然后若瑟引他父亲来谒见法郎;雅各布伯向法郎请安。
  8. 法郎遂问雅各布伯说:「请问高寿﹖」
  9. 雅各布伯回答法郎说:「我寄居人世,已一百三十年;我一生岁月又少又苦,不会达到我祖先寄居人世的年数。」
  10. 雅各布伯再向法郎请安,辞别法郎出来了。
  11. 若瑟依照法郎的吩咐,给他父亲和兄弟安排了住处,将埃及国辣默色斯境内最好的地方,给了他们作产业。
  12. 若瑟并按照他们的人口,供给他父亲和兄弟以及他父亲全部家属的食粮。

若瑟施新政

  1. 那时因为饥荒十分严重,各地绝粮,连埃及国和客纳罕地也因饥荒缺了粮。
  2. 若瑟因售粮与民众,将埃及国和客纳罕地内所有的一切银钱,都聚敛了来,将这些银钱尽归入法郎王室。
  3. 当埃及国和客纳罕地的银钱都用尽了,埃及人前来见若瑟说:「银钱已用完了,请给我们粮食,免得我们死在你面前!
  4. 若瑟回答说:「如果没有银钱,可将你们的家畜送来;我将粮食给你们,交换你们的家畜。」
  5. 他们遂将家畜送来,交给若瑟;若瑟便以粮食换取了他们的马、牛、羊、驴;那一年人们就以所有的家畜,换粮食生活。
  6. 这一年过后,第二年他们又来见他说:「我们实不瞒我主,银钱都用尽了,畜养的家畜也全归了我主,在我主面前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了我们自身和我们的田地。
  7. 为什么要我们死在你面前﹖让田地荒芜呢﹖你用粮食收买我们和我们的田地罢! 好叫我们的田地都归法郎作主。请给我们谷种,好叫我们生活,不致于死,田地也不致于荒芜。」
  8. 埃及人为饥荒所迫,人人出卖了自己的农田;若瑟遂为法郎购得了埃及所有的田地,田地遂尽归法郎所有。
  9. 并使埃及境内的人民,从这边直到那边,都成了农奴;
  10. 只有司祭的田地他没有买得,因为司祭有得自法郎的常粮,可藉法郎赐与他们的常粮生活,所以没有卖他们的田地。
  11. 那时若瑟对人民说:「今天我将你们和你们的田地,都已买下归于法郎,这里有你们的谷种,你们拿去播种;
  12. 到了收获的时候,五分之一应归法郎,其余四分归你们自己,作为田地的谷种,作为你们和你们的家属以及幼儿的食粮。」
  13. 他们答说:「你救了我们的性命! 唯愿我们在我主前蒙恩,我们情愿给法郎为奴!
  14. 由此若瑟为埃及的田地立了法例,至今有效:五分之一应归法郎;只有司祭的田地例外,不归法郎。

雅各布伯立遗嘱

  1.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国哥笙地方,那里置业繁殖,人数大为增加。
  2. 雅各布伯在埃及国又活了十七年;雅各布伯的一生岁月共计一百四十七年。
  3. 以色列自知死期已近,便叫了他儿子若瑟来,对他说:「如果我在你眼内得宠,请将你的手放在我的胯下许下,以恩情和忠实对待我,不要将我埋在埃及。
  4. 我与我的祖先同眠了,你应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的墓地里。」若瑟答说:「我必照你的话去行。」
  5. 雅各布伯接着说:「你对我发誓。」若瑟遂对他发了誓;以色列便靠着床头屈身下拜。

