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与我联系  网站简介              http://www.catholicdl.org

 


二十一世纪信友的灵修生活


  二○○五年天主教教理研习年会的主讲人是费彬神父(Fr. Bob Fabing, S.J.)。神父是耶稣会会士,住在美国加州Los Altos,指导圣依纳爵神操,并在美国加州、奥勒冈州、非洲及墨西哥,创立四十余所以耶稣会神操为主轴的婚姻与家庭灵修辅导中心,也就是耶稣会家庭生活网(Jesuit Institute for Family Life Network)。神父是神修神学与临床心理学博士,着有:《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天主》、《感恩祭宴》、《真正的食粮》、与《神圣的软弱》等书。神父重视每天的默想祈祷;他每星期也都会拨出一整天的时间,去海边与天主交谈。神父还能作曲、写歌。美国教会的礼仪庆典,经常使用神父谱写的圣歌。台北总教区教理推广中心出版了两套神父的圣歌CD:《请前来》与《我的翼荫下》。此次研习会的主题是「灵修生活」。神父以一个周末的时间(四月廿二至廿四日),配合着他的新书:《神圣的软弱》(光启文化事业出版,黄美基译),为来自全省一百三十五位信友讲解现时代的灵修生活。

灵修生活的定义

  神父一开始就说明,你我都不明白“灵修生活”的意义。只有那赋予一切事情意义,并知道什么是“圣善”(holiness)的耶稣,能为“灵修生活”下定义。耶稣说:“你们对我这些小兄弟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玛:廿五,40)神父指出:耶稣与我们的弟兄姊妹认同。如果我们说:祈祷是把心思举向天主,那么「当我们把心思举向我们的弟兄姊妹时,我们是不是把心思举向耶稣?这是不是祈祷?这是不是耶稣要我们过的『灵修生活』?」但是神父指出,把心思举向耶稣、举向我们的弟兄姊妹可真难!

人的无意识

  神父强调,信友需接受灵修辅导,否则我们没有能力过灵修生活。十九世纪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就是人的「无意识」(human unconsciousness)。「无意识」是一切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我们希望它从没发生,我们也不愿知道的事。「无意识」也是我们对那些我们希望它从未发生事情的感觉(feelings)。就因为我们希望它从未发生,所以它形成了「无意识」。可是,事实是那些事情确实发生了,而且都储存在我们的身心灵内。

  神父说,世上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曾经发生你我希望没有发生过的事;我们不愿知道那些事;但是我们「知道」!我们也「知道」那些事件为你我造成的感受是什么!我们今天对人对事的许多「无意识冲动的反应」,如不了解自己为什么生气、悲伤或恐惧,就是一个证明。而且,除非你我去觉察并处理我们的「无意识」,过去我们不希望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与那些事情所带给我们的「感受」就不能化解,也不能平息。

「无意识」与「灵修生活」

  在说明了人的无意识后,神父为与会者讲解「无意识」的发现为灵修生活造成的影响。神父在他的辅导工作中,经常听到已婚或单身男女,以及神父、修女对他说:「我感到迷失。我说不出原因。我的太太快使我发疯了!我的先生是个混蛋!我恨我的主教!我恨我的修会!」神父聆听他们的怨言;但是说完后,这些人心中仍有许多痛苦。神父知道,除了太太、先生、主教或修会外,还有其它原因,让这些人感到迷失。

  神父请寻求辅导的人谈谈他们的父母;但是,他们都不认为那样会有什么帮助。两个星期后,这些人再次回来埋怨他们的太太、先生、主教、修会。神父说:「我们不是处理那些事了吗?你现在的痛苦是源自那里?」「我不知道!」「谈谈你的父母!」「不要!」「为什么?」「我不认为那与我的痛苦有什么关系!」「你喜欢你的父母吗?」「第四诫要求我们孝敬父母。」「我不是要谈第四诫。你在家快乐吗?」「不快乐!」「怎么说?」「我的母亲向来没爱过我的父亲。」「你怎么知道?」「他们彼此没话可说。」「我的父亲从没爱过我的母亲,因为他总是不在家。」「这给你的感觉是什么?」「我对这件事没什么感觉!我觉得无所谓!」「但是你很痛苦!」「那是因为我太太/先生/主教/修会!」「但是我们已经谈过你的太太/先生/主教/修会。你怎么还处在痛苦中?」「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母亲从不爱你的父亲?」「不是!」「你认为你母亲应该不爱你父亲吗?」「不该!」「在你成长的十八年岁中,你父亲很少回家,你对此的感觉是什么?」「恨!」「你在生气!」「不!」「你如何能怨恨却不生气?」「不知道!也许我的确生气!」「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里,你快乐吗?」「不!」「你认为这是你现在感到痛苦的原因吗?」「不!我感到痛苦是因为我的太太/先生/主教/修会!」

