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鸿

Nahum 3

 

第一章

题名

  1. 关于尼微的神谕,耳科士人纳鸿的神视录:

上主大公无私

  1. 上主是嫉恶和复仇的天主;上主要复仇,且愤恕填胸;上主必对敌人复,必向仇人泄怒。
  2. 主虽缓于发怒,但能力伟大,衪决不全然免罚;衪的行为是在狂风暴雨中,云彩是衪脚下的尘埃。
  3. 呵叱海洋,海洋即枯竭,众河流也为之干涸,巴商与加尔默耳于是枯槁,黎巴嫩的花卉也随之凋谢。
  4. 山岳在衪面前震荡,丘陵动摇;大地寰宇及其中所有的居民,在衪面前莫不战栗。
  5. 谁能抵得住衪的怒气﹖谁能忍受得住衪的烈怒﹖衪的愤怒如火冒出,连盘石也要在衪面前破碎。
  6. 上主原是良善的,是患难之日的避难所,衪必照顾依赖衪的人;
  7. 在洪流泛滥时,衪必拯救他们;但对衪的敌人,衪必予以毁灭,将衪的仇人驱入黑暗。

对尼微的恐吓

  1. 微,你们对上主有什么图谋﹖衪必完全予以毁灭,不必二次降灾。
  2. 他们像缠结的荆棘[又像大醉的豪饮者,]如干楷全被烧尽。
  3. 是由你们中间出现了那妄想反抗上主,图谋恶计的人。

对犹大的安慰

  1. 主这样说:「虽然他们装备齐全而且众多,但仍要被铲除,归于乌有。虽然磨难了你,我必不再磨难你。
  2. 现在我必由你身上打断他的,打碎你的锁链。
  3. 微,上主已对你下了命令:你的名字不再传于后世;我要把雕像铸像由你神庙内除去,并使你的坟墓成为辱骂的对象。」

第二章

微被攻

  1. 看,那传报福音,宣布和平者的脚已站在山上!犹大,你的庆节,偿还你的誓愿吧!因为那恶者不会再由你中间经过,他已全然消灭。
  2. 因为上主要恢复雅各布伯的葡萄园,因为劫掠者抢掠了他们,且破坏了他们的葡萄蔓。

微的陷落

  1. 微,有个破坏者上来攻击你,你应把守堡垒,防守要道,朿紧你的腰,集中你的全力!
  2. 他勇士的盾牌是赤色的,战士穿的衣服是深红的;在他整装待发之日,战车闪烁如火,骑士疾驰如飞。
  3. 战车在大路上奔驰,在广场上疾驶,形状有如火炬,疾行有如闪电。
  4. 亚述王召集了他的精锐,而他们却在行军时颠;急忙跑近城堡,但高楯已举起。
  5. 河闸打开了,皇宫大为震惊。
  6. 漆布裸体被掳去,她的使女们呻吟如鸽,各自搥胸。
  7. 微好似一个水池,池水汹涌流出,出有人喊:「止住!止住!」但无一人回顾。
  8. 「你们抢夺银子,抢夺金子!」有无尽的宝藏,有无数的珍器。
  9. 抢掠、洗劫。蹂躏!人心沮丧,两膝打颤,双腰发抖,面无血色。
  10. 狮子穴,幼狮洞,今在何处﹖哪里原是雄狮、母狮和幼狮出竹之所,无人敢惊它们!
  11. 雄狮曾为幼狮撕裂猎物,为母扼死野兽,将猎物簊满的洞穴,将掠物充塞牠的窟穴。
  12. 看,我必攻击你!──万君上主的断语──我要在浓烟中烧毁你的洞穴,使刀剑吞噬你的幼狮,由地上扫除你的掠物,令人再也听不到你使者的声音。

第三章

微罪有应得

  1. 祸哉!血债的城,满城欺诈,处处劫掠,抢夺不息。
  2. 听皮鞭飕飕,车轮隆隆,战马奔驰,战车疾驶,
  3. 骑士跃马,刀剑晃亮,枪矛闪辉,被杀者众,死者成堆,尸体无边,人人为尸体绊倒:
  4. 这都是因那娇艳妖冶的淫妇,行妖术的女巫的许多淫行所致。她以淫荡欺骗了列,用妖术迷惑了万民。
  5. 看,我必攻击你,──万军上主的断语──我必将妳的衣裙掀到妳的脸上,使万民见到妳的裸体,使列看到妳的耻辱:
  6. 我必要将粪抛在妳身上侮辱妳,使妳成为鉴戒。
  7. 凡看见妳的,必逃避妳说:「尼尼微终于毁灭了!」谁会向妳表同情﹖我从哪里能找到安慰妳人﹖

前车之鉴

  1. 你那里能胜过那位于尼罗河上,四面环水的诺阿孟?她有海为屏障,有水为垣墙;
  2. 雇士和埃及是她的力量,力大无穷;普特和利比亚是她的助手;
  3. 但是她也被掳去,充当俘虏,她的婴儿也在各街头被摔死,人抽签分配她的贵族,用铁链缚住她的绅。
  4. 你也要这样被攻破而消失,你也要找一个安全处为逃避仇敌。
  5. 你的一切堡垒好像早熟的无花果树,人摇动,就落在食者的口里。
  6. 看哪!在你中间的百姓都是妇女,你境内的门已为你的敌人敞开,火已烧毁了妳的门闩。
  7. 妳应吸水防备围困,应巩固妳的堡垒,踏黏土,踩胶泥,紧握砖型
  8. 火要在那里烧灭妳,刀剑要歼灭妳,[把妳吞食有如蚱蜢。]妳尽可增多妳的人数有如蚱蜢,多如飞蝗;
  9. 增加妳的商贾,多过天上的星辰!──蚱蜢脱壳就飞去了。
  10. 妳的守卫正如蝗虫,妳的官吏正像一群蚱蜢;冷天蛰伏在墙上,但太阳升起,就飞去了,没有人知道牠们究在何处。

哀吊亚述王

  1. 亚述王!你的牧者已酣睡,你的贵族已永眠,你的人民已散在各山上,无人再能聚集。
  2. 你的创无法治疗,你的创伤是致命伤。凡听到你这消息的,都朝你鼓掌,因为有谁没有时常受过你的虐待?

 

[纳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