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尼尔

Daniel 14

前编 历史叙述 (1-6)

第一章

耶路撒冷陷

  1. 犹大王约雅金在位第三年,巴比伦王拿步高前来围攻耶路撒冷,
  2. 上主将犹大王约雅金和天主殿内的一部分器皿,交在拿步高手中,他便将这些器皿带到史纳尔地方,存放在他神殿的库房内。

达内尔与三同伴被选入宫

  1. 君王吩咐他的宦官长阿市培纳次,要他由以色列子民中,选一些王室或贵族的青年,
  2. 他们应没有缺陷,容貌俊美,足智多才,富有知识,明察事理,适合在王宫内充当侍从,应教给他们加色丁文字和语言。
  3. 君王且给他们指定了,每天要吃君王所吃的食品和所饮的美酒,如此教养他们三年;期满以后,他们便可侍立在君王左右。
  4. 他们中为犹大后裔的,有达内尔、阿纳尼雅、米沙耳和阿匝黎雅
  5. 宦官长另给他们起了名字:给达内尔起名叫贝特沙,阿纳尼雅叫沙得辣客,米沙耳叫默沙客,阿匝黎雅叫阿贝得乃哥

忠于教规

  1. 但是阿尼尔心中早已拿定主意,决不让自己为君王的食品和君王饮的美酒所玷污,所以他请求宦官长使自己免受玷污。
  2. 天主赏达内尔在宦官长眼中获得宠遇和同情
  3. 宦官长对达内尔说:「我害怕我的主上君王,他原给你们指定了饮食,若见你们的面容比你们同年的青年消瘦,这样你们岂不是将我的头断送给君王!」
  4. 达内尔对宦官长派来照管达内尔、阿纳尼雅、米沙耳和阿匝黎雅的人说:「
  5. 请你一连十天试一试你的仆人们,只给我们蔬菜吃,清水喝;
  6. 然后,你亲自观察我们的容貌,和那些吃君王食品的青年的容貌,就照你所观察的,对待你的仆人们罢!」
  7. 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试验了他们十天。
  8. 十天以后,他们的容貌比那些吃君王食品的青年显得更为美丽,肌肉更为丰满。
  9. 负责照管的人,遂将他们的食品和应喝的美酒撤去,祇给他们蔬菜。

四青年获得宠遇

  1. 至于这四个青年,天主赐给了他们精通各种文字和学问的才智与聪明,而且达内尔还通晓各种神视和梦兆。
  2. 君王规定带他们进宫的期限满,宦官长就领他们进见拿步高
  3. 君王和他们交谈,发现其中没有一个能及得上达内尔、阿纳尼雅、米沙耳和阿匝黎雅的,于是他们随侍在君王前,
  4. 君王无论询问他们什么智识和学问,发现他们都十倍于自己全国所有的巫师和术士。
  5. 达内尔就这样一直到居鲁士王元年。

第二章

拿步高做梦

  1. 拿步高在位第十二年,拿步高一连做了几个梦,遂心神不宁,不能入睡。
  2. 于是君王下令巫师、术士、方士和占星者前来给君王详梦;他们前来了,站在君王前,
  3. 君王对他们说:「我做了一个梦,心神不宁,急于要知道这梦的究竟。」
  4. 占星者用【阿剌美语】回答君王说:「大王万岁!请大王给你的仆人们说出梦来,我们好给大王解释那梦的意义。」
  5. 君王答复占星者说:「我是言出必行的,如果你们不告诉我那梦和梦的意义,你们必被万刮凌迟,你们的家必成为废墟。
  6. 但若你们告知我那梦和梦的意义,你们必获得我的礼物、赏报和崇高的尊荣;为此你们告诉我那梦和梦的意义罢!」
  7. 他们又回答说:「请大王给你的仆人们说出梦来,好让我们给大王解释。」
  8. 君王回答说:「我明知你们是在想争取时间,因为你们明知我是言出必行的;
  9. 如果你们不告诉我那梦,为你们只有一个判决。那么,你们是想在我面前说谎欺骗,专待时机的转变。现在你们要告诉我那梦,好使我知道你们能为我解释那梦的意义。」
  10. 占星者在君王面前回答说:「世上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大王所问的事,从来也没有一位君王,不论他如何伟大,有势力,向任何巫师、术士和占星者询问过这样的事。
  11. 大王询问的,确是件难事,没有谁能告诉大王,除非那不与血肉之躯同居的神祇。」
  12. 君王因此生气,大发雷霆,下令消灭巴比伦所有的智者。
  13. 要杀智者的谕令发出之后,人们就搜索达内尔和他的同伴,要将他们杀死。

达内尔要求缓刑

  1. 君王的卫队长阿黎约客出发,要杀巴比伦的智者之时,达内尔机警明智地应付了他。
  2. 内尔问君王的全权大臣阿黎约客说:「君王发出的谕令,为什么这样迫切」﹖阿黎约客遂将事情告诉了达内尔。
  3. 达内尔进去要求君王给他延长限期,好为君王详解梦兆。
  4. 然后回到家里,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同伴阿纳尼雅、米沙耳和阿匝黎雅
  5. 要他们为这秘密事,恳求上天的大主施恩,挽救达内尔和他的同伴与巴比伦其余的智者,免被杀害
  6. 于是在夜间的神视中,这个秘密就启示给达内尔了;达内尔遂赞美上天的大主,
  7. 说:「愿天主的名,从永远直到永远受赞美,因为智慧和能力都属于他。
  8. 是他变更四时季节,是他废黜君王,也兴立君主,赐智者以智慧,赐识者以聪敏;
  9. 是他启示隐秘深奥之事,洞悉暗中的事,因为光明居于他内。
  10. 我祖先的天主,我称谢赞颂你,因为你赐给了我智慧和能力。我们祈求你的事,现在你已晓谕了我们,使我们知道了君王的秘密。」

达内尔去见拿步高王

  1. 达内尔遂去见君王委派杀戮巴比伦智者的阿黎约客,对他这样说:「请暂且先不要杀害巴比伦的智者,带我去见君王,我要给君王解梦。」
  2. 于是阿黎约客立刻引达内尔去见君王,对君王说:「我从犹大被掳的子民中找得一人,他会给大王解梦。」
  3. 君王对名叫贝耳特沙匝的达内尔说道:「你能告诉我,我所见的梦和梦的意义吗﹖」
  4. 达内尔回答君王说:「大王所问的奥秘,不是智者、术士、巫师和占卜者所能告诉大王的;
  5. 但是,在天上有一位启示奥秘的大主!他已将那日后要发生的事晓谕给大王。大王!你在床上脑中所得的梦,所见的神视是这样:
  6. 大王你睡在床上忽然想到日后所要发生的事,启示奥秘的那位,把要发生的事已晓谕给你。
  7. 这奥秘已启示给我,并非因为我比任何活人更有智慧,而只是为把梦兆告诉大王,叫你知道你心心中的思念。」

详述梦境

  1. 「大王!你梦见一尊巨大的立像。这尊立像异常高大,非常光辉灿烂,立在君王面前,相貌可怕。
  2. 这尊立像,头是纯金的,胸和臂是银的,腹和股是铜的。
  3. 是铁的,脚一部份是铁,一部份是泥的。
  4. 大王,你在观望,忽有一块石头,未经手凿即滚下,击中了立像,把铁泥的脚,打得粉碎;
  5. 同时铁、泥、铜、银和金立即完全粉碎,有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去,无踪无影;那块击碎立像的石头却变成了一座大山,占据了全地。」

详解梦兆

  1. 「梦是这样的,现在我们要给大王解释梦兆。
  2. 大王!你是王中之王,上天大主赐给了你领土、势力、权威和尊荣,
  3. 凡有人居住的地方,田野的走兽,天空的飞鸟,都交在你手中,由你统治这一切,你便是那属金的头。
  4. 在你以后,将兴起另一个比你稍弱的国家,以后兴起第三个国家,属铜,她要统辖大地;
  5. 相继而来的是第四个,坚强如铁的国家,就如铁能粉碎击破一切,这个国家也要如铁粉碎击破一切,
  6. 至于你见脚和趾,一部分是泥,一部分是铁,表示这个国家必要分裂,然而国内仍有铁的坚强,正如你见铁与泥相混一样。
  7. 脚趾一部分是铁,一部份是泥,表示这个国家一部分强,一部分弱
  8. 见铁与泥混合,是说他们要与其它人种相混合,但是彼此不能相合,就如铁不能与泥相混合一样。
  9. 在这些君王时代,上天的大主必要兴起一个永不灭亡的国家,她的王权也决不归于其它民族,她要粉碎和毁灭这一切国,惟独她永存替,
  10. 就如你所见那块未经手凿,即从山上滚下的石头,把铁、铜、泥、银和金打得粉碎一样。伟大的天主已晓谕了大王,今后将要发生的事。这梦是真实的,梦的解释也是正确的。」