 孩子所需要的爱

  神父说这些人的重复说词清楚显示:一个孩子需要感到被母亲爱、被父亲爱;他也需要感到父母彼此相爱。我们每一个人从一出生,情感上就百分之百的成熟(emotional mature);但是父母认为小婴儿感觉不到什么,也不知道发生的事情。其实婴儿「看见」(perceive)每件事;婴儿能立即(instantly)「看见」,而且看得正确。

  神父说孩子需要的爱,其中百分之三十是来自母亲,另百分之三十来自父亲,而其余的百分之四十则是来自父母彼此相爱(注)。一个孩子如果看见母亲不爱父亲,他无法信任他母亲的爱。他心知肚明:「我看见母亲如何对待父亲;我知道她也会那样的对待我。」同样的,如果父亲不爱母亲,这孩子也无法信任他父亲的爱。困难的是。两个月大的你我不能作什么。我们感觉到不对,但是我们无法让不对的事不发生。一个无助的孩子所感受到的痛苦是很深的。孩子情愿父母相爱;对孩子来说,这比父母爱孩子还重要。当一个孩子看见父母相爱时,孩子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外面玩耍了。父母相爱,能给孩子安全感。
  父母不相爱,给孩子带来伤害。孩子感到愤怒与悲哀。孩子无法处理那痛苦。孩子不能说:「妈妈,我气妳不爱爸爸」;因为他怕妈妈揍他。神父说:「所以现在你我能了解。为什么一个神父会怕他的主教。四十年来,他怕跟他的妈妈说:他气他的妈妈不爱爸爸。」

  愤怒显示真理

  神父说:孩子的愤怒是「美」的(beautiful)。那愤怒显示情感的成熟。那愤怒显示真理。但是一个孩子在四、五十岁前,无法自己处理那愤怒。他需在辅导的带领下,释放心中囤积的愤怒:「我气我的爸爸总是不在家!」「我气我的父亲向我的母亲吼叫!」「我气我的母亲控制我的父亲;她爱我,却不爱我的父亲。」「这么多年来,我是对的!我很生气,但是我害怕说出我的愤怒;因此,我压抑了我的愤怒。父母不相爱,对我来说是太痛苦了。」神父指出,因为你我没有觉察与处理孩提时期的创伤,今天才会把囤积在我们「无意识」里的无名愤怒,发泄在太太/先生/主教/修会身上。生气后,我们感到好过些;但是很快的,我们又生气了。

 觉察处理创伤

  该怎么办呢?神父鼓励我们透过辅导,拾回那些被埋藏在无意识里,使我们感到恐惧、愤怒与悲伤的孩提时期的创伤,释放因创伤的压抑而囤积在我们内的负面情绪,使自己不再痛苦,使自己能以自由的心灵与他人互动。这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练习;这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我们是有福的;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知道「无意识」存在的时代。今天我们要作的每日省察,是觉察我们的「无意识」(examination of unconsciousness)。这并不容易,就像要一位妇女叙述她被强暴的经验,是痛苦的事!要一个人诉说他孩提记忆中父母的不相爱,也是痛苦的事。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觉察我们的「无意识」,记起并处理在无意识中我们希望从未发生的事。

  神父要我们试着觉察今日度灵修生活,我们经验的困难。我们必须明白,自己可能正是造成那困难的因素。在开始求助于灵修辅导时,求助者多半把指责的手指指向他人;但是为得到治愈与成长,指责的手指需指回自己,不再抱怨丈夫/妻子/主教/修会,要看见自己如何因没有正视过去的伤痛经验,而发展出一些今日与他人的不良互动方式;在辅导的帮助中,试着改变以往的不良习性。这就是「灵修生活」!神父问道:「上主是不是在恩宠中召叫我们把坏习惯改成好习惯?我们是不是需要找到坏习惯的『诞生地』?天主是不是在帮助你我,把我们的『无意识』转成『有意识』(consciousness)?天主如何作?天主是不是愿意你我从不真实的自我认知中得到解放?天主希望你我内心的痛苦得到治愈吗?」

