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与我联系  网站简介              http://www.catholicdl.org

 

 

绝望中的希望


  去年四月份我和女友应朋友之邀到广州高明去,本来朋友说好要到广州站接站的,但后来她又给我们打电话说:由于工作繁忙,所以不能到站来接我们了,并叫我们出站后往右行五分钟就可到省汽车站,那里有直达高明的公共汽车,而且只需花五元钱即可,她会在高明汽车站接我们的。

  由于首次踏足广州,加之出站时潮海般的人流挤得个水泄不通,于是我一时竟把方向弄反了。本来该往右走,可偏往反向而行,直到走了大约十分钟还看不见省汽车总站,似乎才意识到走错了。因为早就听说过广州特别乱,于是不敢询问过往生人,只有去找警察。经一打听果真是走错了,此时只有调头而行。然而,就在我和女友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有一位年轻小伙子跟上了我们,他背着一个大包,样子显得非常疲倦,让你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坏人。后来他还主动与我们搭话,并自称是湖南人(其口音确实是湖南口音),且也是刚下火车的。也许是由于多年的修道,根本没有什么防卫心理意识,于是就同他一面走一面聊了起来。当他得知我们是从昆明去,且要到高明之后,便接着说:“昆明真是个好地方,我曾在那里呆过两年……”看起来他确实在昆明混过,因为他对昆明特别熟。后来他又说,“广州我也来过多次,本来不想再到广州打工了,但由于我大哥多次打电话叫我过来,所以又不得不踏上广州这块复杂的土地。对了,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一路同行,我也要到高明去,且据我大哥说,这段时间广州正闹禽流感(那段时间好多地方确实有禽流感,包括我们云南),乘车必须要有当地有关证件,但我大哥告诉我,只要到总站附近的另一站点乘坐即可,因那地方不需检查身体和有关证件,若你们愿意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因为我也没有什么健康证之类的,但不勉强,你自己看着办吧。”当时我心理想:那就走吧,看你也是个刚下车的打工仔,应该不会骗人,到了那儿就算不能乘坐又另想办法,反正到高明又不算很远,大不了多耽搁一下。

  由于自己多年走过不少大城市都未碰过壁,因此过于自信,于是就随着那个自称是湖南人的小伙子一边聊一边往前走,就连走过了总站都毫无意识。走着走着,殊不知进入了一个狭窄的小胡同,那儿有两间房子,里屋挤满了人,坐的站的都有。此时他对我们说:“到了,先把你们的行李放下,然后到对面购票。”一看就知上当受骗了,我们正准备往回走,然而,此时那个小骗子已原形毕露,恶恨恨的说:“想走,没那么简单,乖乖把行李放下,要不有你们好看的……”我们当然没有顺从他的意思。但他一声吆喝,就有几个气势汹汹的小伙子走过来强行的把我们的行李取下,女友则被吓得不敢说一句话。

  无奈之下我只有硬着头皮到他们指定的那道门去买票,进去一看,根本不是什么票房,在一间陈旧的屋子里,只见两个恶魔般的男人坐在一张破办公桌前。见我一进去便不怀好意的斜着三角眼阴阳怪气的对我说:“是不是要买票啊?”我答道:“正是。”他们说:“几个人?”我说:“两个。”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大个子阴沉的答道:“两个人一共一百五十元。”我一听傻了眼,因为朋友明明跟我们说从广州到高明只需五元钱就到,这是什么概念,翻了多少翻。于是我说:“算了吧,我们不乘坐你们的车子了。”他俩一听立刻站起来,死盯着我恶恨恨的说:“这里没有你讲话的份,你要是嫌贵的话,就到隔壁房间去体检,说不准你就是多花钱也乘不了车呢,别他妈的不识好歹……”我一看这架势,根本不敢与他们争论,谁知到了另外的房间他们又会使出什么新花招,于是只有默默的递上150.00元钱。而他们撕给我的的确不是正规车票,那是两张根本不是车票的“车票”。但有啥办法,只有拿着两张废纸般的假车票悄悄的退出来,带着女友走进那两间挤满了人的屋子。

  在那两间屋子里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穿得普普通通的,也有打扮得非常时髦的少女和着装讲究的男士。他们的行李也被乱七八糟的扔在旁边,一看便知全都是被骗进来的,但有百分之九十的人还不知被骗,还在那儿焦急的等待着车子来接。