达内尔及同伴升官

  1. 拿步高于俯首至地,叩拜达内尔,下令给他奉上礼物和香品
  2. 然后开口对达内尔说:「的确,你们的天主是万神的天主,万王的主宰,奥秘的启示者,因为你能启示这个奥秘。」
  3. 王遂擢升达内尔,赏赐他很多珍贵的礼品,派他治理巴比伦全省,做巴比伦所有智者的首领。
  4. 达内尔要求君王委任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掌管巴比伦省的政务;达内尔自己却留在朝廷内。

第三章

拿步高竖立金像

  1. 拿步高王制造了一尊高六十肘,宽六肘的金像,立在巴比伦省的杜辣平原上。
  2. 拿步高王就派人召集总督、省长、知县、参谋、司库、法官、警官和各省官长,前来参与拿步高立像的开光典礼。
  3. 于是总督、省长、知县、参谋、司库、法官、警官和各省官长都聚集前来,参与拿步高王立像的开光典礼,都站在拿步高立的像前。
  4. 传令官高声呼喊说:「各民族、各国、各异语人民!这是给你们下的令:
  5. 你们几时听到角、笙、琴、、筝、箫及各种乐器齐奏,就当俯伏朝拜拿步高王立的金像。
  6. 凡不俯伏朝拜的,应当立刻投在烈火窑中。」
  7. 因此,当在场的人听见角、笙、琴、、筝、箫及各种乐器齐奏时,各民族、各国、各异语人民都俯伏朝拜了拿步高王所立的金像。

三青年不叩拜金像

  1. 当时,有几个加色丁人前来控告犹太人,
  2. 拿步高王启奏说:「大王万岁!
  3. 大王!你发出了谕令,要所有听见角、笙、琴、、筝、箫及各种乐器齐奏的人,都应立刻俯伏朝拜金像,
  4. 谁不俯伏朝拜,就应立即把他投入烈火窑中。
  5. 然而有几个你所委任管理巴比伦省政务的犹太人,即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大王!他们不尊重你的谕令,不恭敬你的神,也不朝拜你所立的金像。」
  6. 拿步高勃然大怒,遂下令传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来;这几个人就被带到君王前,
  7. 拿步高便对他们说:「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你们是真存心不恭敬我的神,不朝拜我立的金像吗﹖
  8. 现在你们准备好,一听见角、笙、琴、、筝、箫及各种乐器齐奏,就俯伏朝拜我制造的像;若是你们不朝拜,你们就立刻被投入烈火窑中,看有什么神能由我手中将你们救出﹖」
  9. 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回答拿步高王说:「关于这事,我们无须回答;
  10. 如果我们所恭敬的天主肯救我们,大王!他必会救我们脱离火窑和脱离你的手;
  11. 如果他不肯,大王!你应当知道,我们仍然不愿意恭敬你的神,也不朝拜你所立的金像。」

三青年被投入火窑

  1. 拿步高一听这话,怒火填胸,立刻对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变了脸,下令要人将火窑烧得比往常更热七倍,
  2. 又命军中的几个壮士将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捆起来,投入烈火窑中。
  3. 这三个人穿着外、长袍、头巾和其它的衣服,被捆起来,投入烈火窑中。
  4. 由于君王的命令急迫,火窑又烧得猛烈,火焰反将投掷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的那些人烧死了。
  5. 至于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三个人,被捆着落入烈火窑中。

匝黎雅的祈祷

  1. 他们在火焰中来回走动,歌颂天主,赞美上主。
  2. 匝黎雅立在火焰中,开口这样祈祷说:「
  3. 上主,我们祖先的天主!你是可赞美,可称颂的!你的名应受尊荣,直到永远!
  4. 因为你对我们所行的一切是公义的,你的一切作为是信实的,你的一切道路是正直的,你的一切审判是正确的。
  5. 在你所加于我们和加于我们祖先的圣城耶路撒冷的一切事上,你执行了公正的审判:由于我们的罪过,你按照真理和正义使这一切事临于我们身上。
  6. 我们犯罪作恶,离弃了你,在一切事上犯了重罪,没有听从你的命,
  7. 也没有遵守,也没有执行你为我们的好处,给我们所吩咐的事。
  8. 因此你所加于我们的一切,和你对我们所行的一切,都是按照公正的审判而行的。
  9. 你将我们交在无法无天,邪妄无信的仇人手中,又将我们交于一位不义和全世界上最凶暴不仁的君王手中。
  10. 现在,我们那里还敢开口!你的仆人和恭敬你的人们,只有羞愧和耻辱。
  11. 为了你的名,求你不要永远抛弃我们,也不要废除你的盟约;
  12. 为了你的朋友亚巴郎,你的仆人依撒格和你的圣者以色列,求你不要使你的仁爱离开我们,
  13. 因为你曾向他们应许过,要使他们的后裔繁多,有如天上的星辰,海边的沙粒。
  14. 恩主啊!由于我们的罪过,我们比任何民族都渺小,我们今天在全世界上成了微贱的。
  15. 目前我们没有元首,没有先知,没有领袖,没有全祭,没有祭祀,没有供物,没有馨香祭,没有地方可以给你荐新,好蒙受你的仁爱。
  16. 但愿我们能借着忏悔的心和谦虚的精神蒙你悦纳,就如献上公羊和公牛的全祭,又如献上了万只肥羊;
  17. 这样也希望我们今天在你面前所行的祭献,能当作满全了我们对你应尽的义务,因为凡信赖你的,决不会蒙受羞辱。
  18. 现在我们全心随从你,敬畏你,寻求你的慈颜,望你不要使我们羞惭。
  19. 但愿你按照你的宽容和你无限的仁慈,善待我们,
  20. 以你的奇能拯救我们!上主,愿光荣归于你的名!
  21. 愿那些迫害你仆人的人们都蒙受羞辱,丧失他们的一切权势,使他们蒙受耻辱,粉碎他们的一切力量,
  22. 好叫他们认识你是上主,惟一无二的天主,在全世界上应受光荣。」

三青年安然无恙

  1. 那些将三青年投入火窑中的君王的仆役,仍不断用石油、沥青、麻屑和碎柴增加火势,
  2. 以致火焰自窑内上腾,高达四十九肘;
  3. 喷出的火焰竟将火窑周围加色丁人,卷去烧死了。
  4. 但是上主的天使降到窑中,来到阿匝黎雅及他同伴身旁,把窑中的火焰推出,
  5. 使窑中彷佛吹起清凉的微风,火焰不但不能接近他们,且也不能给他们招来什么痛苦和烦恼。

三青年赞美上主歌

  1. 于是他们三人在火窑中同声歌颂、光荣、赞美天主说:「
  2. 上主,我们祖先的天主,你是可赞美的,应受称赞,应受颂扬,直到永远!你光荣的圣名,是可赞美的,应极受称赞,极受颂扬,直到永远。
  3. 在你光荣的圣殿中,你是可赞美的,应极受歌颂,极受光荣,直到永远!
  4. 在你王国的宝座上,你是可赞美的,应极受歌颂,应极受颂扬,直到永远!
  5. 你鉴察深渊,坐于革鲁宾之上,是可赞美的,应受歌颂,应受光荣,直到永远!
  6. 你在天空穹苍之上,是可赞美的,应受歌颂,应备受光荣,直到永远!
  7. 上主的一切化工,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8. 上主的天使,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9. 层层高天,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0. 天上的水,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1. 上主的军旅,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2. 太阳月亮,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3. 天上的星辰,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4. 雨和露,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5. 所有的风,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6. 火与热,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7. 寒和暑,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8. 露和霜,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19. 冻和冷,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0. 冰和雪,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1. 夜和昼,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2. 光和暗,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3. 闪和电,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4. 愿大地,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5. 山岳丘陵,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6. 地上的生物,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7. 水泉水源,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8. 海洋江河,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29. 鲸鱼和水中所有生物,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0. 天空所有飞鸟,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1. 野兽家畜,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2. 普世人类,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3. 以色列子民,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4. 上主的众司祭,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5. 上主的众仆人,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6. 义人的心灵,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7. 圣洁和心谦的人,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
  38. 阿纳尼雅、阿匝黎雅和米沙耳,请赞美上主,歌颂称扬他,直到永远!因为他由阴府中救出了我们,从死亡的掌握中抢救了我们;由烈火窑中救出了我们,从火焰中拯救了我们。
  39. 你们要称谢上主,因为他是美善的,因为他的仁慈,永远常存!
  40. 凡敬拜上主的,请赞美众神之神,歌颂称扬他,因为他的仁慈,永远常存!」

