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与我联系  网站简介              http://www.catholicdl.org

 

云南天主教史考

方豪


  编者按:本文录自民国《新纂云南通志-宗教考-天主教》(卷一百八)

  天主教何时入滇,盖不可考。马哥波罗Marco Poio游记第一一七章哈刺章州(即云南)谓,首府押赤(即昆明)有若干聂斯脱里派之基督徒,当可信也。法国Re‵ne Grousset蒙古史,引Fenot氏言曰:“蒲甘城之Kyazitha佛洞壁画上有两蒙古人,一坐而执鹰,一立而射箭。同一洞中并有十字架。想系奉基督教之蒙古人所为。”元典章卷二十四载:元贞元年(一二九五)闰四月,圣旨曰:“西番、汉儿、畏兀儿、云南田地里,和尚、也里可温、先生、答失蛮,拟自元贞元年正月已前,应有已未纳税土地,盡行免除税石。今后续置或影占土地,依例随地征税。”而大理崇圣寺猪儿年(至大四年一三一一)及昆明筇竹寺龙儿年(延佑三年一三一六)圣旨碑并有也里可温及可温字样,俱可为元代基督教传入云南之证。而元代宦游云南之基督教徒钩稽群籍亦有可得而举者:(一)马薛里吉思以至元九年(一二七二)同赛典赤往云南造舍利八。(见至顺镇江志卷九闲相大兴国寺记)据方国瑜考证,至元九年当为十年之误。舍利八乃香果所煎,泉调蜜和而成,似为药物。(二)赵世延以至元二十一年(一二八四)授云南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二十六年(一二八九)擢监察御史世延,字子敬,其先雍古人,元史卷一八○有傳。(三)拙里不花亦雍古人,元文类卷二十三,阎復撰驸马高唐忠献王碑称其镇云南而卒。拙里不花为高唐王阔里吉思之季父。阔里吉思即为马哥波罗游记之佐治王King George。北京总主教孟高未诺Monte Corvino称其为热心教徒,其伯叔兄弟姊妹亦,然则拙里不花之为教徒无可疑也。马薛里吉思与赵世延之奉教,详陈垣撰《元也里可温考》及《元西域人华化考》。
   明末我国天主教盛极一时,然史家多谓其时教传十三省,僅滇黔二省尚无皈依者,惟自永历入滇后,即不乏外来教徒之踪迹。蓋永历二年(一六四八),德国耶蘇会士瞿纱微P.Andreas Xavier Koffer在桂林为永历皇室授洗,授洗者有皇太后王氏烈纳Helena,马氏玛利亚Maria(永历生母),皇后王氏亚纳Anna,烈纳母亚加大Agatha,妃猶利亚Julia,既而皇太子病笃,永历亦准受洗,命名当定Constantinus。四年,皇太后烈纳并上书教皇及耶蘇会总会长、太监庞天寿亦有上教皇书,皆交波兰耶稣会士卜弥格P.Michael Boym,齐奉书俱存梵蒂冈教廷图书馆。永历十二年(一六五八),帝自黔入滇。皇太后玛利亚等随行,是为明末云南天主教教友之可考者。然永历大臣中之奉教者,自庞天寿而外,瞿式龙、焦琏、丁魁、楚胥是也。风气所被,皈奉者必不在少,则扈从入滇之教友,或尚有吾人所未知者。
   永历十六年(一六六二)四月,帝崩于昆明,太子亦遇难,皇太后玛利亚与皇后亚纳及宫女数人,俱被送至北京。明末云南天主教徒之可考而得知者,至是遂告绝迹。康熙九年(一六七○),华亭天主教世家许缵曾任云南按察使,十年抵滇,十一年即乞归,著有《滇行记程》、《东还记程》、《宝论堂稿》等。缵曾字孝修,号鹤沙母,为徐光启孙女,奉天主教最笃。缵曾宦游江西、湖广、四川、河南等省时,亦嘗奉母命,辅助教会,不遗餘力。然自康熙三年(一六六四),杨光先控诉汤若望P.Joannes Adam Schall ron Bell,次年,缵曾以捐款造堂,至礼部受鞫,竟谓现已不复信教。惟自云南回里后,因母氏之苦劝,乃复归于热心则缵曾虽一度宦游滇省,为时既暂,且以信仰不虔,故殆与云南天主教史无与也。
   康熙三十五年(一六九六),云南成立教区Vicariatus Apostolicus。阅十六年,法教士雷勃郎(译音)Le Blanc受任云南主教(宗座代牧)逾三载,卒于粤,犹未行祝圣礼也。