  事实上,相隔20来分钟还是会有一辆昌河面包车过来接的,但一看那破旧的车辆就知是怎么回事,虽这些人被一车一车的接走,但谁又知道他们将会被拉往何处,等待着他们的又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我看着人群已被接走一半之多,很快就要轮到我们了,心急如焚、如坐针毯。那一分钟我忽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好可怜,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往日的知识、雄心、理想、气概和胆量此时全化为乌有,我更不知自己的命运将何去何从,也许数小时后自己就将会在地平线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竟连父母、亲人和朋友都毫无察觉,这是多么可悲的下场,因为此时我们犹如俎上之肉和待宰的羔羊。如果单身一人,我可以跟他们拼两下,然后司机逃跑,但我不能这样做,因为身边还有自己心爱的女友,如果我一动手,他们一定会对女友下手,然后用她来要挟我。我不敢去想,但又不得不想,眼前一片漆黑,大脑似乎停止了思考,又好像飞速的旋转,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搜寻到某个生命的支点,真如大海捞针般的因难。忽然,灵光一闪,犹如一道皓光划破我心灵的夜空,我为之欣喜若狂,因为在这最最关键和危险的时刻我突然想起了天主,不!严格的说,应该是在我险些崩溃的时刻天主仍然在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就像一个受伤的婴儿躺在妈妈温暖舒适的怀抱里。于是我立刻收敛心神,在心中默默的向天父祈祷:“主啊!救救我吧,您这个刚愎自用的仆人今天陷于绝境了,主啊,可怜我吧!我实在无能为力了,我现在只有全心依靠您,无论生或死,随您安排吧!我把一切交在您手中,因为我全是属于您的,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一切,如今我才真正的知道,我根本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高明方向的上车……”几声沉闷的吼叫把我从祈祷中拉回了现实,好多人在争先恐后的往面包车上挤,女友轻轻的拉了一下我的衣角说:“我们上车吧!”我坚定的答道:“不,我们不能上车。”此时过来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恶恨恨地对我吼道:“怎么,还不想上车?”我答道:“对,我想我们还是不乘你们的车了,因为待会我的朋友会来接我们的。”但他们根来不听我的解释,强行把我们的行李扔在车上,催促我们赶快上车。女友急得差点哭出来,她拉着我的手用苗语轻声的说:“我们还是上车吧!要不他们会打你的,我真的好害怕。”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斩钉截铁的对她说:“不,我们就是不能上车,因为我们一上车就身不由已了。”接着那几个横蛮无礼的男人又踱过来冲着我吼:“你为什么还不上车,是不是皮子痒?”我毫无惧怕的答道:“我就是不上,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争辩、僵持、沉默……,但奇迹终究还是出现了,想不到他们不但没有揍我,而且还把我们的行李从车上取下来,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还把原先剥夺去的150元钱如数的还给我,然后痛骂几句,叫我们赶快离开。于是我拎起包、拉着箱子、带着女友,迅速地离开了那个非人的“魔窟”。

  不到十分钟,我们就顺利的找到了省汽车总站,并购到了开往高明的车票(根本不需任何证件),正如朋友所言,5元钱一张票。坐在开往高明的客车上,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为什么要放我们走?或者说,即便放了我们人,也不会还给我们钱啊。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那是我在关键时刻的祈祷所带来的力量。因为对天主而言,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只要天主愿意,没有什么事不能成就。对于天主,那是用人的理智无可洞悉的。应该说,事后竟连那些恶魔般的骗子也想不通当时他们为什么会做出放我们走的决定,为什么要把好不容易才诱到嘴边的肥肉不加思索的扔掉。

  人的一生必然有许许多多值得回忆抑或终身难忘的事。但对我来说,迄今为止始终让我铭刻在心、记忆犹新的还是去年所历经的这件事,因为它不但给予我出门在外的教训,更主要的是让我真正的明白:信仰不是口头禅、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和凑热闹,它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箴言,当你感到最最无助时,只要你愿意把自己交托给天主,他一定会紧紧的抓住你那软弱无力的双手,以百分之百的爱心把你那脆弱得险些倒下的身体拥入他那宽厚慈爱的怀里,并加以抚慰,使你破碎的心灵得到慰藉,让你找到生活的支点、看到人生的希望、憧憬美好的未来。

  是的,一个人无论你身居高位抑或出生贫寒,都不能目中无人或悲观厌世;哪怕你身处何境都要乐观的面对生活与现实、全心依赖天主,因为你的生命是天主所赐,你没有权利去滥用它,你也没有办法去主宰自己的命运,你更不能拯救自己的生命,你两手空空来到这个世界,你无法带走世间丝毫,这是古今中外多少野心勃勃的帝王将相都无法更改的人生哲理。

  因此,只要我们信赖天主,善用主恩,我们对生活就不会感到无奈和空虚,就会在无助与失望中看到曙光与希望,就会生活在基督的爱内,生活在希望与喜乐之中。因为耶稣曾对我们许过诺:“我就是生命的食粮,到我这里来的,永不会饥饿,信从我的,永不会渴。”(若6:35)。(王永光

 
Copyright © 2005 天堂大理 滇ICP备06000687号
地址:云南省大理市大理古城新民路6号  邮编:671003 
传真:0872-2677960 大理教区负责神父:陶志斌 手机:13708640573
E-mail:cathelicdl@163.com 联络电话:0872-2664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