承认真主

  1. 那时拿步高王十分惊慌,急忙站起,问他的臣仆说:「我们不是把他们三个人全捆起来抛入烈火窑中了吗﹖」仆人回答君王说:「大王,实在是!」
  2. 君王又问说:「怎么我看见有四个人无拘无束地在火中行走,丝毫没有受伤,而且那第四个人的外貌,彷佛是神的儿子。」
  3. 于是拿步高走近烈火窑口,说道:「至高天主的仆人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你们出来罢!」沙得辣客、默沙客和阿贝得乃哥即从火中出来。
  4. 省长、太守、总督和君王的臣仆一齐前来,查看这几个人,见烈火在他们身上一点不发生作用,连他们头上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烧掉,他们的外也没有变色,他们身上也没有一点火的气味。
  5. 于是拿步高说道:「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的天主,是可赞美的!他打发了自己的天使来,救护那些信赖自己的仆人,他们敢违背王命,宁愿捐躯,除自己的天主以外,不愿事奉叩拜其它任何神祇。
  6. 为此我今颁发诏书,无论那一个民族,那一国,那一个异语人民,凡对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的天主敢出言不恭的,必被万剐凌迟,他们的住宅必成为废墟,因为没有其它的神能像他这样施行拯救。」
  7. 然后君王在巴比伦省擢升了沙得辣客、默沙客阿贝得乃哥

拿步高的诏书

  1. 拿步高王诏告居于普的各民族,各国及各异语人民说:「愿平安丰富地赐予你们!
  2. 至高天主对我所行的神迹奇事,我以为最好宣布出来。

100.他的神迹何其伟大,他的奇事何其可畏!他的王国是永远的王国,他的主权世世常存!

第四章

详述梦境

  1. 我拿步高安居在家中,在宫内行乐的时候,
  2. 忽然做了一梦,这梦使我害怕;我当时在床上所有的幻想,脑中所有的异象,使我心慌意乱,
  3. 遂下了一道谕令,召巴比伦所有的智者到我面前来,给我解说那梦的意义。
  4. 巫师、术士、占星者、占卜者都来了,我当面给他们说出了那梦,但他们却不能给我解说那梦的意义。
  5. 最后,达内尔来到我面前,-他按我神的名字,起名叫贝耳特沙,这人身上具有至圣神明的精神;我给他讲述梦说:「
  6. 巫师长贝耳特沙匝!我知道你这个人具有至圣神明的精神,没有什么奥秘可以难住你,请听我梦中所见的异象,给我一个解释:
  7. 我在床上脑中所有的异象是这样:我忽然看见从地中生出一棵树来,极其高大。
  8. 这棵树长的非常粗壮,高可摩天,大地四极都可见到;
  9. 树叶美丽,果实繁多,足以供养一切生灵,田野的走兽安息在它的荫下,空中的飞鸟栖息在它的枝杈上,一切生物都由它获得供养。
  10. 我在床上,在我脑海所得的异象中,我看见有一位守卫兼圣者自天降下,
  11. 他大声呼喊说:砍倒这棵树,砍断它的枝条,摇落它的叶子,打下它的果实,叫走兽离开它下面,叫飞鸟飞离它的枝杈,
  12. 但在地上只留下它根上的余干,用铁索和铜链将它捆住,放在田野的青草,
  13. 使他的心改变不像人心,给他一个兽心,在他身上要这样经历七段时期。
  14. 这是守卫者宣布的定案,这是圣者所出的命令,好使众生知道:是至高者统治世人的国家,他将国权愿意给谁,就给谁;他可以将人间最卑贱的立为最高者。
  15. 这是我拿步高王所做的梦。现在,贝耳特沙匝!请你给我说出这梦的意义,因为我国内所有的智者,都不能使我知道这梦的意义,只有你能,因为只有你具有至圣神明的精神。

达内尔详解梦意

  1. 名叫贝特沙匝的达内尔,一时愕然,他想象的事,使他恐惧;君王于是说道:「贝耳特沙匝!不要为这梦和这梦的意义心乱!」贝耳特沙回答说:「我的主上!愿这梦应验在仇恨你的人身上,愿这梦的朕兆应验在你的敌人身上!
  2. 你所见的那棵树,长的非常粗大,高可摩天,大地四极都可见到,
  3. 树叶美丽,果实繁多,足以供养一切生灵,田野的走兽安息在它的荫下,空中的飞鸟栖息在它的枝条上。
  4. 大王!那树就是你,你长得高大强壮,你的伟大高可摩天,你的权势达于地极。
  5. 至于大王所见的那位警卫兼圣者自天降下说:砍倒、毁灭这棵树!只在地上留下它根子的余干,用铁索和铜链将它捆住,放在田野的青草中,让他为露水浸湿,与田野的走兽分食,这样在他身上直到经历了七段时期。-
  6. 大王!这是那梦的意义,这是要临到我主,大王身上的至高者的判决:
  7. 你将由人间被驱逐,与田野的走兽为伍,你吃草如同牛一样,为露水浸湿,要这样经历七段时期,直到你承认至高者统治世人的国度,愿意给谁,就给谁。
  8. 至于所说在地中只留下树根的余干,是说到你承认上天统治一切时,你的国仍再归于你。
  9. 为此,大王!望你接纳我的劝告:厉行正义,补赎罪过,贫济困,以抵偿不义;如此你的福乐或许可得延长。」

梦境的应验

  1. 一切都临在拿步高王身上:
  2. 十二个月以后,王在巴比伦王宫的楼台上散步时,
  3. 自言自语说:「这不是我以大能大力,为彰显我的威荣而建为王都的大巴比伦吗﹖」
  4. 这些话君王还未说出口,便有声音从天上传来说:「拿步高王!现在有话告诉你:你的王位已被人夺去了!
  5. 你要由人间被驱逐,与田野的走兽为伍,你要吃草如同牛一样,这样,在你身上经历七段时期,直到你承认至高者统治世人的国度,他愿意给谁,就给谁。」
  6. 这话立即在拿步高身上应验了:他被逐离开了人群,吃草如同牛一样,他的身体为露水浸湿,直报他的头发长得有如鹰的羽翼,指甲有如鸟的爪子。

君王知过复位

  1. 这期限过了以后,我拿步高举目望天,我的理智恢复了常态,我立刻称谢至高者,赞美颂扬永生者,因为他的主权永远常存,他的王国世世常在。
  2. 地上的一切居民为他等于虚无,他对天上的军旅和地上的居民随意而行,没有能阻止他的,或问他说:你作什么﹖
  3. 就在那一时刻,我的理智恢复了常态,恢复了我王国的光荣,仍享威严富贵,我的朝臣和大官仍前来求见;我的国又归我所有,并且也给我增加了极大的权势。
  4. 现在,我拿步高要称颂、赞扬和光荣天上的君王,因为他的一切作为是真理,他的到路是正义;凡行动傲慢的,他都能压伏。」

 

第五章

亵渎圣器

  1. 耳沙匝王为大员千人摆设了盛筵,并与千人宴饮。
  2. 耳沙匝乘着酒兴,命人将他父亲拿步高从耶路撒冷殿中劫掠的金银器皿取来,给君王和他的大员并自己的妻妾用来饮酒。
  3. 于是人把从耶路撒冷天主殿宇圣所内劫掠的金银器皿取来,给君王和他的大员并妻妾用来饮酒;
  4. 大家一面饮酒,一面赞扬自己用金、银、铜、铁、木、石制的神像。

怪手写字

  1. 正在此时,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的手指,在灯台后面王宫的粉墙上写字,君王也看见了那写字的手掌。
  2. 当时君王的面色立即改变,心意烦乱,两腰关节松弛,两膝互相碰击,
  3. 君王遂大声喊叫,命召术士、占星者和占卜者来;君王就向巴比伦的智者说:不论谁,如能阅读这些字,给我解说其中的意义,就必身被绛袍,带上金项链,位居全国第三。
  4. 巴比伦所有的智者都来了,却没有一个人能阅读那些文字,也不能给君王说明所含有的意义。
  5. 因此贝耳沙匝王极其惊慌,面色大变,他的大臣也都不知所措。