  神父也指出,当我们压抑一种情感时,同时也无意识地压抑了其它情感。情感就像我们的手指。当我们说「生气」不是「圣」的(It is not holy to be angry),就是在压抑我们的愤怒情绪;当我们用力压下一根手指时,其它的手指也难伸直;结果是我们不能爱,因为我们的「爱情」情感(爱情手指)也连带遭到压抑。

 找回真正的自我

  天主创造的你我是好的。只是从小为了存活,我们就按照照顾我们的父母,或「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的喜好与标准而行动。我们努力活出的是「理想的自我」(ideal self);我们越来越失去真正的自我(my real self)。就因为真正的自我不被允许「露面」,我们内心常感到罪恶与自卑,我们感到愤怒与痛苦。神父说,天主要我们从「真正的自我」取得自我认知,而非从外界取得。神父要我们考虑:难道天主希望我们不顾自己内在的感受吗?难道天主给了我们这一切情感,又要我们不去理会它们吗?孩子时的你我,为了存活常展现出「一切事都很美好」的外表;但是到了四、五十岁时,你我知道一切事情并非都那么美好;因为我们已无能力继续压抑那些痛苦的情绪了。

四、五十岁的恩宠

  这就是四、五十岁的恩宠!我们要看我们的坏习惯到底有多深。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坏习惯?以及不直接表达情绪,何以就是坏习惯。我们要看看,为达到「自我的认知」,如何会像是走过生命中的黑夜那样的艰难;但是生命中的黑暗正是上主赐恩宠的时机。在生命的黑暗中,我们看清靠我们自己,我们无能为力;是上主在我们的软弱中向我们启示祂的大爱。我们要看清楚,今天我个人的困境与我尚未处理的孩提创伤之间的关联是什么。我有孩提记忆吗?我不知道真正的自我吗?我知道我对任何事情的感觉吗?我常告诉自己:「这是我该有的感觉」吗?

  天主并不在乎你我「该有」的感觉是什么。天主要知道你我发自真正的自我的感受。你我小时的记忆也属于灵修生活吗?小时的记忆影响你我今日的灵修生活吗?它影响你我的好习惯与坏习惯吗?你我今日的灵修生活与你我小时的记忆有关吗?你我可知我们的坏习惯来自那里?把这些问题带进祈祷中。天主会向你我启示真理。你我终会拥享心灵的自由,以及上主对我们不可思议的丰厚的爱!


         *           *         *
  注:笔者在从事灵修指导时觉察,孩子从父亲与母亲那儿必需得到的爱中,也包括父母对家中每个孩子公平的爱。当父亲或母亲教训家中的一个孩子时,其实所有的孩子都被教训了;因为其它孩子看见自己若是不「乖」,也会受到相同的惩罚。家中两个孩子中的一个,若经常遭受来自父亲或母亲的「虐待」,成人后,他必须藉助灵修辅导,寻求心灵的治愈;但没有遭受「虐待」的另一个孩子,因为看见自己的手足受虐,他内心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日后成人的他,多需藉助更长久的灵修辅导,才能走出创伤。父母容易「偏爱」家中某个孩子;父母应学习对每个孩子都一样疼爱;这并不容易。父母亲需学会处理从小就埋藏在自己潜意识里的创伤;如此,他们才不会以「无意识的冲动」来虐待家中的某个孩子;如此,他们也才能自由地去爱每个孩子。

  笔者鼓励信友,在灵修辅导的带领中成立读书会,细读《神圣的软弱》这本书,让自己的灵修生活成长,在圣神的引领中,能自由的以耶稣的爱,爱上主、爱邻人并爱自己。

 

 


Copyright © 2005 天堂大理 滇ICP备06000687号
地址:云南省大理市大理古城新民路6号  邮编:671003 
传真:0872-2677960 大理教区负责神父:陶志斌 手机:13708640573
E-mail:cathelicdl@163.com 联络电话:0872-2664130