   五十三年(一七一四),德国耶稣会费隐P Fr.idell及法国奥斯定会士山遥瞻Bonjour奉旨绘云贵两省图。既至中缅边界之孟定,同得恶性疟疾,山氏于同年阳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卒于其地,遗柩奉旨运回北京安葬。教士测绘云南舆图,滇中学人亦有记述。倪蜕《云南事略》曰:“康熙五十三年,钦差西洋历法费隐等绘云南舆图,以仪器定山川高下远近。”赵元祚《滇南山水纲》自序曰:“今天子绘广舆图,谴使四出,以西洋算法接度布格丈量踏绘,其法之精,从古未有。适析津蒋怡轩来守路南,延余至署,因谈山水,出其所携西洋新绘十五省图,并外国诸图,余神游焉。按之足迹所经,无不吻合,其于滇之山水,百不失一。”怡轩名元楷,康熙五十七年(一七一八)任然教士奉命绘图,行踪所至,虽与地方官及士绅多所接触,惟论道传教之机会,或不多也。
   乾隆四年(一七三九),法教士马蒂亚(译音)Enjobert de Martillat继任云南主教,亦未入境,十六年(一七五一)回欧。二十年(一七五五)教廷乃命与四川教区合并。时四川主教辖川、滇、黔三省及今西康、西藏等处教务,地域辽阔,教士稀少,故成效不著。
   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J.L.Perochean(华姓马)任四川主教,委国人黄司铎(名不详)统治云南教务,其人能医,往往乔装药商,漫游全省,访问各处教友。时滇省教友多为川人,盖因教难被迫出走也。此辈教友大抵流寓滇北,今盐津县龙溪之邓姓,大关县城凤山之唐姓,田坝头之盛姓、袁姓,迄今犹保存信仰。滇省天主教徒之会所,当推上述三处为最古。道光三、四年间(一八二三、一八二四),龙溪并创设初期修道院,教授国文及拉丁文,培植中国传教司铎,俗称神父。卒业后送马来之槟榔屿续攻哲学、神学。滇人之为司铎者,自是遂与日俱增。
   旋龙溪及成凤山之教友,有移居今永胜县属之马上及巧家县属大坪子者。大理亦有李、梅二姓教友,则亦彼时避教难,由粤迁入者。
   道光二十年(一八四○),马主教审机度势,知云南教区有重划分之必要,乃以J.Ponsot(华姓袁)氏举于教廷。袁氏既任云南主教,即出巡所属,以教难未靖,仍驻龙溪。时各省仇教之举,时有所闻,滇独平靖无事。惟田坝头沈姓及戈姓、袁姓二教友被徙伊犁,旋亦释放。然地方不良之徒,对奉教者时加欺抑,而新入教者受凌尤甚。惟倾心皈奉者,仍日益增多。道光三十年(一八五○),丁司铎Cheveau升任副主教,袁主教遂以滇北教务自任,而以滇中、滇西委于丁氏。同治三年(一八六四),丁氏升任西藏主教始离滇。
   咸丰元年(一八五一),文司铎Vachal遇害于开化(今文山县)。明年太平军由黔入滇,抵成凤山附近,难民群入修道院数达千人。彭司铎Huot尽济之。同治二年(一八六三)彭氏卒。咸丰六年(一八五六),云南有杜文秀之乱,历时十八载,教会亦大受影响。临安(今建水)、通海、江川之教堂学校等尽为所毁。滇北则有蛮乱之祸,时黔省有教友数家,移居昆明太和街,迄今犹存。
   同治五年(一八六六),新任总督劳崇光惧回民势盛,滞留贵阳,不敢入滇。省中士绅以劳氏与西人善,乃恳古司铎Fenouil入黔迎迓,劳遂欣然就道。既抵任,乃以平政街某公馆之地赠教会,时为同治九年(一八七○)。司铎之名乃大噪,官吏无不优礼备至。氏又尝与回人论道,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回教学人马复初德新氏,刊行据理质证一书,又名《致天主教书》,即致古氏者。光绪七年(一八八一),袁主教卒,古氏晋升主教。三十三年(一九○七),古氏卒。同年,金梦旦主教C.de Gorostarzu继之至民国二十二年始终于任。
   光绪二十六年(一九○○),义和团之乱,昆明法领事自安南购枪自卫,地方官请缴出,不允。民众乃集领署前,抛石,领事开枪伤数人。群益愤,毁某法工程师宅,又劫天主教主教公署及毗连房屋,纵火焚之。大教堂幸未波及,而附近教友之稍有资产者,咸被劫掠。小东门外之修道院,亦为所焚。华北事变后,滇西教士已奉主命暂时出境。哥老会虽欲在大理乘机起事,幸地方官出示晓谕,卒免于难。滇东师宗、陆良二教堂,俱被折毁。大关之田坝头,陆良之小堡子,盐津之龙溪、冷水溪、叭咡岩,镇雄之大湾等处之教堂,教友亦俱有被劫掠之情事。及八国联军入北京,滇督乃命全省法教士三十二人集中滇越交界处,既而即各返原任教堂。