太后举荐达内尔

  1. 太后听到了君王和大臣们的喧哗声,遂进入坐席的大厅,启奏说:「大王万岁!你不要心慌意乱,面容也不必改变;
  2. 你国内现有一个人,具有至圣神明的精神,你父亲在日,已发见他具有真知灼见,智慧如神。你父亲拿步高王,曾立他为所有巫师、术士、占星者和占卜者的首领,
  3. 就因为在他身上具有一种卓越的精神、学识和聪敏,能详解梦境,释谜破惑;君王就将他达内尔的名字改作贝耳特沙。现在就召达内尔前来,他必能说出其中的意义。」

君王命召达内尔

  1. 于是达内尔被引到王前,问达内尔说:「你就是我父王昔日由犹大掳来的犹大俘虏中的达内尔吗
  2. 我听说你有神的精神,具有真知灼见,和卓越的智慧。
  3. 方纔智者和术士被引至我前,要他们念这些文字,给我说明其中的意义,但是他们却都不能给我解释这些文字的意义。
  4. 我听说你能解释疑难,现在你若能念这些文字,给我说明其中的意义,你就要身披绛袍,带上金项链,位居全国第三。」

达内尔责斥君王的罪过

  1. 达内尔回答君王说:「你的礼物仍归你所有,你的酬报可赏给他人,至于我,我仍要给大王念这些文字,使大王得知其中的含义。
  2. 大王!至高者天主曾将国家、威权、光荣和尊严赏赐了你的父亲拿步高
  3. 由于天主赏赐了他这样大的威权,各民族,各国,各异语人民,在他面前无不震惊害怕;他愿意杀的就杀,他愿意活的就活,他愿意升的就升,他愿意贬的就贬。
  4. 但在他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时候,便从王位上被推下来,丧失了自己的光荣,
  5. 由人间被驱逐,他的心相似兽心,与野驴为为伍,吃草如同牛一样;他的身体为露水浸湿,直到他承认至高者天主统治世人的国度,他愿意给谁统治,就给谁。
  6. 耳沙匝!你是他的儿子,虽然你知道这一切,但是你仍不低首下心,
  7. 反而自高自大,抵抗上天的大主,命人将他殿宇的器皿给你拿来,供你和你的大臣并你的妻妾用来饮酒,并且你赞美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知的金、银、铜、铁、木、石制的神像,却不知尊崇那掌握你的气息,注定你一切命途的天主。
  8. 为此,他使一只手掌出现,写了这些字。
  9. 写出来的这些字是:「默,默特刻耳,培勒斯。」
  10. 这些字的含义是:「默:」天主数了你的国祚,使它完结;「
  11. 特刻耳:」你在天秤上被衡量了,不够分量;「
  12. 培勒斯:」你的国被瓜分了,给了待人和波斯人。」
  13. 于是贝耳沙匝下令,给达内尔披上绛袍,带上金项链,并宣布他位居全国第三。
  14. 当夜加色丁王耳沙匝即为人所杀。

第六章

达内尔任监察史

  1. 待人达理阿承受了王位,那时他约六十二岁。
  2. 他认为更好在国内设立一百二十个总督,分治全国;
  3. 在这些总督之上另设三位监察史-达内尔便是其中之一-各总督应向他们述职,这样可免君王烦劳。
  4. 这位达内尔,由于他具有超凡的精神,办事胜过其它监察史和总督,所以君王有意立他治理全国。

达内尔遭受嫉视

  1. 因此监察史和总督,竭力在达内尔处理国事上,寻找机会陷害他,却总不能找到任何可控告他的事实和过失,因为达内尔忠信可靠,所以在他身上总找不到任何疏忽和过错。
  2. 于是这些人说道:「我们若不在他的神的法律上寻找,就找不到陷害达内尔的任何事。」
  3. 这些监察史和总督,便群集到君王前,对君王说:「达理阿大王,万岁!
  4. 国内的众监察史、知县、总督、大臣和省长,都计议请下一道诏书,立禁令:三十天内,凡不向你大王,而向任何神祇或任何人祈求的,应将他投入狮子圈内。
  5. 大王!请你现在就立刻下这道禁令,签署这项文告,人就不能再更改,因为按待人和波斯人的法律,那是不可更改的。」
  6. 达理阿遂签署了这文告禁令。

被投入狮圈

  1. 达内尔一知道君王签署了这项文告,便回了家。他楼房的窗户是向着耶路撒冷开的-他每天仍照常三次屈膝跪拜,祈求称谢自己的天主,如往日所行的一样。
  2. 那些人群集前来,看见达内尔正在自己的天主前祈求哀祷,
  3. 他们遂去见君王,向他提及禁令说:「陛下不是签署了这样的一道禁令:三十天内,凡不向大王,而向任何神祇或任何人祈求的,应将他投入狮子圈内吗﹖」君王回答说:「确有此事!照待人和波斯人的法律是不可更改的。」
  4. 他们便对君王说道:「大王!犹大俘虏中的那个达内尔,竟然不介意陛下和陛下所签署的禁令,仍照常一日三次自作祈祷。」
  5. 君王听了这些话,十分难过,有心要救达内尔,君王直到日落要设法解救他。
  6. 但是那些人又群集到君王前,对君王说:「大王!陛下要知道待人和波斯人的法律:凡君王所立的禁令和法令,是不可更改的。」
  7. 君王于是下令,将达内尔逮捕投入狮子圈内。君王对达内尔说:「愿你恒心恭敬的天主拯救救你!」
  8. 遂即移了一块大石,封住圈口,君王盖上自己的御,大臣们盖上自己的印章,免得达内尔的案件发生意外的变化。

狮子不伤害先知

  1. 然后君王回了王宫,整夜绝食,断绝娱乐,并彻夜失眠未睡。
  2. 清晨,天一亮,君王便起来,急速往狮子圈去了,
  3. 一来到狮子圈旁,就哀声呼喊,向达内尔说道:「永生天主的仆人达内尔!你恒心恭敬的天主真能由狮子口里拯救你吗﹖」
  4. 达内尔遂对君王说:「大王万岁!
  5. 我的天主曾打发他的天使闭住狮子的口,一点没有伤害我,因为我在他面前是无罪的;大王!我即在陛下面前,也从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人的事。」
  6. 君王非常高兴,遂下令将达内尔从狮子圈里提出来。达内尔便从狮子圈里被提出来,他身上丝毫没有受到损伤,因为他信赖了自己的天主。
  7. 君王遂下令逮捕那些控告达内尔的人,将他们和他们的儿子、妻子,都投入狮子圈里,他们还没有到狮子圈底,狮子就向他们扑来,捉住他们,将他们的骨头全咬碎了。

示全国敬畏上主

  1. 达理阿于是诏告居民于普世的各民族,各国及各异语人民说:「愿平安常与你们同在!
  2. 我今颁发诏书,谕令我所统辖的全国人民,都应在达内尔的天主前起敬起畏,因为他是生活永在的天主,他的国永不灭亡,他的王权永远常存。
  3. 他拯救施援,在天上地下实行神迹奇事;是他拯救达内尔脱免狮子的爪牙。」
  4. 这位达内尔就这样在达理阿和波斯人居鲁士为王时,事事亨通。

 

后编 神视叙述 (7-12)

第七章

神见四巨兽

  1. 巴比伦王贝尔沙匝元年,达内尔睡在床上,作了一梦,在脑海里见了一些异象;他遂写下那梦,记述了这事的始末。
  2. 达内尔说道:我夜间见了一个异象:看见天上忽然起了四股巨风,震荡了大海,
  3. 遂有四种巨兽从海中出来,各有不同的形状:
  4. 第一个相似狮子,具有鹰的翅膀;我观看,直至看见的翅膀被拔去,由地上被举起来,两脚直立像一个人,且给了一颗人心。
  5. 又看见另一个兽,就是第二个,相似熊,半身侧立,口内牙齿间衔着三根肋骨;有人吩咐说:「起来,大量吞食肉罢!」
  6. 后来我又观看,看见另有一兽,相似豹子,有四个头,背上有四只鸟的翅膀,且赐给了统治权。
  7. 此后,我在夜间的神视中观看,看见第四个兽,非常可怕,极其凶猛,有巨大的铁牙,吞噬咬碎,又把剩余的用脚践踏;与以前各兽不同,尚有十只角。
  8. 我定睛注视这些角时,看见在那些角中又生出另一只小角,在这小角前面,以前的角中有三只角竟被连根拔除;看,小角上还有眼睛,相似人的眼睛,有一个夸大的口。