第四十八章

雅各布伯认孙为子

  1. 这些事以后,有人告诉若瑟说:「你的父亲病了。」若瑟遂带了他的两个儿子,默纳协和厄弗辣因同去。
  2. 人告诉雅各布伯说:「你儿子若瑟来看你。」以色列遂勉强由床上坐起。
  3. 雅各布伯对若瑟说:「全能者天主曾在客纳罕地路次显现给我,祝福了我,
  4. 对我说:看! 我要使你繁殖增多,成为一大民族;我要将这地方赐给你未来的后裔,作为永久的产业。
  5. 我未到埃及见你以前,你在埃及国所生的两个儿子,由今起应归于我;厄弗辣因和默纳协属我全如勒乌本和西默盎一样。
  6. 在他们以后所生的子女,尽归于你;不过在分产业时,他们应归他们兄弟的名下。
  7. 当我由帕丹回来时,在离厄弗辣大还有一段路程时,在路上你母亲辣黑耳,就在我的悲痛中死在客纳罕地,我就将她葬在去厄弗辣大,即白冷的路旁。」
  8. 以色列看见若瑟的儿子,就问说:「他们是谁﹖」
  9. 若瑟回答父亲说:「是天主在此地赐给我的儿子。」以色列说:「带他们到我跟前来,我要祝福他们。」
  10. 以色列因年老眼目昏花,看不清楚;若瑟遂领他们到他跟前;他就口亲他们,抱住他们。
  11. 以色列对若瑟说:「连见你的面我都没有料到;现今,看,天主还使我见到了你的后裔。」
  12. 若瑟遂由他父亲膝间将孩子拉出来,俯伏在地下拜。
  13. 然后若瑟又领他们两个,右手领厄弗辣因到以色列左边,左手领默纳协到以色列右边,到父亲面前。
  14. 以色列却伸出右手,放在次子厄弗辣因的头上,伸出左手放在长子默纳协的头上,故意交叉着自己的手。
  15. 遂祝福若瑟说:「愿我的祖先亚巴郎和依撒格一生与之往来的天主,自我出生直到今日牧育我的天主,
  16. 救我脱离一切祸患的使者,祝福这两个孩童! 愿我的名及我祖先亚巴郎和依撒格的名,赖他们流传! 愿他们在地上生育繁昌!
  17. 若瑟见他父亲将右手放在厄弗辣因头上,认为不对,便拿起父亲的右手,由厄弗辣因头上,移到默纳协头上,
  18. 对父亲说:「阿爸! 错了;这个原是长子,应将你的右手放在他头上。」
  19. 他的父亲却拒绝说:「我知道,我儿! 我知道,他也要成为一个民族,他也要昌盛;但他的弟弟却比他更要昌盛,他的后裔要成为一大民族。」
  20. 那一天他又这样祝福他们说:「以色列将以你们祝福人说:愿天主使你如厄弗辣因和默纳协!」他又将厄弗辣因放在默纳协前面。
  21. 然后以色列对若瑟说:「看,我快要死;但天主必与你们同在,必领你们回到你们祖先的地方去。
  22. 现在我将由阿摩黎人手中,以我的刀剑弓矢夺得的那块山地赐给你,使你比众兄弟多得一分。」

第四十九章

雅各布伯祝福众子

  1. 雅各布伯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你们聚在一起,我要将你们日后所遇到的事告诉你们。
  2. 雅各布伯的儿子! 你们集合静听,静听你们父亲以色列的话:
  3. 勒乌本,你是我的长子,我的力量,我壮年的首生;你过于暴燥,过于激烈,
  4. 沸腾有如滚水。你不能占据首位,因为你侵犯了你父亲的床第,上去玷污了我的卧榻。
  5. 西默盎和肋未实是一对兄弟;他们的刀剑是残暴的武器。
  6. 我的心灵决不加入他们的阴谋,我的心神决不参与他们的聚会;因为他们在盛怒下屠杀了人,任意割断了牛的腿筋。
  7. 他们的忿怒这样激烈,他们的狂暴这样凶狠,实可诅咒! 我要使他们分散在雅各布伯内,使他们散居在以色列中。
  8. 犹大! 你将受你兄弟的赞扬;你的手必压在你仇敌的颈上;你父亲的儿子要向你俯首致敬。
  9. 犹大是只幼狮;我儿,你猎取食物后上来,屈身伏卧,有如雄狮,又如母狮,谁敢惊动﹖
  10. 令牌不离犹大,柄杖不离他脚间,直到那应得令牌者来到,万民都要归顺他。
  11. 他将自己的驴系在葡萄树上,将自己的驴驹拴在优美的葡萄树上;在酒中洗自己的衣服,在葡萄汁中洗自己的外氅。
  12. 他的双眼因酒而发红,他的牙齿因乳而变白。
  13. 则步隆将居于海滨,成为船只停泊的口岸,与漆冬毗连。
  14. 依撒加尔是匹壮驴,卧在圈中;
  15. 他觉得安居美好,地方优雅;便屈肩负重,成为服役的奴隶。
  16. 丹将如以色列的一个支派,卫护自己的人民。
  17. 丹必似路边的长虫,道旁的毒蛇,咬伤马蹄,使骑士向后跌下。
  18. 上主! 我期待你的救援!
  19. 加得要受袭击者袭击,但他要袭击他们的后队。
  20. 阿协尔的食物肥美,将供给君王的佳肴。
  1. 纳斐塔里是只被释放的母鹿,发出悦耳的歌咏。
  2. 若瑟是一株茂盛的果树,一株泉旁茂盛的果树;枝条蔓延墙头。
  3. 弓手令他苦恼,向他射击,与他对敌;
  4. 但他的弓仍旧有力,他的手臂依然灵活;这是因了雅各布伯的大能者之手,因了以色列的牧者和盘石之名;
  5. 这是因为你父亲的天主扶助了你,全能者天主,以天上高处的祝福,以地下深渊蕴藏的祝福,以哺乳和生育的祝福,祝福了你。
  6. 你父亲的祝福,远超过古山岳的祝福,永远丘陵的愿望;愿这些祝福都降在若瑟头上,降在他兄弟中被选者的额上。
  7. 本雅明是只掠夺的豺狼:早上吞食猎物,晚上分赃。」
  8. 以上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以及他们的父亲对他们所说的话。他祝福了他们,以适合每人的祝福,祝福了他们。