   外籍教士侨滇既久,对于学术上之研究,亦不无成绩可言。然彼等兴趣多在植物、人种及语言等学。教士邓明德P.Vial所收夷人区植物至为外国学者所重。副主教龙氏Ducloux及赖教士Dclavay亦各有所获。赖氏採集尤勤,虽老不倦,其范围亦较广,昆虫、蛱蝶无不搜求。氏所採植物标本多至三万种,大抵皆得自滇东者,内有三千为中国新种。氏至云南前曾传教广东,故所收标本亦有得自该省者。计先后历时二十载。胥由植物学专家M.Franchet为之鉴定后,由曹主教xcoffier及宰司铎Duffau继续其工作,云南植物乃灿然大备。见Plantae Delavayanae。
   云南研究人种、语言之天主教教士亦有多人,而邓明德为最著。氏以光绪六年(一八八○)抵滇,初传教于漾濞,凡五载,旋奉派至嵩明县得子村,始与夷人(羅羅族)接近,颇爱之,虽为其他教士反对,不顾也。十三年(一八八七)至陆良县天生关,既而又至路南县之路美邑。其地多撒民族人氏,与彼等共处至三十年之久,创立青山口、尾则等教堂,俱附设学校。又以罗罗文编译教会经籍,在法国定铸罗罗文字母铜模,交香港教会印刷局印刷。所著有《云南罗罗文研究Etudessur L′ecriture les Lolos an yunnan》(一八九○年出版)、《罗罗与苗子Les Lolos et les Miastze》(一八九一年出版)、《罗罗人之历史与宗教Les Lolos Histoire et Reigion》(一八九八年出版)、《法夷字典Dictionnaire Francais-Lolos》(一九○九年出版)。其他论文之发表于各杂志者,不可胜计。民国六年卒,墓在路南尾则。
   本志以清末为限,然清末滇省教士、教友之统计急切不可得,但自近年(民国二十七年至二十八年)之报告中,亦可推知其大略。计昆明教区有教友一万一千四百八十二人,预备入教者四千一百六十二人。外籍教士二十九人,本国教士十三人。大教堂十一座,小教堂四十五座;大理教区(民国十八年划分)有教友五千零三十八人,预备入教者一万一千九百四十一人。外籍教士十七人,本国教士二人。大教堂五座,小教堂五十五所;昭通教区(民国二十四年划分)有教友五千二百零四人,预备入教者二百三十六人。外籍教士一人,本国教士十一人。小教堂十五所。总计全省有教友二万一千七百二十四人,预备入教者一万六千三百三十九人。外籍教士四十七人,本国教士二十六人。大教堂十六座,小教堂一百十五座(能容四百八已上者为大教堂)。
   《续云南通志稿》卷八十七洋务志-教堂-载:光绪十九年(一八九三)前教堂调查颇为详细。又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十二月,云南交涉使高而谦所造《云南教堂册》亦颇完备,俱为改制附列于后:
   又按,云南各县方志载有天主教史者,计有《宜良县志》(卷九下人物志仙释附宗教)、《民国陆良县志》(第四册学校志六教堂)、《民国马关县志》(卷二祠祀志)、《民国宣威县志稿》(卷八之四民族志宗教)、《民国大理县志稿》(卷十祠祀部宗教)等。惟俱简略异常,且多互抄习之语,如《宜良志》曰:“其教士罕与社会通往来,故未悉其底蕴。”《马关志》曰:“少有悉其底蕴者。”《大理志》曰:“其教士与社会罕通往来,故尠【鲜】悉其底蕴。”不悉底蕴,故所记阙略讹误不足奇也。



Copyright © 2005 天堂大理 滇ICP备06000687号
地址:云南省大理市大理古城新民路6号  邮编:671003 
传真:0872-2677960 大理教区负责神父:陶志斌 手机:13708640573
E-mail:cathelicdl@163.com 联络电话:0872-2664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