天上的法庭

  1. 我观望,直到安置了宝座,上面坐着一位万古常存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他的头发洁白如羊毛,他的宝座好似火焰,宝座的轮子如同烈火。
  2. 一道火河涌出,从他面前流下,有千万服事他的,有亿兆侍立在他面前的,审判者已坐堂,案卷已展开。
  3. 那时,我因那只角说出大话而注意观望,一直观望到那兽被杀,的尸体被撕毁,被投入火内
  4. 至于其余的兽,他们的统治权被剥夺;至于们的寿命,也被注定直到某一个时候和期限。
  5. 我仍在夜间的神视中观望;看见一位相似人子者,乘着天上的云彩而来,走向万古常存者,遂即被引到他面前。
  6. 他便赐给似人子者统治权、尊荣和国度,各民族、各国及各异语人民都要侍奉他;他的王权是永远的王权,永存不替,他的国度永不灭亡。

解释异象的意义

  1. 我达内尔,因此心中忧愁,我所见的异象使我烦乱,
  2. 我遂走近一位侍者,问他关于这一切事的实情;他便告诉了我,使我知道这些事的意义说:「
  3. 这四个巨兽就是将在世界上兴起的四个君王;
  4. 但至高者的圣民要承受王国,永远占有,直至万世万代。」
  5. 当时我又想知道有关那第四个兽的实情,因为与众不同,非常可怕,的牙是铁的,爪是铜的,吞噬咬碎,又把剩余的用脚践踏。
  6. 我又愿意知道头上的那十只角及生于其中的那另一只角,即那只使三只角堕于前的角,这角还有眼睛,有夸大的口,并且它的形状比其余的角都大。
  7. 我观看,看见这只角正在与圣民交战,竟战胜了他们,
  8. 直到万古常存者降来,为至高者的圣民伸冤,于是期限到了,而众圣民取得了国权。
  9. 侍者告诉我说:「这第四个兽就是将在世界上兴起的地四个国,她与其它各国不同,她要并吞、蹂躏且粉碎天下。
  10. 至于那十只角,即指将由此国而兴起的十个君王;他们以后,将兴起另一位君王,他与以前者不同,他要制胜三个君王,
  11. 他要说亵渎至高者的话,企图消灭至高者的圣民,擅自改变节庆和法律;圣民将被交在他手中,直到一段时期,另两段时期和半段时期;
  12. 然后审判者要坐堂,夺去他的统治权,将他永远消灭,
  13. 将王国的统治权和天下万邦的尊威,赐给至高者的圣民:他的国是永远的国,一切国都要服事他,顺从他。
  14. 此事叙述至此结束,我达内尔心中十分烦乱,面色都改变了,但我仍将此事存在心中。

第八章

公绵羊与公山羊相争的异象

  1. 贝尔沙匝王在位第三年,在以前显现给我的异象之后,又有异象显现给我达内尔。
  2. 我观看这异象;我观看时,恍惚见我在厄蓝省的稣撒禁城;在神视中,我恍惚见我在乌来河畔。
  3. 我举目仰视,看见有一只公绵羊站在河畔,有两只角,这两只角都很高,但一只角却高于另一只角,且那较高的是较晚长出来的。
  4. 我见那只公绵羊向西、向北、向南抵撞,走兽中没有能抵御,能摆脱势力的;任意行事,自高自大。
  5. 我定睛注视之时,看见有一只公山羊由西而来,跑遍天下而脚着地;这只公山羊在两眼之间,有一只显著的角。
  6. 来到我所见立在河畔而有两只角的公绵羊那里,就愤怒地猛力向冲去。
  7. 我见走近公绵羊前愤怒地抵撞,将的双角撞断,那公绵羊就再无力抵抗,公山羊把击倒在地,用脚践踏,竟没有谁能救公绵羊摆脱的势力。
  8. 后来这公山羊长的极其强大;正当极强大的时候,那只高大的角被折断了,代替这角而生出来的是四只卓绝的角,向着天下四方:
  9. 其中之一又生出一小角来,长得极其高大,向南、向东,亦向着光华之地。
  10. 这角逐渐增高,直达天上的万象,且把一些天象和星宿打落在地,加以蹂躏。
  11. 他又自高自大,直达天象之君,取消了他的日常祭,破坏了他的圣所,且加以劫掠;
  12. 在献日常祭处,安放了罪孽,将真理抛弃于地;他如此作了,也成功了。
  13. 我听见一位圣者在说话,另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说:「关于废除日常祭,招致毁灭的罪孽,圣所和天军遭蹂躏的异象,要延长到何时呢﹖」
  14. 那说话的回答他说:「要延长二千三百昼夜,以后圣所再要恢复原状。」

异象的意义

  1. 我达内尔见了这异象之后,便渴望明了其中的意义;看见有一个外貌像人的立在我面前,
  2. 同时我听见在乌来河中间有人的声音呼喊说:「加额尔!给这人解说这异象罢!」
  3. 他便向我站立的地方走来;我见他来近,就害怕起来,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你要明白!这异象是关于末世时期的。」
  4. 他与我说话时,我就昏迷过去了,脸伏于地上;他抚摸了我,使我起来,站在原处。
  5. 他说:「看,我要把在盛怒末期将要发生的事告诉你,因为这事是关于末期的。
  6. 你所见具有两角的公绵羊是玛待和波斯君王,
  7. 多毛的公山羊是雅汪君王两眼之间高大的角是第一位君王,
  8. 代替被折断的脚而另生出的四只角,是指由他的民族中崛起的四个王国,但没有前一个那样强盛。
  9. 在他们王国的末期,恶贯满盈之时,要兴起一位面貌凶恶,诡计多端的君王。
  10. 他必势力强大,但那力量不是出于自己;他却有惊人的破坏力,他所行的无不成功,要摧毁强有力者和圣民
  11. 凭自己的机智必攻击圣民,靠自己的权术获得成功;他心中妄自尊大,趁人不备而毁灭许多人民,且起而攻击万君之君,但终于未经人手而自趋崩溃。
  12. 关于所说的昼夜数目的异象,是真实的,但你对这异象要保守秘密,因为是关于遥远日期的事而说的。」
  13. 我达内尔疲惫患病数日,然后纔起来处理君王的政务。我对这异象仍惊奇不已,因我不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第九章

达内尔注意耶肋米亚的预言

  1. 玛待族的薛西斯的儿子达理阿作加塞色丁国的君王第一年,
  2. 在他为王元年,我达内尔注意了经书中上主对耶肋米亚先知有关年数所说的话,即关于耶路撒冷的荒芜应满七十年的事。
  3. 面向吾主天主,以祈祷、恳求、禁食、穿苦衣,顶灰尘,求问他。

达内尔的祈祷

  1. 我哀求上主我的天主而认罪说:「哎!吾主,伟大可敬畏的天主!你对那些爱你和遵守你命的人,必守约施恩。
  2. 我们犯了罪,行了不义,作恶反叛,离弃了你的命和法令。
  3. 我们没有听从你的众仆人先知,因你的名向我们的君王,我们的首长,我们的祖先,和全国人民所说的话。
  4. 吾主,正义归于你!而满面羞愧归于我们,就如今日归于犹大人民,归于耶路撒冷的居民,归于所有不忠于你而被你驱至各地或远或近的以色列人一样。
  5. 吾主,满面羞愧归于我们,归于我们的君王,归于我们的首长以及我们的祖先,因为我们犯罪得罪了你,
  6. 然而慈悲和宽宥应归于上主我们的天主,因为我们实在都背叛了他,
  7. 没有听从上主我们天主的劝告,也没有遵行他藉自己的仆人众先知,向我们所宣示的训令。
  8. 以色列人实在全都违犯离弃了你的法律,没有听从你的声音;因此,在天主的仆人梅瑟的法律上,所记载的咒骂和诅咒,都倾注在我们身上了,因为我们犯罪得罪了他,
  9. 所以他履行了他对我们和管理我们的官长所说的话:使我们遭受了普天下从未遭受过像耶路撒冷所遭受的这样大的灾难,
  10. 全如梅瑟法律上所记载的。这一切灾祸都降在我们身上,而我们仍不想平息上主我们天主的义怒,远离我们的罪恶,明白你的真理;
  11. 因此上主注视着灾祸,好把它降在我们身上,因为上主我们的天主,在所行的一切作为上是正义的,只是我们仍未听他的声音。
  12. 吾主,我们的天主!你曾以你强有力的手,领你的人民出了埃及地,而彰显了你的名声,有如今日;我们现今却仍然犯罪作恶。
  13. 吾主,求你照你所有的仁义,使你的忿怒和愤恨离开你的城耶路撒冷,即你的圣山;因为,由于我们的罪过和我们祖先的罪恶,耶路撒冷和你的人民已成了我们四邻的笑柄。
  14. 所以,现在,我们的天主!愿你俯听你仆人的祈祷和哀求!吾主,为了你自己的缘故,再以你的慈颜光照你现已荒凉的圣所
  15. 我的天主!求你侧耳俯听睁眼垂视我们的废墟,和属你名下的城市!我们将我们的哀祷呈于你前,不是因我们的正义,而只是依赖你的大慈大悲。
  16. 吾主求你俯听!吾主,求你宽宥!吾主,求你垂听,迅速实行!为了你自己的缘故,我的天主,你不要再迟延,因为你的城和你的人民,是属你名下的。」

