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与我联系  网站简介              http://www.catholicdl.org

 

 天主教历史浅谈


  天主教历史浅谈要谈甚麽呢?我们可以开宗明义地说:天主教历史浅谈要谈两千年前创立天主教会的耶稣基督,要谈耶稣基督嗣传的、以伯多禄为首的十二位大弟子'宗徒',要谈以这十二位宗徒为大支柱而建立起来、并拓展开来的教会,要谈由凡夫俗子、王公贵族、博学之士和无知小民组成的教会团体在两千年岁月中所表现的、可歌可泣和令人惋惜的事迹。我们要谈的这一切就是构成天主教会历史的成分。

  为甚麽要谈教会历史?谈历史能产生 古知今的作用,谈天主教会历史可以略为知道初世纪、中世纪、乃至十九世纪教会和教友的信仰生活状况,进而晓得作个基督信徒的内容是甚麽,意义又何在。此外,了解历史也可以让我们更客观公正地评价历史的遗产,而且在某些情况下有助于我们理出不同时代和不同事件之间的微妙关系。于是,我们会不期然地发现许多历史中的宝藏,我们的想像力也会因此变得更活泼,更丰富。

  我们今天的人怎麽能够谈两千年前出生的耶稣基督呢?因为他的名字由世世代代的人传递下来。但是我们必须分辨清楚,耶稣基督的名字之所以传递下来,并不只是因为有人写了一本书,而这本书後来又印刷成各种文字,广为流传,因此每个时代的人都熟悉这个名字。耶稣基督的名字之所以延绵传递下来,主要是因为二十个世纪以来,有越来越多的人聆听了耶稣基督所宣讲的天主对世人的呼吁、警告和规劝,而每个时代的这些人都组成一个信仰耶稣的话的团体。因此,耶稣基督便生活在这些团体的生命中,而这些团体又把他们所信从的耶稣基督一代一代地传给後人。这些团体有共同唯一的信仰,与同时代的信友和过去及未来的信友都在信仰中保持着心灵和精神上的共融。这些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信友团体共同形成一个有机 ,这个有机 就叫作'教会'。所以,从人类历史看,耶稣基督这个人和他的名字是因着在教会内的散播和流传而延绵至今的。

  世世代代真正信仰耶稣基督的人,都或明或暗地承认他们和耶稣相遇,但是他们并非经由附合前人所定的某种信条的途径,或者跳回两千年前,来与耶稣基督相遇,而是在他们自己的现实生活中会晤那曾经被散播、并流传到他们当中的耶稣基督,就像其他时代的信友所经验过的一样。用教会的方式来说,把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传递下来的是人和事件,而不是那些写在纸上信条。正因为这个缘故,我们谈天主教历史的时候,所重视的是历代的人和发生过的事件。

  耶稣基督第一次宣讲天主的呼吁、警告和劝勉,也就是宣讲'福音'的时候,是在罗马帝国皇帝凯撒提比留执政的时期。当时耶稣的出生地巴勒斯坦是被罗马帝国统治的省份,而耶稣和他的门徒所讲的是圣经上的言语,虽然如此,福音还是逐渐地传到地中海沿岸,乃至全世界,与各地不同的语言、文化及哲学思想接触,互相冲击,彼此融合。

  于是我们不禁要问:多少世纪以来,接纳福音的人千百种,有农夫,有城市居民,有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人,有社会上叁教九流的人,他们所传递下来的福音仍然和昔日耶稣所宣讲的一致吗?难道福音的原始精神不会变质、或被更改吗?难怪一些传统保守派的人士认为任何演进都是背离原始,甚至离经叛道,不足为取,因此必须复古,归回原始,忠于过去。传统保守派人士的主张却被演进派的人士视为顽固,食古不化。