雅各布伯的遗嘱和死

  1. 以后雅各布伯又嘱咐他们,对他们说:「我快要归到我亲族那里去,你们应将我葬在赫特人厄斐龙田里的山洞里,与我的祖先在一起。
  2. 这山洞是在客纳罕地,面对玛默勒的玛革培拉的田内;这块田原是亚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龙买了来作为私有坟地,
  3. 在那里葬了亚巴郎和他的妻子撒辣,在那里葬了依撒格和他的妻子黎贝加;我也在那里葬了肋阿。
  4. 这块田地和其中的山洞是由赫特人买来的。」
  5. 雅各布伯给他的儿子们立完遗嘱以后,便将脚缩到床上,断气而死,归到他亲族那里去了。

第五十章

雅各布伯死后哀荣

  1. 若瑟伏在他父亲的脸上,痛哭亲吻,
  2. 然后吩咐照料自己的医生,用香料包殓他父亲;医生便用香料包殓了以色列。
  3. 为他共费了四十天,因为用香料包殓尸体原需要这些天数。埃及人为他举哀七十天。
  4. 举哀期一过,若瑟就向法郎的朝廷说:「我如在你们眼中得宠,请你们代我转告法郎说:
  5. 我父亲曾叫我起誓,对我说:看,我快要死了! 我在客纳罕地,曾为自己凿了一个坟墓,你应把我葬在那里。现在请让我上去埋葬我父亲,然后回来。」
  6. 法郎回复说:「你就照你父亲令你起的誓,上去埋葬他罢!
  7. 于是若瑟上去埋葬他父亲,与他一同去的,有法郎的一切臣仆,朝廷的显要,和埃及国所有的绅士;
  8. 还有若瑟全家和他的兄弟们,并他父亲的家属,只留下家中幼小,羊群和家畜在哥笙地。
  9. 与他同去的,尚有车辆和骑兵:实在是一大队行列。
  10. 当他们到了约但河对岸的阿塔得打禾场,就在那里举行了极备哀荣的隆重丧礼;若瑟又为自己的父亲举哀了七天。
  11. 住在当地的客纳罕人见了阿塔得打禾场上的丧礼,就说:「这为埃及人实是一场极备哀荣的丧礼。」因而给那在约但对岸的地方,起名叫阿贝耳米兹辣殷。
  12. 雅各布伯的儿子们完全照他们的父亲所吩咐的给他办了:
  13. 将他运到客纳罕地,葬在面对玛默勒的玛革培拉田里的山洞内;这块田是亚巴郎由赫特人厄斐龙买了来作为私有坟地。
  14. 若瑟葬了父亲以后,遂和他兄弟们,以及所有与他上来埋葬他父亲的人们,返回了埃及。

若瑟的宽大

  1. 若瑟的兄弟们见父亲已死,就说:「或者若瑟仍怀恨我们,要报复我们对他所行的一切恶事。」
  2. 因此便派人去见若瑟说:「你父亲未死以前曾嘱咐说:
  3. 你们要这样对若瑟说:请你务必饶恕你兄弟们的过失和罪恶,因为他们实在虐待了你。现在,求你饶恕你父亲的天主的仆人们的过失罢! 」若瑟听他们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就哭了起来。
  4. 后来他的兄弟们还亲自来,俯伏在他面前说:「看,我们都是你的奴隶!
  5. 若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 我岂能替代天主﹖
  6. 你们原有意对我作的恶事,天主却有意使之变成好事,造成了今日的结果:挽救了许多人民的性命。
  7. 所以,你们不必害怕,有我维持你们和你们的孩子。」他这样抚慰他们,使他们安心。

若瑟逝世

  1. 若瑟和他父亲的家属,以后就住在埃及。若瑟活到了一百一十岁,
  2. 见到了厄弗辣因的第三代子孙;默纳协的儿子玛基尔的儿子们,也都生在若瑟的膝下。
  3. 若瑟对自己的兄弟们说:「我快要死了;但天主要看顾你们,领你们由这地回到他誓许给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布伯的地方去。」
  4. 若瑟又叫以色列的儿子们起誓说:「当天主看顾你们时,你们应将我的骨骸由这里带回去。」
  5. 若瑟死了,享寿一百一十岁。人遂用香料包殓了他,放在棺椁内,安厝在埃及。

 

[创世纪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