额尔再次显现

  1. 我还在陈诉、祈祷和承认我罪及我人民以色列的罪,并为天主的圣山,将我的哀祷陈于上主我的天主面前时,
  2. 即我还在祈祷倾诉之际,约在晚祭时,先前我在异象中所见的那似人的加额尔,急速再向我飞来;
  3. 他一来到,就对我说:「达内尔!我现在显现出来,是为叫你完全明白,
  4. 当你开始哀求时,便有话传出,要我前来通知你,因为你是个极可爱的人;所以你应该注意这话,理解这异象!」

七十星期的预言

  1. 「关于你的人民,和你的圣城已注定了七十个星期,为终止过犯,为结束罪恶,为赔补不义,为带来永远的正义,为应验神视和预言,为给至圣者傅油
  2. 你应该知道,也应该明白:自从颁发重建耶路撒冷的命令,直到受傅的君王,共是七个星期;再经六十二个星期,城邑的广场和沟渠,要重新建起来,且是在困难之时;
  3. 六十二个星期之后,一位受傅者虽然无罪,却要被杀害,且那将要来临的首领的民族要破坏这城和圣所,但他的结局是在洪流中;直到末期要有战争,及决定了的毁灭。
  4. 在一个星期内,他要使祭祀和供物停止,在圣所内要设立所招致荒凉的可憎之物,直到决定了的毁灭倾注在破坏者的身上。」

第十章

达内尔获得可怕的启示

  1. 波斯王居鲁士第三年,那名叫贝耳特沙匝的达内尔得了一个启示,这启示是真实的,是有关一场大战的事;达内尔注意了这事,也明白了这异象。
  2. 在这些日子里,我达内尔忧闷了三个星期,
  3. 我食不知味,酒肉也没有沾过唇,也没有用油抹过身,直到满了三个星期。

天使的显现

  1. 正月二十四日,我在底格里斯大河边时,
  2. 我举目观望:看见有一个人身穿麻衣,腰束敖非尔金带,
  3. 他的身体好像碧玉,他的面容好似闪电,他的眼睛有如火炬,他的手臂和腿有如磨光了的铜,他说话的声音彷佛群众的喧嚷。
  4. 惟独我达内尔看见了这异象,随从我的人都没有看见,只有一种巨大的恐怖临到他们身上,因而他们都逃避隐藏了。
  5. 只留下我一个人,独自观看这巨大的异象;我顿时全身无力,容貌改变,面色苍白,没有一点气力,
  6. 但仍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一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我就昏迷过去,俯伏于地。
  7. 忽然有一只手触摸我,使我用膝和手掌勉强支持,
  8. 然后他对我说:「达内尔,最可爱的人!你要明白我对你所说的话!你站起来,因为我现在是被派到你这里来的。」他对说这话时,我站立起来,浑身战栗。
  9. 他又对我说:「达内尔,你不要害怕!因为自从你下决心要明白此事,在你的天主前,自卑自贱的第一天以来,你的祈祷就得蒙应允,我就是因你的祈祷而来的。
  10. 但是波斯国的护守天使却反对我,使我在波斯国护守天使那里滞留了二十一天,后来忽有总领护守天使之一的弥额尔前来协助我,
  11. 我纔来了,为叫你明白,你的百姓在末日所要遭遇的事,因为这神视是有关那未来之日的。」

天使启示神视的意义

  1. 他对我说这些话时,我俯首至地,哑口无言。
  2. 忽然有个像人子的手,触摸了我的唇,我便开口向那站在我面前的说道:「我主!由于这异象,我又感到非常痛苦,没有一点气力。
  3. 我主的这个仆人如何能同我主说话﹖因为我现在全身无力,连呼吸也没有了。」
  4. 那像人子的又抚摸了我,坚固我,
  5. 说:「极可爱的!不要害怕!愿你平安!鼓起勇气,振作精神!」他一对我说话,我立刻觉得有了力量,于是我说:「我主,请你发言罢!因为你坚固了我。」
  6. 他于是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到你这里来﹖现在我要回去,同波斯的护守天使交战。我一去,希腊的护守天使就会前来。
  7. 我要把载于真理书上的事告诉你。除了你们的护守天使弥额尔外,没有前来协助我的。

第十一章

  1. 待人达理阿王元年,他前来坚固我,协助我

有关波斯的启示

  1. 现在我要把真事告诉你:看,在波斯还要兴起三位君王,第四位要拥有大量的财富,远远超过以前所有的君王;他因财富而强盛,于是煽动万国对抗雅汪国

亚历山大帝国的分裂

  1. 以后要兴起一位英勇的君王,他独掌大权,统治一切,为所欲为。
  2. 但当他极盛的时候,他的国必要瓦解,他的天下必要四分五裂,而不归于他的后裔;也没有相似他所有的统治权,他的国必要灭亡,归属不是他后裔的外人。

埃及和叙利亚时战时和

  1. 南方的君王要强盛起来,但他的将领中,有一个比他更强的要获得政权;他王国的势力非常强大。
  2. 几年以后他们要缔结同盟,南方君王的公主要嫁给北方的君王,以求修好;但是她得不到势力,她和她所生的也不能久存;她和她的侍从,她的儿子以及辅助她的都要被杀害。到那时,
  3. 必从她根上出生一个嫩枝,继承父位;他必兴师出征,进入北方君王的保垒,将他们击败,获得胜利;
  4. 并将他们的神像、铸像和金银宝器劫往埃及,从此数年之久与北方的君王对峙;
  5. 但北方的君王终要侵入南方君王的国土,事后仍返回本国。
  6. 他的儿子必要备战,招募强大的劲旅,亲自出征;冲过时,相似洪水泛滥;他必猛攻,直逼敌军的保垒。
  7. 南方的君王必然大怒,出师与北方的君王交战,北方的君王也必调集大军,但这支大军必被交在敌方手中。
  8. 这支大军被掳去以后,南方的君王便心高气傲,不过他虽击毙千万大军,仍不能强盛,
  9. 因为北方君王必再调集大军,比以前更为庞大,数年以后,再率领大军,带着大量的辎重,出征南下。
  10. 那时,将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君王,你百姓中的匪徒也要起来,为应验异象,但他们终必失败。
  11. 北方的君王就前来,兴建壁垒,攻取坚城,南方的军队不能抵抗,连精锐的部队也无力抵御。
  12. 来攻南方君王的,必任意而行,没有人能抵抗;他还要立足在华丽之地,破坏之权操在他手中。
  13. 他企图征服整个南国,遂与南方君王立约通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好倾覆他的国,但是他的企图没有成功,也没有见效。
  14. 此后,他要转向各岛屿,占据了许多岛屿;但有一个将官要阻止他的蛮横,使他的蛮横害了自己。
  15. 他遂转身回到他国内的保垒里,终于一蹶不振,从此消失不见。
  16. 以后另有一人代他兴起,他要派横征暴敛的人遍行国内华丽之地,但他没有过几天,就丧了命,不是由于叛变,也不是由于作战。

厄丕法乃篡位无道

  1. 这以后将有一个下贱的人代他兴起;原来人没有将治国的权力授给他,他却乘人不备,以阴谋篡夺了王位。
  2. 来进攻他的大军要被他完全击溃,同盟之君也要被击败。
  3. 有人与他联合,他即施行骗术;他借助少数的人民,就渐渐强大起来。
  4. 他又乘人不备,侵入省内肥沃之区,实行他祖先及他祖先的祖先所未行过的事,将战利品、掠夺物和财产分给自己的党羽;又策划阴谋进攻保垒,但只到某一限期。

出征埃及

  1. 他要竭尽自己的精力,鼓起勇气,率领大军进攻南方君王;南方君王亦率领极强大的劲旅奋起迎战,但无法抵御,因为有人筹划阴谋陷害他;
  2. 那些破坏他的,正是吃他饭的人;他的劲旅将溃不成军,伤亡的极多。
  3. 两位君王都存心不良,同坐一桌,各说谎话,而毫无成就,因为必须到所定的时期,纔有结局。
  4. 北方的君王却要带着大量的财物返回本国;他既存心与圣约作对,也必采取行动,然后纔回国。