  再说,当基督的福音在一种文化中生活长久、并惯用这种文化来表达的时候,那些传递福音的人所传的是甚麽呢?是仅仅福音本身,或者除了福音之外,也包含福音所立足的地方文化?举个很明显的例子,十六世纪以後,随着欧洲航海家发现美洲和亚洲许多地方之後,欧洲传教士便到这些新地方传播福音。但是他们带去的不只是福音,也带去了欧洲文化。这种由福音和文化组成的基督信仰文明曾经破坏了、甚至毁灭了、或者改变了许多地方原住民的文化。历史告诉我们,基督的福音在某些地方不得其门而入,遭到拒绝,因为当地的人认为福音对他们的文化、文明基础有害。我们也知道西班牙人征服美洲大陆以及传教士去向美洲原住民宣讲福音时,却也毁灭了美洲古老的阿兹台克文明和印卡文明。东方的日本和中国也曾经拒绝基督信仰,因为他们认为基督的福音对自己的文化文明不利,为了自卫,必须抵制基督信仰。

  忠实传递福音所遇到的困难还不止于此,我们知道基督信仰的生活并不只限於个人内在生命的得到启发便算了事,外在生活的见证更为重要。但要作到这点,非得要有一个固定的组织机构来负责教导信徒、来计画他们的宗教生活、来安排他们的传播福音工作不可。人世间一有组织机构,便须要权力来统辖指挥,而只要是权力,便大同小异。教会是个人的组织,它固然用耶稣所说的话和所立的圣事来宣讲耶稣,却在历史中不断有着以类似政治社会结构的形态来组织自己、并以周遭的社会生活运作方式为榜样的倾向。于是有人问:生活在这样的教会中的我们,是不是远离了基督、远离了福音呢?这个教会是不是须要净化一番呢?也因此,历来曾有不少人或团体渴望归真反璞,回到福音原始的精神,亚细西的圣方济各便是最典型的例子。不过,另有些人或团体为了回到原始的精神,不惜和教会决裂,十六世纪的马丁路德发动的宗教改革,与罗马分道扬镳,又是最好的例子。在他之後,还有许多人效法了他。

  两千年後的今天,我们再度设法来回答大家所提出的许多有关耶稣为何与如何来到我们当中的问题。过去的人比较重视历史这门课和这门学问,今天的人就不然,他们对历史已经不太信任,因为有许多历史上的可怕事件都被所谓的历史权利认为合情合理。当然,历史不会重演,我们也不会在教会历史中去寻找现成的药方和解答。不过,教会的历史有点像犹太经师的宝盒,须要时,经师会从里面取出新的和旧的东西来。

  其实,当我们许多人有同一个朋友的时候,我们会根据自己的特性而在这位朋友身上发现各种不同的特点。基督信徒也是一样,他们在两千年中对耶稣有着不同的经验,而教会的历史可以让我们分享前人许许多多的心得,也帮助我们扩展视野,充实自己的经验。

  历史让我们发现历代教会经验对我们今天信仰生活的贡献。任何遗产都是值得尊重的,但对先人留下的遗产,我们应该怀着保留的态度来接受。借着教会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福音是如何地在看每个时代的基督信徒的行为态度。比方说:我可以解释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是怎样诞生的,即使我不知道如果我生在十叁世纪,我对它会有甚麽看法和态度,但是今天我可以指出这个组织机构违反福音的精神。

  每个时代的人都用他们自己的生活环境背景表达基督的讯息,我们也应该用属于我们今天的处境来表达基督的福音,来书写我们今天的信仰。认识历史可以使我们更客观、更小心、更中庸地评价前人的作为,也帮助我们借 历史,而对今天可能发生的危机不致于惊慌失措。历史不会重演,但有许多事情是类似的。


 

 


 


Copyright © 2005 天堂大理 滇ICP备06000687号
地址:云南省大理市大理古城新民路6号  邮编:671003 
传真:0872-2677960 大理教区负责神父:陶志斌 手机:13708640573
E-mail:cathelicdl@163.com 联络电话:0872-2664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