二次出征埃及

  1. 到了预定的时期,他必再度南征,但是第二次却不如第一次,
  2. 因为此次基廷的船必来攻击他,他只得惊慌而归。

迫害犹太教

他遂迁怒于圣约,任意妄为;回去以后,他必重用那些背弃圣约的人士。

  1. 那些迎合他意思的军队,也去亵渎圣所的保垒,废除日常祭,在那里设立了那招致荒凉的可憎之物。
  2. 至于那些作恶违犯圣约的人士,他要用诈术使他们更加败坏,但那认识自己天主的人民必也更加坚强有力。
  3. 民间贤明之士必要训诲民众,但他们有很多日子要受刀剑、烈火、充军和劫掠的迫害。
  4. 在他们受迫害时,稍微得到一些援助,但是有许多人却怀着奸诈的心与他们联合。
  5. 有些贤明之士要受迫害,是为锻炼、洗涤和洁净他们,直到时期结束,因为预定的时期尚未来到。

妄自尊大无法无天

  1. 这位君王要任意妄为,妄自尊大,高举自己在众神之上,要发出怪的言论,反抗万神之神,他暂时行事顺利,直到天主的义怒泄尽,因为天主决定的事必要应验。
  2. 他不尊重自己祖先的神,也不尊重妇女们所爱的神,他不尊重任何神明,因为他将自己高举在一切之上;
  3. 却去敬拜保垒之神,以金银、宝石和珍品恭奉他祖先所不认识的神。
  4. 他要凭借外神的助佑,攻击坚固的保垒;凡附和他的,他必增加他们的光荣,使他们治理民众,分封土地,做为赏报

可悲的结局

  1. 到末期,南方的君王将要与他交战;北方的君王也要率领战车、骑兵和许多战舰,像旋风般向他还击,侵入他的国土;所经之地,有如洪水破堤。
  2. 他要侵入华丽之地,千万人要丧亡,但是东、摩阿布和大部分阿孟子民,却要逃脱他的手。
  3. 他又要伸手攻击各国,埃及地亦不能幸免;
  4. 他要占有金银府库和埃及的一切宝物。利比亚和雇士人也要来与他联合。
  5. 但是来自东方和北方的消息要使他震惊;他遂怀着盛怒去讨伐,要许多人杀尽灭绝。
  6. 他要在海洋和美丽圣山之间,支搭他堂皇的帐幕,但此时已到了他的末日,已没有任何人能援助他。

第十二章

义人的最后胜利

  1. 那时保佑你国家子民的伟大护守天使弥额尔必要起来;那将是一个灾难的时期,是自开国以来,直到那时从未有过的;那时,你的人民,凡是名录在那书上的,都必得救。
  2. 许多长眠于尘土中的人,要醒起来:有的要入于永生,有的要永远蒙羞受辱。
  3. 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

给达内尔的最后训谕

  1. 至于你,达内尔!你要隐藏这些话,密封这部书,直到末期;将有许多人要探讨,因而智识必要增长。

两位天使的神视

  1. 那时我达内尔观望:看见另有两位天使,一位站在河岸这边,一位站在河岸那边。
  2. 我就问那身穿细麻衣,站在河水上的人说:「几时这些奇事纔会实现呢﹖」
  3. 我听见那身穿细麻衣,站在河水上的人向天举起左手及右手,指着永生者起誓说:「的确,这事必须经过一段时期,另两段时期和半段时期:直到摧残圣民的势力终止时,这一切事纔要实现。」

达内尔欲知详情

  1. 我听了以后,仍不明白,便问说:「我主!这些事的结局究竟怎样﹖
  2. 他回答说:「达内尔,你去罢!因为这些事隐藏密封,直到末期。
  3. 将有许多人要使自己纯洁清白,并受锻炼,而恶人却要更加作恶;凡作恶的人不能明白,惟有贤明之士纔能明白。

迫害的期限

  1. 自从废弃日常祭,设立那招致荒凉的可憎之物的时候起,必要经历一千二百九十天。
  2. 凡能守候直到一千三百三十五天的,是有福的。
  3. 你应去等候末期,好好安息罢!到末日,你要起来接受你的福分。」

附录

第十三章

苏撒纳的家世

  1. 从前有一个人住在巴比伦,名叫约雅金,
  2. 他娶了一个妻子名叫苏撒纳,是希耳克雅的女儿;这女子非常美丽,而且敬畏上主,
  3. 原来她的父母都是义人,常按照梅瑟的法律教育了自己的女儿。
  4. 约雅金是个很富有的人,靠近他的住宅有一个果园;由于他比众人更有声望,犹太人经常到他那里集会。

两个邪恶的长老

  1. 那一年,有两个长老由人民选为民长,上主曾论及这类人说:「邪恶充塞巴比伦,是由于只在表面上治理人民的长老和民长。」
  2. 这两个人经常到约雅金的家里来;凡有诉讼的,都到这里来见他们。
  3. 中午时,人民离去以后,苏撒纳常走进她丈夫的果园里散步。
  4. 那两个长老每天见她进去散步,遂对她起了邪念。
  5. 他们昧着良心,转眼不看上天,全不思念正义的裁判。
  6. 他们二人虽然都为了暗恋她而伤感,却不敢彼此披露自己的隐情,
  7. 因为他们都羞于说明自己希望与她交合的欲念。
  8. 但他们二人仍然天天争着去窥看她。

两个长老图奸苏撒纳

  1. 一天,这人对那人说:「我们现在回家罢,因为已到午饭的时候了。」他们出去以后,便各自走了。
  2. 接着又都走回原来的地方,他们互问走回来的原因之后,便都承认了自己的欲念;于是他们二人同谋,寻找一个能遇到苏撒纳一人独处的时机。
  3. 他们在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时,有一天苏撒纳像往日一样,只带着两个婢女进了果园,由于天热,她想在园中沐浴。
  4. 那时园中除了这两个藏着窥暗她的长老外,没有别人。
  5. 苏撒纳对婢女说:「将油和香皂给我拿来,关上园门,我要沐浴。」
  6. 她们便遵命去作,关上园门,从侧门出去,去取她吩咐她们的东西,全不知道这两个长老隐藏在那里。
  7. 婢女们一走出去,这两个长老便起来,跑到她面前,
  8. 对她说:「看,园门关了,没有人能看见我们,我们早就爱上了你,你要答应我们,与我们交合罢!
  9. 不然,我们就要作证控告你,说有一个青年人同你在一起,所以你纔打发婢女们离开你。」
  10. 苏撒纳叹息说:「我真是左右为难!因为我若作了这事,我是必死无疑;我若不作这事,我也难逃你们的手。
  11. 我不如不作,宁可若在你们手里,也不愿在上主面前犯罪。」
  12. 苏撒纳遂高声喊叫,这两个长老为对付她也喊叫起来,
  13. 其中一个跑去开了园门。
  14. 家人一听见园中的喊声,就急忙从侧门跑进来,要看看她遭遇了什么事。
  15. 但是当长老们说出这段话以后,仆人们都感觉羞惭,因为从来没有人说苏撒纳有过这样的事。

苏撒纳受诬被判死刑

  1. 第二天,人民聚集到她丈夫约雅金那里的时候,那两个长老也走来了,满怀恶意,一心要将苏撒纳置于死地。
  2. 他们在人民面前说:「派人将希耳克雅的女儿,约雅金的妻子,苏撒纳带上来!」差人便去了。
  3. 苏撒纳同他的父母,她的孩子和所有的亲戚都来了。
  4. 苏撒纳长得体态轻盈,相貌美丽。
  5. 这两个坏人命她除去面纱──因为她原是带着面纱的──好让自己饱尝她的美色。
  6. 她的亲友和看见她的人都在哭泣。
  7. 那两个长老遂在人民中站起来,把手按在苏撒纳的头上。
  8. 她哭着仰视上天,衷心依赖上主。
  9. 两个长老说:「当时只有我们两人在园中散步,她同两个婢女进来,随即关了园门,并辞退了两个婢女。
  10. 一个预先藏在园中的青年人,走到她面前,与她睡在一起。
  11. 我们在园中的角落里看见这种丑事,便跑到他们那里。
  12. 我们虽然看见他们二人在一起,但我们却不能捉住那个青年,因为他比我们有力,他便开门逃走了。
  13. 我们捉住这女人以后,问她那个青年是谁,
  14. 她却不肯告诉我们:对于这些事,我们是见证。」会众相信了他们,因为他们是人民的长老和民长,于是便定了苏撒纳的死罪。

达内尔为苏撒纳申冤

  1. 苏撒纳遂大声呼号说:「永生的天主!你洞察隐秘的事,凡事在发生以前,你已知道了;
  2. 你知道他们对我所作的是假见证;看,现在我要死了,然而我并没有作过,他们恶意对我所捏造的事。」
  3. 主俯听了她的呼声;
  4. 当她被押赴刑场的时候,天主感动了一个青年人的圣善心灵,这青年名叫达内尔,
  5. 他便高声呼喊说:「对于流这女人的血,我是没有罪的!」
  6. 民众转过身来问他说:「你说这话有什么意思呢﹖」
  7. 达内尔立在民众中间说:「以色列子民!你们怎么这样胡涂﹖未经审问,不查实情,就定一个以色列女子的罪案吗﹖
  8. 你们再回审判厅!因为他们二人作了假见证,诬陷了她。」
  9. 于是民众急忙回去,众长老对达内尔说:「请你来,坐在我们中间,明白地告诉我们,因为天主把长老的智慧赐给了你。」
  10. 达内尔对他们说:「将这两个长老隔离开,让我来审问他们。」
  11. 把他们二人隔开以后,达内尔叫过其中的一个来,对他说:「你这个一生作恶的老妖,你以前犯的罪,现在已临到你身上了!
  12. 你宣布不义的裁判,判定无辜者有罪,释放有罪的人,虽然上主曾说:不可杀害无辜和正义的人。
  13. 如果你真看见了她,现在你告诉我:你看见他们在一起是在什么树下﹖」他回答说:「是在乳香树下。」
  14. 达内尔说:「够了!你在说谎,应砍你的头,因为天主的天使已奉天主的命,要把你斩为两段。」
  15. 达内尔叫他退下,命将另一个带上来,对他说:「客纳罕的苗裔而非犹大的苗裔啊!美色迷惑了你,淫欲颠倒了你的心。
  16. 你们一向这样对待了以色列的女子们,她们由于害怕而与你们交往,但是这个犹大女子,却不能忍受你们的邪恶!
  17. 现在你告诉我:你发现他们在一起,是在什么树下﹖」他回答说:「是在樟树下。」
  18. 达内尔对他说:「的确,你也一样在说谎话,也必要砍下你的头!天主的天使手中已拿了利剑在等待着,要将你斩为两段,消灭你们。」
  19. 全会众遂大声吶喊,赞美天主,因为他拯救了那些仰望他的人。

两个长老被判死刑

  1. 众人都起来攻击那两个长老,因为达内尔按照他们二人的口供,证实了他们作假见证;他们怎样恶意对待了自己的近人,民众也怎样对待了他们。
  2. 于是众人按照梅瑟的法律将他们处死;这样,那一天救了无辜者的血。
  3. 为此,希耳克雅和他的妻子为女儿苏撒纳,同苏撒纳的丈夫约雅金和自己全体亲友,一起称谢了天主,因为在苏撒纳身上没有找到什么败德的事。
  4. 从那一天以后,达内尔在人民面前大受尊重。

第十四章

达内尔拒拜贝

  1. 阿斯提雅革归到他祖先那里以后,波斯人居鲁士便继承了他的王位。
  2. 达内尔与王住在一起,且受王尊敬,远在他所有的同僚之上。
  3. 巴比伦有一个偶像名叫贝耳,每天这偶像耗费十二袋细面,四十只绵羊和六桶酒。
  4. 君王也恭敬这偶像,每天都去礼拜;但是达内尔却崇拜自己的天主。
  5. 君王曾对他说:「为什么你不崇拜贝耳﹖」达内尔回答说:「我不敬拜人手制造的偶像,我只敬拜创造天地,主宰全人类的生活的天主。」
  6. 君王对他说:「你不以为贝耳是生活的神吗﹖你不见贝耳每天吃喝那么多吗﹖」
  7. 达内尔笑着说:「大王,不要受欺骗!它里面是泥土,外面是黄铜,决不会吃,也不会喝。」
  8. 君王大怒,命人将贝耳的司祭召来,对他们说:「你们若不告诉我是谁吃了这些供物,你们就该死;如果你能证明是贝耳吃了,达内尔就该死,因为他亵渎了贝耳。」
  9. 达内尔对君王说:「就照你的话做罢!」贝耳的司祭共有七十人,此外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儿女。
  10. 于是君王同达内尔进了贝耳的庙宇。
  11. 贝耳的司祭们说:「看,我们都出去!大王!你摆上食物,供上调好的酒,然后关上庙门,门上盖上你的御印;明天早上你来时,如果发现不是贝耳吃了这一切食物,我们情愿受死;否则,那诬告我们的达内尔就该死。」
  12. 他们自以为得意,因为他们在供桌下面早开了一个暗门,天天从那里进来,吃光桌上的供物。

达内尔揭穿秘密

  1. 司祭们出去以后,就在贝耳面前摆上食物。
  2. 达内尔命自己的仆役拿灰来只当着君王面前,将灰撒遍整个庙宇,然后出去,将门关好,盖上君王的御印,就走了。
  3. 到了夜间,司祭们照常各自带着妻子和孩子进来,吃尽喝尽了一切。
  4. 大清早,君王起来,达内尔便陪伴着他一同前来;
  5. 君王问他说:「达内尔!印封还完好吗﹖」达内尔答说:「大王!印封还完好。」
  6. 及至开了门,君王一看见供桌,即刻大声喊叫说:「贝耳!你是伟大的!你毫无虚假!」
  7. 达内尔笑了,并请君王留步,不要进去,说:「请看砌石的地面上;仔细察看这些脚印是谁的脚印﹖」
  8. 君王说:「我看是男人、女人和孩子的脚印。」
  9. 于是君王大怒,令人逮捕了司祭和他们的妻子儿女,这时他们纔给君王指出他们是由暗门进来,吃尽供桌上的食物。
  10. 君王遂将他们杀掉,将贝耳交由达内尔处理;达内尔便推翻了贝耳和他的庙宇。

达内尔杀死大龙

  1. 在那地方有一条巴比伦人所敬拜的大龙。
  2. 君王对达内尔说:「现在你却不能说这不是生活的神了罢,那么你就应该崇拜。」
  3. 达内尔回答说:「我崇拜的是上主,我的天主,因为只有他是永生的天主;这条龙不是永生的神。大王!请给我全权!我不用刀,也不用棍,就可杀死这条龙。」
  4. 君王说:「我给你全权!」
  5. 达内尔取了沥青、脂油和头发,搀和在一起煎熬,作成丸子送到龙口里;龙吃下以后,就爆裂了。于是达内尔说:「请看,你们所敬拜的神!」

达内尔被抛入狮圈

  1. 巴比伦人听了这事以后,非常愤怒,遂团结起来攻击君王,说:「君王竟变成了一个犹太人,他推倒了贝耳,击杀了大龙,屠杀了司祭。」
  2. 他们来见君王说:「请把达内尔交给我们;否则,我们要杀死你和你全家的人。」
  3. 君王见众人迫他太甚,不得已只好将达内尔交给他们。
  4. 他们便将达内尔抛入狮子圈内,达内尔在那里有六天之久。
  5. 圈里有七只狮子,每天给们两个尸体,两只绵羊,但那时却没有给们,好叫们吞食达内尔。
  6. 当时在犹大有个先知哈巴谷,他做好了肉汤,把饼切好放在罐里,正要往田间去,送给收割庄稼的人。
  7. 那时上主的天使便对哈巴谷说:「把你预备下的午饭,带到巴比伦去,送给在狮子圈里的达内尔罢!」
  8. 哈巴谷说:「我主!我从未见过巴比伦,也不知道狮子圈在什么地方。」
  9. 上主的天使便抓紧他的头顶,握住他的头发,将他提起,瞬息之间,把他放在巴比伦的狮子圈口
  10. 哈巴谷呼喊说:「达内尔,达内尔!请吃天主给你送来的午饭罢!」
  11. 达内尔说:「天主!你想起了我,你没有抛弃爱慕你的人。」
  12. 于是达内尔起来吃了;天主的天使立刻又把哈巴谷送回到原来的地方。

达内尔获救

  1. 到了第七天,君王前来哀悼达内尔。当他走近狮子圈往里面观看时,望见达内尔坐在那里。
  2. 君王遂大声呼喊说:「上主,达内尔的天主!你是伟大的,除你以外没有别的神。」
  3. 于是君王将达内尔拉上来,将那些想陷害他的人抛进狮子圈里,顷刻之间,他们在君王面前,便被狮子吞噬了。
  4. 君王遂宣布说:「全地的君民都应敬畏达内尔的天主,因为他施救,在地上行了神迹奇事,从狮子圈里拯救了达内尔。」

[达尼尔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